混世小术士

1958 考虑下

1958 考虑下

“李老板开玩笑了。”王宝玉略显尴尬的笑着,心中的情感却是无比的复杂,有酸楚也有欣喜,酸楚的是佳人白牡丹香消玉殒,欣喜的是白牡丹好像又回到了身边。

“叫我美萱好了,我也不是什么老板,就是跟男人离婚,分得了一些钱,想來中国搞些投资而已。”李美萱道。

“呵呵,为什么看中了中国这个地方。”王宝玉笑问道。

“这还用问为什么,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中国是盛产蛋糕的地方,谁不想來分一块,尤其中国还全都是好男人,是不是这样啊,王总。”李美萱大方的开了个玩笑。

“呵呵,我叫王宝玉,跟贾宝玉就差一个字,如果你不介意,也可以直呼我宝玉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。

“嗯,这样也显得亲切嘛,宝玉,我还沒仔细看投资意向书,你们企业需要多少人民币,我又能占多少股份呢。”李美萱道。

王宝玉稳了稳神,这才想起來是要跟对方谈判的,他点起一支烟,开口道:“我也不拐弯抹角,企业目前有厂房,有药方,注册资金一个亿,希望能融资一个亿,股份嘛,股东会决定,出让百分之十。”

李美萱半晌沒说话,王宝玉以为投资额度又把人给吓住了,说句心里话,王宝玉更在意李美萱这个人,不想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,王宝玉连忙解释道:“美萱,别看股份少,但是,一旦产品上市,所产生的利润是巨大的,一定会让你的投资翻几倍。”

“咱们企业准备生产什么药品啊,能不能有市场普及性。”李美萱问道,听这么问似乎也不是什么都不懂。

“不好意思说,是一种男性药,或者叫壮阳药也行,总之,上了点儿年纪的男人都需要,小年轻的适当补充下也可以调理身体,因此,极具有市场普及性。”王宝玉道。

哦,李美萱眼睛一亮,又问:“真的有效果吗。”

“效果非常显著,我身边的朋友都用过,一个个生龙活虎,夫妻生活特别滋润。”王宝玉吹嘘道。

“不瞒你说,我那男人就是这方面不行,后來我们才分手的。”李美萱直言不讳的说道。

“嘿嘿,如果你早遇到我,那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儿了。”王宝玉大言不惭的说道,说完就知道失言了,这话太暧昧,连忙又补充道:“我是说早遇到这种药丸。”

“呵呵,你还真是挺可爱,咱们也算是有缘分,我手里的钱不多,折合人民币也就一亿五千万吧,这个投资我很感兴趣,容我再考虑几天吧。”李美萱道。

“这是当然,投资需谨慎,不着急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好吧,过几天咱们再联系。”李美萱道,缓缓站起身來,很优雅的离开。

“美萱,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。”王宝玉开口道,心里想的还是白牡丹。

“呵呵,你对我有兴趣。”李美萱回头妩媚一笑。

“别误会,为了方便及时沟通。”王宝玉找了个借口。

“我会联系你的。”李美萱继续笑着。

“待会一块吃个饭吧,想吃什么,都能有。”王宝玉急忙又追了过去,挡在她前面恳切的说道。

“还沒合作怎么好意思白吃饭呢。”李美萱妩媚的冲王宝玉笑了笑,接着摆摆手,飘然而去。

王宝玉拼命告诉自己那不是白牡丹,而是个韩国人,以此控制自己想要追出去的强烈冲动,好半天才垂头丧气的回到办公室,一屁股坐下,突然感觉身心疲惫。

直到过了很久,王宝玉还在一个人发呆,沉浸在跟白牡丹的往事里,这个李美萱真是太像白牡丹了,唯一不同的是,白牡丹一身霸气,不像她这么妩媚,如果白牡丹沒有那些痛苦的遭遇,也许也会是个温柔的女人,就像李美萱一样,难道李美萱就是幸福版的白牡丹吗。

想到这里,王宝玉更觉心乱如麻,想要再给自己测一卦,结果铜钱只剩下了两个,于是重重叹了口气,尽量让自己恢复平静。

“宝玉,想什么呢,那女人可真漂亮。”程雪曼进屋來拿东西,见王宝玉一幅痴傻样,不禁嫉妒的说道。

“漂亮也不能当饭吃,我在考虑如何能让她投资。”王宝玉解释道。

“投资了也不能让她进公司,这幅样子多招风啊。”程雪曼道。

“你比她还招风呢。”被程雪曼打断了回忆,沒好气的说道。

程雪曼自讨了个沒趣,怏怏的出去了,王宝玉又迅速陷入到回忆里,跟白牡丹的点点滴滴,纷纷难以控制的涌上心头。

回到家里,王宝玉还是向李可人要來了白牡丹人体写真的那两幅画,不停的端详,这世界真是奇妙,居然还有长得如此像的两个人。

一连几天都沒有李美萱的任何消息,王宝玉却有点魂不守舍,他并不在意李美萱是否投资,他只是还想再看看活着的白牡丹。

“王总,我们要不要再打一期广告,不行就去省里的媒体做。”石临东进來问道。

“会不会是我们要求的投资额度有问題啊。”王宝玉不无怀疑的问道。

“不会的,还是沒遇到真正的投资人,要知道真正的天使投资,都会主动不要太多的股份,更不会参与企业的经营管理。”石临东固执的说道。

“那就按照你的想法再试试,否则也沒有别的出路。”王宝玉道。

就在石临东刚要出门的时候,王宝玉的手机响了起來,一听那个熟悉的声音就知道是李美萱,王宝玉激动的一下子就站了起來,连忙捂着话筒,告诉石临东去省报打广告的事情先放下。

“宝玉,我想了几天,还是决定先去厂房考察一下。”李美萱道。

“当然沒问題,我随时恭候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呵呵,宝玉,你太客气了,你这样热情会让我有很大压力哦。”李美萱咯咯笑道,这富有韵味的嗓音让王宝玉酥了半边身子。

“在我们国家,來得都是客,何况还是有缘分的朋友呢。”王宝玉笑道。

“我就在楼下,你下來吧。”李美萱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