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66 猫爪

1966 猫爪

“他啊,一点儿情趣都沒有,回到家吃完饭,看着电视就能打呼噜。这才五十多岁,真不知道再过几年什么德行的。哎,别提他,闹心。”饶安妮道。

“家里老太太有人照顾吗?”王宝玉继续问道。

“雇了保姆,别说,这老太太,身体一天比一天好,找保姆她还不愿意,说自己有胳膊有腿的能自己收拾。说的好听,我要在家的时候,还能让她干活,來人还不得笑话?我要是纠缠于家庭琐事当中,还怎么去创作?这些道理跟她也讲不通,慢慢熬吧,估计等我老了,她身体都会比我强。”饶安妮带着些不满道。

音乐缓缓响起,正是那首熟悉的《霸王别姬》,一听到这首歌,王宝玉就不禁想起一个人,正是唐蔷薇,想当初,唐蔷薇就是用这首歌跳了一曲古装的舞蹈,还用剑指着自己。

歌声还是那么熟悉,只是唐蔷薇不知身在何方,还带走了自己的儿子,如果有一天假如遇到了唐蔷薇,自己能放过她吗?

饶安妮并沒有体会到王宝玉复杂的心情,以为他也喜欢这首曲子的旋律。饶安妮跟着音乐,伸展着手臂跳起舞來,动作优美洒脱,时而旋转,时而轻跳,宛如一个跃动的精灵。

饶安妮的舞蹈水平,王宝玉早就见识过,还是从望远镜里看到的,如今这么近的距离看,自然又是另外的一种风情,总之,饶安妮是知性和妩媚并存,风情万种却又不乏稳重,如果换做**不羁的曾经,王宝玉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的将她推倒在**。

睡裙随着动作飘飘,饶安妮表情沉醉,到现在王宝玉也不明白,饶安妮为什么要给自己跳舞,而且,这舞姿是那样的熟悉,仿佛多年前就见过一样。

就在王宝玉看得入迷之时,饶安妮却越跳越近,一下子就把王宝玉压倒在**,口中呢喃道:“宝玉,不要离开我!”

这声音仿佛不是饶安妮的原声,听起來却是如此的熟悉,王宝玉正在思索的功夫,雨点般的香吻已经落在了他的脸上。

这香吻也是那样熟悉,王宝玉迷乱的回应着,完全忘了自己在做什么。他不禁将怀中的美人紧紧抱住,回应着对方热烈的气息。

就在这时,王宝玉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,将他从如梦般的感觉召唤了回來,而饶安妮似乎也清醒了,脸上泛起了羞意。

王宝玉推开她,接起了手机,电话里传來了李可人焦急的声音:“小孩,快回家,出事了。”

“啥事儿啊?”王宝玉头皮发麻。

“快回來再说!”

“好,大姐,你等着,我马上就回去。”王宝玉连忙答应道,不顾呆愣愣的饶安妮,起身快速的离开了房间。

停下车,王宝玉急匆匆的跑上楼,只见自己跟李可人的门都大开着,屋子内凌乱不堪,李可人脸色十分难看,不停的颤抖着。

王宝玉连忙握住李可人冰冷的手,问道:“大姐,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李可人无力的指了指窗户,玻璃已经碎了一地,显然是有人强行破窗而入,王宝玉心中一紧,顾不得想太多,上前就抱住了李可人,颤声问道:“大姐,你沒有受伤吧?”

李可人也搂紧了王宝玉,说道:“沒有,他们只是控制了我,并沒有伤我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王宝玉见李可人毫发无损,这才终于放下心來。

稍稍平静了一下,王宝玉这才拉着李可人在沙发上坐下,问道:“大姐,丢了什么东西?现金、珠宝还是你的画?”

李可人摇了摇头,指了指墙角的水缸道:“他们乱翻了一遍,只拿走了太岁。”

神情渐渐平稳的李可人,讲述了刚才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一幕,李可人正在创作,忽然听见窗玻璃一声响,随即跳进來好几个蒙面的黑衣人。

李可人还沒來及反应过來,就被两个蒙面人给控制住了,然后其余人轻易的打开了两个屋子的门,开始翻腾起來。

“现金都在钱包里,你们要拿就拿走吧!”李可人惊恐的对那个领头蒙面人说道。

蒙面人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,依旧在屋里翻腾,只是他们对于财物都不感兴趣,最后,那个领头的蒙面人从缸里小心翼翼的拿走了太岁,一伙人就这样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。

“大姐,还好画沒丢。”王宝玉心惊的说道。

“沒有,他们对我的画好像沒兴趣,甚至都沒看。”李可人道。

王宝玉一阵后怕,还好大姐沒事儿,丢了一个太岁实在算不了什么,本來也不是自己花钱买的。安慰好李可人之后,他还是选择了报案,很快,大批的警车就來到了楼下。

春哥丸被王宝玉带在身上并沒有丢失,不过几粒治疗癫痫的药丸却被拿走了,小陨石因为不起眼,并沒人动。

王宝玉在墙上,发现了一个标志性的黑手印,奇怪的是,这个手印并不是人的手指,而是一个酷似老虎的爪印。

王宝玉首先想到的还是阚振良等黑手党分子,只有他们才喜欢在人家雪白的墙壁上留下记号,也只有他们才会对药丸以及相关的东西感兴趣。

不知道是不是刘建南倒台之后,黑手党就换了标志,改成了老虎爪印?

警员们仔细查看了屋内的情况,询问了当时的情况,搜集了相关的痕迹,并拍了照片,最后还拷贝走了王宝玉的监控视频。

为了安全起见,王宝玉还是打电话给舅舅严昊升,要求对自己进行保护,此案被怀疑是黑手党所为。

“宝玉,你尽管放心。这件事已经引起了市局的高度重视。”严昊升说道。

“是不是还是黑手党那伙干的?上次刘建南派來的人就留了手印,这次是老虎爪印。”王宝玉提醒道。

严昊升说道:“很有这个可能,但是还需要充足证据。不过那个印记已经鉴别完毕,是个猫爪。”

猫爪子印?王宝玉再次震惊了,黑手党人才济济不奇怪,竟然个个都有童心!

之后,严昊升又下令抽调了几名警力,在王宝玉的楼下日夜守护防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