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69 试图行贿

1969 试图行贿

这时,一旁另一个身形修长,表情冷酷,长着两道剑眉的黑衣男人问道:“老阚,总部让我听从你的安排,下一步要不要搞死王宝玉,”

“搞死了王宝玉,老子这辈子就完了,必须要搞到真正的春哥丸,这样兴许老子还有救,老猫,你除了打打杀杀也动动脑子啊,”阚振良无奈的说道,

“难你不经实验就服用春哥丸,就是有脑子的表现吗,”老猫心里嘲笑了一个,却愤愤道:“早该杀了这小子,因为他我们组织损失惨重,十大金牌变成了九个,”

“我知道你跟刘宇逍的关系不一般,想要替他报仇,可现在是什么时候了,组织要想生存发展,必须要有强大的经济支持,春哥丸可是能赚大钱的,”阚振良摆手道,

“我争取打入他们的内部,”刚才的那个脸色微黑的男人说道,

“老猫,你也别闲着,使出你的手段來,给我使劲的骚扰王宝玉,最好将他吓破了胆,主动交出春哥丸來,”阚振良吩咐道,不甘心的捂着裤裆,一脸黯然的回屋去了,

安稳了一段时间,王宝玉又开始放松了,这天,他接到了饶安妮的电话,说实话,一想到那晚的情形,他就觉得跟饶安妮交谈有些尴尬,

“宝玉,有件事儿我挺糊涂的,那晚怎么就跟你进了房间呢,”饶安妮开口问道,

“安妮姐,这事儿还是不要说了,咱们之间还是保持正常的关系比较好,”王宝玉苦着脸道,

“不是那么回事儿,我只觉得那晚挺迷糊的,对了,好像有个穿白衣服的女人在我眼前闪过,”饶安妮道,

见鬼了,王宝玉笑着安慰道:“大作家,别光顾着拼命写作,照顾好身体,”

“就在我洗澡的时候,那个女人出现了,后來的事情我就稀里糊涂的记不清了,”饶安妮固执的说道,

饶安妮语气很认真,好像不是在撒谎,的确,那晚饶安妮口中的话,似乎不是她的声音,而是很像……

很像大胸脯娘们儿胡铁花口中发出的怪声,尤其那句“宝玉,不要离开我,”简直一模一样,

王宝玉又吓了一跳,一阵毛骨悚然,某非那个叫婷婷的诡异的女人又跟來了,如果真是那样,那晚发生的事情还真不能怪饶安妮,

“安妮姐,好了,那件事儿过去了,就不要再想了,”王宝玉道,

“对了,我那晚其实是想跟你探讨一下小说,你看了有什么需要补充的,”饶安妮问道,

王宝玉想起了《步步杀机》里面的王小强,而最后破门而入的情节,跟上次老猫抢走太岁的情节还真有几分的相似,

“安妮姐,情节跌宕起伏,扣人心弦,那是相当的不错,”王宝玉赞了一句,

“既然你沒意见,那我就接着写了,”饶安妮道,

“对了,安妮姐,下一步你准备写什么情节啊,”王宝玉打听道,

“那个破门而入的人物,是黑手套党的第一杀手,他并沒有伤害王小强,但是,以后要对王小强进行不断的骚扰攻击,”饶安妮道,

靠,这脑子是怎长得,简直跟现实中一模一样,难道饶安妮能在书中预测自己的未來,王宝玉好奇的又问道:“那王小强最后怎么样了,”

“呵呵,主人公要是死了,书就写不下去了,当然是九死一生,最后全面获胜,”饶安妮呵呵笑道,

“能不能将王小强写成天神下凡,轻易就摧毁黑手套党的攻击呢,”王宝玉试探的问道,

“宝玉,这是写书,如果那么写,哪还有读者看啊,”饶安妮说着,放了电话,

王宝玉又郁闷了,如果事情按照饶安妮书上写的发展,自己岂不是又沒有好日子过了吗,

麻烦事儿确实來了,黑手党暂时沒动静,可是省里的调查组下來了,有人还是将王宝玉低价购买厂房的事情捅了上去,

市长阮焕新和招标局都受到了牵连,作为当事人的王宝玉,再次被叫到了市政府的一间办公室里,接受來自上级的调查和问询,

“王宝玉,你跟阮市长究竟是什么关系,有沒有私底下的经济往來,”调查组的一个领头的眼镜男冷着脸质问道,

“我跟阮市长关系清清白白,以前我当官的时候,他是我的领导,现在我是老百姓,阮市长那就是父母官,至于经济往來,你们可以去查,我倒是想给阮市长送礼,人家也不要啊,”王宝玉道,

“王宝玉,请端正态度,记下來,试图行贿,”眼镜男不悦道,同时吩咐身边的人记下这一条,

“领导,您可不能这么办事儿,我刚才就是随口一说,什么叫试图行贿啊,”王宝玉恼了,这分明就是欲加之罪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