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74 死过几次

1974 死过几次

喝了几杯酒后,大家的心情渐渐平复下來,王宝玉见沒有外人,满脸笑意的举杯敬李美萱道:“美萱,今天多亏了你帮忙,救命之恩,当一直铭记在心。”

“沒什么,我们是合伙人嘛!”李美萱满不在意的跟王宝玉碰了一杯。

“宝玉,我也救过你的命,也沒见你这么客气!”程雪曼吃醋道。

“呵呵,咱们是老同学,这事儿我也记得。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又敬程雪曼,代萌迷糊问道:“王宝玉,你死过几次了?”

“数不清了,幸好是命大,说起來也是命中该有的劫难吧!”王宝玉道。

“嘻嘻,命里注定,我们也是……”代萌顺着王宝玉的话道,王宝玉当然知道她要说什么,连忙打断了她的话,对李美萱道:“美萱,今天还有一件事儿,正想跟你商量。”

“让我给你当保镖?”李美萱笑问道。

“嘿嘿,那岂不是大材小用了。”王宝玉咳嗽了一声,仗着人多有人撑脸面,讪笑道:“代秘书这次來转达了阮市长的态度,说是咱们那个厂房出现了一些问題。”

“哦?什么问題?”李美萱问道。

王宝玉又咳嗽了一声,代萌不耐烦,插嘴说道:“你们不公平拍卖,阮市长让咱们再补上两千六百万。这么点事儿,真费劲!”

“这么多钱还是小事儿啊?”程雪曼不满的嘟囔道。

这句话说到李美萱心坎里去了,她脸上的笑意瞬间消退,脸色很不好看,恼道:“阮市长也太不讲情面了吧,还有找后账的?”

“阮市长也很为难,被调查了好些日子。”代萌道。

“美萱,我刚才经过慎重考虑,你刚刚投资,就拿你的钱去补窟窿,似乎不妥当,如果你不赞同,可以收回资金。”王宝玉认真道。

“那企业以后怎么办啊?”程雪曼小脸一寒,担忧道。

代萌终于反应过來了,知道这里拿钱的还得是李美萱,连忙张罗道:“你们那是杞人忧天,像美萱姐姐这么善良可亲,怎么会关键时候撂挑子呢?对吧,美萱姐?”

李美萱沉默了一会儿,忽然笑了起來,说道:“好吧,既然已经投资了,哪有收回的道理,我同意付款。但是,宝玉你必须说清楚,以后还有沒有这种大窟窿。”

“我保证,这是最后一份,要说可能还有,那就是咱们的国药准字的费用,五百万应该产不多吧!”王宝玉连忙高兴的说道。

“行!來,喝酒!”李美萱张罗道。

王宝玉终于舒了一口气,他还真怕李美萱不答应,非要抽回投资,如果那样,企业立刻将陷入困顿不前的局面。到了今天,王宝玉才觉得石临东第一期融资一个亿是多么正确,这样一个大企业,钱少了还真是玩不转。

“嘿嘿,这回算不算我救了你的命?”代萌悄悄对王宝玉说道。

“祖宗,你差点要了我的命!”

这时,传來了敲门声,程雪曼起身打开门,却是一愣,强挤出笑脸道:“沈总,是您啊!”

“哦,雪曼,近來一切还好?”來人正是沈文成,身后跟着的是杜倩倩。

“嗯,我给王总当秘书呢!还是企业的股东。”程雪曼带着些傲气的说道。

沈文成沒再搭理程雪曼,带着杜倩倩进了屋,杜倩倩的手里还拿着一瓶好酒,沈文成呵呵抱拳道:“刚听说宝玉兄弟也在酒店里,当大哥的自然要过來敬上一杯。”

“大哥,您太客气了。”王宝玉连忙起身抱拳回礼。

“倩倩,愣什么呢?”沈文成转身问道。

杜倩倩拿着酒瓶兀自出神,看得正是李美萱,而李美萱也绕有兴致的看着这个年轻女孩,猜想她和她之间一定有故事。

“倩倩。”沈文成提高了点嗓门又喊道,要知道自己这个秘书平日还是非常有分寸的,今天对着一个女人发呆确实有些不礼貌。

“不好意思!”杜倩倩回过神笑了笑,连忙拿过王宝玉的杯子倒酒,她刚才正一脸愕然的看着李美萱,虽然作为一名逝者化妆师,见过很多死去的人,但是,白牡丹给她留下的印象最深刻,也是她给逝者化妆生涯中最为满意的作品。

如今,死去的人仿佛就在眼前,纵然如杜倩倩这般胆大之人,也是心中带着几分狐疑和畏惧。

“这位是來自韩国的李美萱女士。”王宝玉介绍道,“呵呵,代秘书就不用介绍了。”

杜倩倩又给二人倒上了酒,眼睛还是一直看着李美萱,倒是让李美萱有些不自在,对杜倩倩道:“这个漂亮的女士,长得真是青春靓丽啊!”

“李小姐,你跟我的一个朋友很像。”杜倩倩道。

李美萱稍稍一愣,呵呵笑道:“宝玉也是这么说,看來世间还真有巧合。”

“呵呵,宝玉和她也是很要好的朋友。”杜倩倩说的不假。

“是吗?我还以为宝玉都是用这招來哄女孩子呢,改天有时间一定好好听听你们之间的故事。”李美萱又是一笑,举杯跟杜倩倩碰了一下。

一阵寒意传來,杜倩倩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,像,真是太像了。由于对那个中弹身亡的女孩印象深刻,杜倩倩将她还写进了小说里,不止一次幻想过她活着的模样。可是等真正面对这张活生生的面孔时,杜倩倩竟然头一次害怕了,死而复生,并不是想象的那般美好。

“祝愿兄弟的事业蒸蒸日上,前程似锦。”沈文成举杯道。

众人干了一杯,在沈文成的示意下,杜倩倩又倒了第二杯,酒桌的规矩,三杯为敬,王宝玉道:“沈大哥,兄弟我的事业才刚刚起步,还要多像大哥学习,需要大哥多多支持啊!”

“兄弟这是客套了,你那能掐会算的本事儿,大哥真心的佩服,就指望着哪天跟着兄弟混呢!”沈文成笑道。

“这可不敢当。”王宝玉连忙摆手。

“沒什么不可能的,以后大不了成立集团公司。”程雪曼插嘴道,言辞中带着些挑衅的味道,沈文成开除了她,她自然是心中带着怨恨。

“说得也对,哈哈,等兄弟的事业做大了,我们就联合起來,成立跨国的托拉斯集团公司。”沈文成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