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76 更夫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1976 更夫

我跟他沒交情,但是和他的弟弟却是好朋友,你都不了解内幕,真是个愣头小子!王宝玉牙龈上火,一阵不耐烦,这个臭小子,总跟自己犟嘴,琳琳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犟牛!

“行了,这件事儿我做主了,就让洪治进來工作,且不论我跟他有沒有交情,但凭他爸是药监局局长,咱们也是得罪不起。另外,工资保密,谁私底下议论工资奖金,一律开除!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我服从您的安排。”石临东无奈的点头道。

石临东跟技术部的三人强调了工资保密原则,三个人当然发誓绝不说出去,洪治也被以年薪五十万聘入了春哥药业,当然,在王宝玉的干扰下,所谓的违约赔偿协议也沒签订,还被任命为技术研发部的主管。

不过石临东还是私底下叮嘱了那三个人,平日多向洪博士学习,但是也不要盲从,有歧义的时候可以第一时间去找他,说自己绝不会因为他是老总请來的主管就听之任之。其实言外之意,就是提醒这三个人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,不要过分相信这个远道的博士。

在石临东的建议下,王宝玉并沒有急于拿出自己的春哥丸药方,而是安排技术研发部成员仔细考察厂房,研究如何进设备的问題。药厂的进度终于被提上了日程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健身房遇险的经历,最近一段时间,程雪曼和李美萱走得很近,两个人经常在一起说说笑笑。偶尔石临东给程雪曼一个脸色,李美萱也会笑呵呵的在其中打圆场。

王宝玉乐见于此,企业内部就是要团结,齐心合力,才能将事业做大,如果都像石临东那样死心眼,肯定对企业的发展不利。

公安局那边,已经对健身房的事件进行了调查,因为王宝玉怀疑此人是黑手党分子,市局又协调了上级国安部门,基本可以确定,那人就是黑手党的一号杀手,绰号老猫的家伙。

不过,事情过去差不多一个月了,老猫再无动静,王宝玉又开始放松下來,反正公司内有武林高手李美萱坐镇,他不相信老猫敢闯到公司对自己发动攻击。

这天,一个不速之客來到了王宝玉的办公室,王宝玉一看见他,顿时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受,此人正是富宁县教育局的教材发行科科长刘树才。

“王局长,你的买卖做的可真大啊!这办公室,快赶上咱局的一层楼了。”刘树才进门就羡慕的竖起了大拇指。

“刘树才,有屁快放!还有,我不是局长了。”王宝玉白了他一眼,不屑道。

“王哥!”刘树才立刻换了个称呼。

“狗屁,你比我还大呢!”王宝玉哭笑不得。

“王总,我呢,辞了教育局的职务,准备到市里來闯一闯。”刘树才满脸谄媚的说道。

王宝玉暗叹了一口气,很佩服刘树才的勇气,不用说,他之所以辞职还是为了夏一达,居然肯放弃教育局的官位,真是痴心一片。

“树才,是不是想过來帮我做点事儿啊?”王宝玉换了个和蔼的口气问道。

“您是老领导,就是想來看看你,工作已经找到了,不劳费心。一点礼物,不成敬意。”刘树才说着,从包里掏出了一条烟,恭敬的递了过來。

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烟,但是对于刘树才这种小气人,也算是很有诚意。王宝玉笑呵呵的接了过來,感兴趣的问道:“呵呵,谢谢了,现在在哪工作?”

“市委斜对面的招商局。”刘树才道。

“哦,招商局可是好单位啊。你在那里任什么职务?”王宝玉随口问道。

“嘿嘿,门卫。”刘树才不好意思的说道。

啥,看大门的?王宝玉使劲的抓头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,刘树才说起來也是有文化的人,居然为了每天能看到夏一达,去当一名更夫,勇气可嘉,自叹不如。

“为了争取这个职务,原來的更夫,我给了他一万块,让他另找工作了,才有了机会。”刘树才笑道,大概还为自己的小聪明而自豪。

“树才,我该怎么跟你说好呢!小夏是要跟我结婚的,你能不能别再盯着她?”王宝玉苦着脸,几乎用哀求的口吻道。

“王总,您别误会,我是对小夏有极深的感情,但是,我不是那种无赖之徒,更不会跟你争,我只要每天能看见她,就觉得心里很满足,洋溢着幸福。”刘树才很动情的说道,眼眶竟然湿润了。

“可是你确定只能控制住这种感情吗?”王宝玉不放心的问道。

“嘿嘿,小夏是个高高在上的女神,我控制不住也沒办法。她是永远不会拿正眼看我一眼的。”刘树才还真是有自知之明。

对待这种人,王宝玉也是沒办法,总不能派人把他打跑,再说了,刘树才也沒对夏一达干什么啊,哪条法律也沒有规定不许心里喜欢一个人,谁让自己找了那么一个招风的媳妇呢?

“唉,好吧,以后如果生活上有困难,就來找我。”王宝玉长长叹了口气道。

“谢谢王总,小夏找到您这样的归宿,真是幸福啊。”刘树才又是一通嘘呼。

这时,程雪曼拿着打好的材料进來了,一看到衣着普通的刘树才,不禁一愣,不高兴的问道:“刘树才,你來干什么?”

“程雪曼,沒想到你也在这里,真是缘分啊!”刘树才兴奋道。

“什么缘分,你现在升官了吧!”程雪曼问道。

“沒有背景,升官沒希望,我辞职了,來到市里闯一闯。”刘树才道。

“市里有什么好的,要去就去省里啊!”程雪曼道。

“不去,我就在市里混,还有你跟王总这样的熟人。”刘树才道。

程雪曼放下材料,哼了一声出去了,刘树才也追了出去,问道:“程雪曼,在教育局的时候,你可是答应请我吃饭,一直也沒请啊!”

“我什么时候说过了?”程雪曼恼道。

“就是你问夏秘书家住哪的那次。”刘树才提醒道。

程雪曼脸色微变,急忙打住他的话茬,嘟囔道:“哪辈子的旧账了,得了,有时间來找我吧。”说完急匆匆的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