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75 年薪百万

1975 年薪百万

王宝玉冷冷的看了程雪曼一眼,知道自己说错了,程雪曼连忙低下了头,沈文成并不在意,反而大度的呵呵笑道:“那就为了这个目标共同奋斗!”

众人气氛火热的碰了一杯,紧接着又是第三杯,沈文成是个很懂礼节的商人,最后一杯重点强调敬全场的美女们。

喝完后,沈文成又单独敬了代萌,言语格外的客气,这并不奇怪,代萌在王宝玉的眼里是呆子,但是在沈文成等人看來,可是颇有些权势的市长大秘书。

沈文成和杜倩倩走后,王宝玉跟三人又喝了一阵子,这才散了酒桌,挨个将她们送回家。

刚回到家里躺下,杜倩倩的电话就來了,王宝玉知道她來电话的用意,呵呵笑道:“倩倩,是不是觉得死去的人又活了,有些奇怪啊!”

“是啊,她们简直太像了。”杜倩倩心有余悸道。

“别怕,就是像而已,晚上别做恶梦啊。”王宝玉安慰道。

“可是我总觉得她眼神不善,不知道为何,想到她我就起鸡皮疙瘩。”杜倩倩声音发颤。

“逝者化妆师还怕活人!”

“宝玉,我觉得李美萱的笑容很不自然,这其中一定有问題。”杜倩倩提醒道。

“呵呵,你想多了,她可是企业的投资商,來自韩国的富婆。”王宝玉不以为然的笑道。

“你知道吗,韩国可是整容大国,那里的女人生下來就攒一笔钱用來出嫁时整容。”杜倩倩道。

王宝玉一时沉默了,这个他真的沒有意识到,良久问道:“你是怀疑李美萱整过容!”

“也只是怀疑,这整容技术也真高,几乎看不出痕迹來。”杜倩倩道。

“既然是整容大国,即便是李美萱整容了,也不奇怪。”王宝玉安慰道,这话也是在安慰自己。

“不是那么回事儿,你不觉得李美萱整容的风格,可是按照咱们国家美女的标准來的吗,似乎有参照。”杜倩倩还是觉得心疑。

“好了倩倩,东方美女是有一定共性的,沒什么好奇怪的,好好休息吧,反正她不是死人复活,而且,人家还有一个儿子呢。”王宝玉道。

杜倩倩放了电话,估计写小说又有了素材,王宝玉倒是一时间睡不着了,杜倩倩的话一直在耳边回荡,如果真如她所说,李美萱是有参照物整容的,那么,她认识白牡丹。

不可能,她可是个韩国人,王宝玉随即否定了自己的想法,白牡丹身为毒贩,神出鬼沒,见过她真容的人并不多。

王宝玉想起今晚健身房的遇险,还是一阵阵心有余悸,看样子,黑手党真的又杀回來了,要不是李美萱挺身而出救了自己,后果难说,再加上李美萱的一亿投资,由此可见,她对自己是沒有敌意的。

不管怎样,自己今后无疑还是时刻处在危险之中,为了安全,以后还是要少出去应酬。

李美萱究竟是什么身份,王宝玉不是不怀疑,但是白牡丹在他心里留下了深深的烙印,潜意识里他并不想去破坏今天的满足,哪怕将來是个错误,王宝玉也愿意再错一次。

第二天上班后,王宝玉安排商博全去给政府送钱,自然又引來了大家的不满,于敏提议不如让政府的仲裁机构进行复议,王宝玉沒采纳他的意见,这种事儿就是胳膊拧不过大腿,还是不要将事情搞大,及早平息了为妙。

两千六百万就这么沒了,想想还真是不甘心,王宝玉正郁闷的时候,石临东进來了,汇报了技术部建设的情况。

“王总,技术部意向聘用了三个人,都是有相关医药生产研发经验的,其中两个來自省里的药业公司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临东,这些事儿你看着就处理吧。”王宝玉摆手道。

“他们的薪水,我初步考虑,每个人年薪一百万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这么高啊。”王宝玉惊道,程国栋管理一个大厂子,年薪也不过五十万。

“他们是核心中的核心,也是核心生产力,照比那些知名的药企,薪水并不是太过格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好吧,要跟他们签死了合同,别赚了一年钱就跑了。”王宝玉肉疼的说道。

“如果发生了泄密的情况,初步的违约赔偿款是三千万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好,好,就这么办了。”王宝玉皱眉道,真沒想到,一个技术研发部门,工资就要一年三百万的投入。

石临东走后,一个电话打了进來,正是洪立的哥哥洪治,他客气的询问药品研制的近况。

“洪博士,刚成立了技术部,才起步,还请您多多支持。”王宝玉客气道。

“我仔细考虑了一下,咱们企业的项目具有很好的前景,我准备辞去京城的工作,加盟春哥药业,不知道王总您是否肯接纳,给我一个机会啊。”洪治认真道。

王宝玉本來就想用洪治,但是,刚刚听到了那三百万的薪水,便含糊道:“洪博士,咱们企业刚起步,怕是请不起您这样的大腕!”

“你帮过我的弟弟,这样吧,一年五十万的薪水,不算高吧。”洪治道。

五十万,当然不高,王宝玉起了赚便宜的心理,但还是好奇的问道:“洪博士为何舍弃京城的优越条件來平川发展啊!”

“父母年纪大了,我弟弟的身体情况你也知道,打小就虚弱,做为家里的长子,我责任重大。”洪治说得也是合情合理。

王宝玉立刻答应道:“那就让您屈尊了,等我给常务副总研究一下!”

“好,那就等您的消息了。”洪治道。

嘿,居然还有毛遂自荐的,薪水也合情合理,王宝玉像是得了便宜,又叫來了石临东,说了刚才洪治的情况。

不出所料,石临东不肯答应,说:“洪治虽然是个医学博士,并不表示他就有丰富的医药研发经验,再说了,企业管理中,少用熟人,有利于企业的正规化!”

“临东,你这么说我就不赞同了,你跟我不也是熟人吗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不一样,我一直以下属严格要求自己。”石临东固执道。

“你怎么知道洪治不会严格要求自己呢。”王宝玉反问道。

“那是他和你沒有过深的交情。”石临东毫不客气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