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59 爸爸去哪儿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1959 爸爸去哪儿

王宝玉心头一喜,连忙整理衣服下楼,还沒忘了喷了点香水,楼下,李美萱正笑盈盈的站在那里,换了一个小帽子,上面还是有一朵牡丹花,沒穿连衣裙,却换上了一套白色的运动装和旅游鞋,倒是有一种英姿飒爽的味道。

“美萱,沒开车啊。”王宝玉打量了一下,只看到自己和石临东的车停在那里。

“这边的车被韩国贵多了,还沒舍得买呢。”李美萱嘟着可爱的小嘴巴说道。

我给你买,王宝玉忍住想要脱口而出的豪言,彬彬有礼的替她拉开了车门,说道:“那就请上车。”

“不错,你是个有礼貌的优雅男人。”李美萱赞道。

“谬赞了,其实我來自乡下,二十岁以前,都是土生土长的男人。”王宝玉一边开车,一边笑道。

“在韩国,有钱人都是住在乡下的。”李美萱道。

“这边的情况不同,有钱人都是住城里的别墅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在你们国家,别墅可是有着别院的意思,不算是真正的家,那为何大家又都抢着去买呢。”李美萱问了一个看似矛盾的问題。

王宝玉忍不住笑了,说道:“时代是进步的,现在的别墅代表更大的家。”

“呵呵,文化不同,不过我喜欢这边的男人,韩国男人都奉行大男人主义,什么活都不干。”李美萱笑道。

“美萱,你的中文很棒嘛。”王宝玉赞道。

“我爷爷就是个中国通,从小就跟着学,结果学乱了,韩语都带着中文的味道。”李美萱很幽默的说道。

“嘿嘿,说几句韩语给我听听。”王宝玉开玩笑道。

李美萱沒说韩语,却唱了一首韩国儿歌,旋律倒是蛮好听的,王宝玉问:“这是啥意思啊。”

“有三只小熊住在一起,熊爸爸,熊妈妈,熊宝宝。”李美萱手舞足蹈的唱着,一幅很开心的样子。

王宝玉哈哈笑了起來,交谈的气氛非常融洽,车子一路疾驰,很快就來到了金源村,如今这里的村民少了很多,因为工厂占了良田,不少人都选择了迁居。

依旧很新的厂房空荡荡的,走路都发出了很大的回音,王宝玉跟李美萱一道,详细挨个厂房看,还询问这里是干什么,那里准备做什么。

王宝玉一阵汗颜,自己这个医药公司的老总算是白当了,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厂房的真实用途,只能信口胡诌,好在李美萱好像也不太懂,不断的点头。

查看完厂房,李美萱道:“宝玉,这里的风景很好,陪我去走走吧。”

“沒问題,只要您开口,陪到老都行。”王宝玉半真半假的说道,如果这真是白牡丹,他真想永远陪着她,再也不要失去她。

“陪到老,那就是老伴,呵呵。”李美萱笑了起來,跟王宝玉一道,向着附近的一座小山走去。

正是初夏时间,阳光暖暖的,嫩绿的青草冒出了头,两个人一路攀登,小山不高,很快就到了山顶,而李美萱的体质似乎不错,丝毫看不出任何疲惫的痕迹。

李美萱坐了下來,大眼睛出神的眺望着远方,从侧脸看去,清晰的轮廓依然跟白牡丹一般无二,李美萱似乎并不在意王宝玉的眼神,她缓缓的摘下帽子,露出了一头乌黑柔顺的青丝,一阵微风吹过,青丝飞舞,宛如画中的人物一般。

“萱萱。”王宝玉鼻子一酸,低声的喊了一句。

李美萱听到了王宝玉的喊声,却沒有任何表情,她继续眺望着远方,喃喃道:“真想永远住在这里,不再去想尘世的忧愁。”

王宝玉从李美萱的口中听到了一丝的幽怨,他好奇的问道:“美萱,你有钱有闲,怎么会这么想呢。”

“可我沒有男人,感情的生活一片空白。”李美萱道。

“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男人,你年轻美貌,相信会有很多追求者的。”王宝玉安慰道。

“男人都是不可靠的,我现在只相信一个男人,那就是我的儿子。”李美萱道。

“你有孩子了。”王宝玉惊愕的问道。

“是不是因为我有了孩子,就不再像第一次见面时对我那么有兴趣了。”李美萱沒有转头,略带嘲笑的问道。

“不是,看你很年轻,儿子也应该不大吧。”王宝玉无聊的问道。

“还不到两岁。”

“这么小,你们就离婚了,难道不怕对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吗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小孩子懂什么,即使是离婚了,他也可以生活的很快乐。”李美萱不以为然。

“那是他还小,等大了,问你爸爸在哪的时候,你心里就会觉得难受。”王宝玉诚恳的说道。

“我早就想过这个问題,我会告诉他,你爸爸已经死了。”李美萱看似平静的说道,但是眼角那抹黯然还是让王宝玉逮了个正着。

王宝玉皱眉说道:“孩子爸爸明明还活着,你这样说也太不近人情了。”

“那我该怎么说,如果孩子问我爸爸在哪,我说他还活着,孩子就会接着问,他为什么不要我们,你说,该怎么回答他呢。”李美萱笑吟吟的反问道。

王宝玉支吾了半天,最后给了个美凤式回答:“你就说,你爸爸是个大坏蛋,花心大萝卜!”

“哈哈,宝玉,你太逗了,你怎么知道孩子会接受这种答复。”李美萱忍不住大笑。

“因为,我也有……”王宝玉想说我也有孩子,还是硬生生的憋了回去。

“嘻嘻,那就是还对我有兴趣了。”李美萱嘻嘻笑道。

王宝玉擦汗,连忙解释道:“美萱小姐千万别误会,我不知那种见到美女就发呆的男人,只是因为,你跟我那个熟悉的女孩子太像了。”

“我已经听你说过一次了。”李美萱有点不高兴,是啊,现实生活中谁愿意当别人的替身呢。

王宝玉看得更呆了,像,太像了,白牡丹就是这样,一生气眼中就会露出一抹杀机,看來自己的话确实让美女不高兴了,王宝玉叹了口气说道:“只是这段经历在我心里扎了根,总也忘不掉。”

“她也抛弃了你吗。”李美萱问道。

“她,她死了。”王宝玉黯然的说道,鼻子里又是一阵发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