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68 吃错药了

1968 吃错药了

“您想啊,黑手党就是奔着药方來的,如果我不幸遇难,药方落入了他们的手里,这个药很可能很快就在某个国家上市了,哎,到时候全世界的钱都让外国人给赚走了。”王宝玉道。

李专员眉头一皱,觉得王宝玉的话不无道理,虽然他并不信王宝玉的药能如此神奇,但是也不能让国内的商机被黑手党肆意窃取。

李专员想了想说道:“你说得对,我们首先要把知识产权保护起來,主动跟人家打官司,总比让人家來搞咱们强。”

“嘿嘿,要不说您能当大领导呢,高瞻远瞩。”王宝玉溜须道。

“相关材料给我吧,我试试能不能跟有关部门沟通一下,特事特办。”李专员道。

王宝玉忙不迭的拿出纸和笔写下了早已烂熟于心的药方,还加上了三个字,用水丸,李专员一看这玩意,差点给王宝玉撕了,说道:“你这混小子,别人申请光材料就要几十公分厚的一沓,你就用张纸条糊弄我。”

“您就好人做到底,找人帮着写一份不就得了。”王宝玉赖皮道。

“药丸呢。”李专员无奈的收起纸条,又伸手道。

王宝玉连忙从怀里掏出了一包药丸,说了用法用量,递了过去,还坏笑着补充了一句:“李专员,有沒有效果,您可以亲自试试,管保母老虎变成小乖猫。”

李专员还是被王宝玉逗笑了,拍着王宝玉的肩膀道:“回去多注意安全,这件事儿我尽量办。”

“太感谢了,我给您鞠躬。”王宝玉九十度弯腰。

“行了,跟我还扯这些沒用的,如果你这玩意沒效果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李专员笑道。

李专员走后,王宝玉觉得在京城人生地不熟,只认识一个濮玫,却也不好意思打扰,当天晚上就匆匆赶回了平川。

即便是有李专员帮忙,王宝玉也觉得春哥丸的审批绝不会太短,而公司的经营还要继续,几天后,他又开始召集公司骨干,研究进设备的问題。

“王总,我觉得应该马上成立技术部,招聘有医药研究经验的人进來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这方面我有一个熟人,可以让他进來主持工作。”王宝玉说得是洪立的哥哥**,人家可是医药方面的博士。

“我不赞同,用熟人不妥,还是公开招聘比较好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公开招聘來的全是外人,万一泄露了秘方怎么办。”程雪曼不满的提出反对意见。

“秘书也可以参与公司的决策吗。”石临东冷冷的对程雪曼说道。

程雪曼面上挂不住,辩解道:“我也是公司的股东,是不是啊宝玉,不对,王总。”

王宝玉一阵皱眉,这个石临东哪一点都好,就是总喜欢跟自己抬扛,但是也不愿意替程雪曼说话,这里确实沒有她发言的份。

这时,李美萱笑着说道:“石副总,说说你的想法。”

“技术部是最核心的部门,主要负责药品的研制开发及改进,这个部门的人员,都必须要签订保密协议,一旦有人泄密,处罚额度要高,而且还要约定一旦离职,五年内不得从事同行业,而熟人就不太好办事儿,说重了就会伤感情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呦,石副总铁石心肠,什么时候考虑过别人的感受,你不会是怕王总心慈手软,架不住朋友的忽悠吧。”程雪曼激将道。

“你懂什么。”石临东使劲瞪了程雪曼一眼,毫不客气的还击道,程雪曼的脸立刻黑了,恨不得摔门而去。

“大家先听我所,我说得这个熟人,人家是这方面的博士,也不见得留在咱们药厂,以后当个顾问总该行吧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顾问也不行,咱们的药品配方和工艺流程,必须严格保密。”石临东固执道。

王宝玉很想急眼,石临东说话也太不给面子,要不是考虑他是自己未來的妹夫,以他的性格,肯定立刻将石临东扫地出门。

“王总,我觉得石副总说得有道理。”于敏想了想,还是直言道。

“嗯,我也觉得在咱们药厂的核心机密就是药方,这个确实不容马虎,如果沒有特殊原因的话,咱们在座的几位也尽量不要掌握。”商博全也谨慎的说道。

“是的,最好只掌握在王总一个人手里。”石临东大有意味的看了程雪曼一眼。

程雪曼立刻瞪了他一下,说道:“我是个秘书,也不用知道药方。”

“嘻嘻,宝玉,你就别犟了,大家也是为了企业好。”一直不说话的李美萱嘻嘻笑道,及时调节会议的气氛。

王宝玉无奈的点了点头,也心知石临东的好意,于是,就让石临东去着手组建技术部,专门负责新药的研发工作。

就在王宝玉这边安排公司下一步发展之时,在某一处,阚振良却气得几乎要发了疯,原因很简单,太岁到手了,阚振良想试试王宝玉所谓春哥丸的药效,结果就服用了两颗从王宝玉家里抢來的所谓春哥丸。

阚振良沒有想到,那根本就不是春哥丸,而是癫痫药,结果,阚振良服用之后,满心激动的等待着下身的雄起,沒想到气血上涌,一下子昏迷了好几天,待到醒來的时候,却发现下面那玩意,却再也站不起來了。

“狗日的王宝玉,老子跟你沒完,早晚整死你。”阚振良怒不可遏的臭骂不止。

“头儿,发生了什么事儿。”一个脸色微黑的男人问道。

“发生什么,吃了他的狗屁药,老子下面彻底的萎了。”阚振良使劲的砸着桌子,几乎陷入了疯癫状。

“也许只是暂时的。”男人小心的安慰他。

“屁,一点反应沒有,身上还乱七八糟的气流乱串,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春哥丸。”阚振良一激动,头又点疼了,捂着脑袋直哎呦,“我这头就像是过电一样,都能听到噼里啪啦的响声。”

“可我检验过那些药丸的药性,跟王宝玉提供的差不多啊。”男人道。

“差不多个屁,老子这辈子算是栽在王宝玉这个小兔崽子的手里了。”阚振良恶狠狠的骂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