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67 铜牌杀手

第四卷 虎落平川 1967 铜牌杀手

为什么黑手党对太岁如此的感兴趣。王宝玉想想也猜到了大概。还是因为自己告诉了阚振良。太岁是春哥丸里的一味『药』材。

那么。阚振良是如何知道自己家里就有太岁的呢。

这件事只有三个人知道。干爹贾正道、房东李可人大姐。再一个就是自己。谁也不会去招惹黑手党陷害王宝玉。

不过还有一种可能。期间程雪曼到过王宝玉的家里。虽然沒有明确告诉她是太岁。但是上次她翻箱倒柜的一番折腾。肯定也会注意到那个水缸。难道是程雪曼曾经告诉他的。有这个可能『性』。

第二天上班后。王宝玉立刻叫來程雪曼询问情况。程雪曼则坚决矢口否认。说她虽然在屋里见过那东西。但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太岁。只以为是个奇怪的大蘑菇。并沒有跟阚振良说过。

程雪曼的话虽说不能全信。但王宝玉也沒有追问下去。因为他明白不会有什么结果。反而还会浪费时间。

时不我待。交代好公司的具体事务。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。王宝玉踏上了去往京城的火车。为了跟李专员以及欧阳局长搞好关系。王宝玉还是厚着脸皮向李可人要來两幅画。为了支持王宝玉的事业。李可人这次表现的很大度。但依然挑了最差的。

第二天一早。火车驶入了京城火车站。一出站台。王宝玉便打电话给李专员。嬉皮笑脸的说道:“李专员你好哇。我可是专程來看你來啦。”

李专员笑了一下。说道:“你根本沒那个好心。指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。得了。到地方再说吧。”

李专员又安排司机小张将王宝玉接到了那个挂满了名画的神秘之所。

“臭小子。不好好经营公司。跑京城來干什么。”在一个房间里。李专员笑呵呵的接待了王宝玉。

“李专员。我是逃难过來的。你可一定要救我啊。”王宝玉装出一幅可怜巴巴的样子。

“我知道了。不就是黑手党闯进了你的屋子。拿走了一块蘑菇嘛。”李专员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“话可不能这么说。且不说那个太岁值多少钱。单单他们能轻易闯进我的屋子。我的安全还是沒有保障。”王宝玉不高兴道。

“你经历过那么多次生死浩劫。难道就沒琢磨出对付黑手党的方式。总是被动挨打。可是要吃亏的。”李专员说道。

“李专员。这话说得。我一个平头老百姓。怎么能和人家一个非法组织相抗衡呢。要说我个人安危也就罢了。李可人大师受我连累也时常受到恐吓。”王宝玉继续使用苦肉计。要知道李可人可是欧阳局长十分赞赏的艺术家。

“其实啊。你來的正好。有件事儿我正想通知你。据我们可靠消息。黑手党派出了第一杀手。绰号老猫。此人虽为杀手。却在其组织里享受铜牌待遇。可见老猫不仅功夫了得。其心机之深也是难以想象。据我们分析对比。这件事儿多半就是他带人干的。”李专员道。

怪不得墙上有猫爪子印。原來是黑手党的第一杀手來了。还是个铜牌。王宝玉顿时面『露』惊恐之『色』。忙道:“我是不是面临极大的危险。一不小心就会丢了小命。”

“嗯。我们的人已经在保护你。老猫此人飞檐走壁。身手不凡。而且狡猾自负。出手狠辣。从不落空。”李专员道。

“能不能把他先逮起來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李专员皱眉道:“由于此人神出鬼沒。『性』情孤傲。又时常佩戴面具夜间出行。所以至今我们并未掌握他过多的外貌特征。唯一证明他身份的。就是那个猫爪印记。形态『逼』真。惟妙惟肖。”

王宝玉才沒心思听李专员无奈的赞叹之词。放赖的说道:“以后我就在这里生活。再也不走了。直到你们抓到老猫为止。”

李专员哈哈笑了起來。很认真的问道:“小王。他们再次出动。并不是寻仇。而是有所图。说说吧。他们究竟看上了你手里的什么宝贝。”

“我哪有什么宝贝啊。”王宝玉搪塞道。

“你要是不说。我可就不管了啊。”李专员说着。耍耍袖子起身就要走。

“别啊。我想你们也大概了解了吧。阚振良等人是看上了我手里的『药』方。”王宝玉连忙拉住李专员道。

“这就对了嘛。说说看。那个『药』方是干什么的。会不会是秦始皇寻找的长生不老『药』啊。”李专员打趣道。

“明知故问。你们早就知道了。那是一种壮-阳『药』嘛。”王宝玉不满的说道。

“呵呵。沒想到你那骗人的『药』。也能让黑手党又如此浓厚的兴趣。可见他们的智商也不怎么高啊。”李专员笑道。

“李专员。你可以侮辱我的人品。但你可不能污蔑我的研究成果。我手里的春哥丸。那可是效果卓越。谁用谁知道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哦。为什么叫春哥丸啊。”李专员哦了一声。很感兴趣的问道。

“嘿嘿。这个名字的意思。就是小妹妹。哥哥的春天來了。”王宝玉嘿嘿坏笑道。

李专员刚喝了一口茶。笑得立刻喷了。好半天才止住笑问道:“说说吧。你找我來干什么。一定不是躲难來的。”

“來送礼。您和欧阳局长留个纪念。”王宝玉拿出了李可人的那两幅画。点头哈腰的递了过去。

李专员看了看。顿时眼睛发亮。欣喜的收下。又说:“好了。礼物我们勉强收下。沒事儿回去好好经营公司吧。”

“嘿嘿。李专员。我來是有一件大事儿求您帮忙的。”王宝玉一面谄媚的笑。

“扭扭捏捏的。说话可真费事儿。”李专员道。

“唉。我來这里找您。就是希望您能帮忙。将我手里的春哥丸。变成国『药』准字。公司上上下下。可就等着『药』品上市吃饭呢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直接申请不就得了。五到十年的临床期。费用嘛。五百万左右差不多。”听起來李专员也很明白这方面的事儿。

“我可以等。可是黑手党等不了啊。”王宝玉眼珠一转。想到了一个不错的借口。

“为什么啊。”李专员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