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77 义子

1977 义子

门是半掩的,王宝玉听得一清二楚,忍不住哈哈笑,以刘树才的赖皮劲头,程雪曼这顿饭是请定了,不过是一段小插曲,很快,他就不再想刘树才的事情,这小子既然敢來,大概就是为了证明他不想争。

时光荏苒,转眼一个月就过去了,已是初秋时节,研发技术部的成员在石临东的带领下,对厂房进行了充分的考察,又经过细致的分析,生产设备的方案出來了。

“王总,我联系了多家设备生厂商,就是这家德国的价格最合适。”石临东道。

王宝玉翻看着方案书,又是一阵皱眉,不禁问道:“五千万,这么贵啊。”

“价格虽然高点儿,但是对方负责安装调试及售后服务,这个价格已经很低了,好在咱们生产的水丸不需要太特殊的工艺,否则,这个价格也拿不下來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临东,咱们那点家底你是清楚的,买了设备,咱们是不是又沒钱了啊。”王宝玉不无担忧的问道。

“手头还能有两千多万的流动资金。”石临东道。

王宝玉又是一阵头大,作为一家药企,手里就这么点钱可不行,不由问道:“临东,是不是该启动第二期的融资方案了。”

“还要再等一等,最好等着国药准字下來,设备调试好能够进行小批量生产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好吧,手里的钱就省着点花,看样子咱们要熬过一个冬天了。”王宝玉道。

石临东出去后,王宝玉又叫來了李美萱,本着投资公开透明的原则,花钱的事儿还是要跟她说一声,以免以后落下埋怨。

“美萱,不要意思啊,进设备又要花五千万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进设备是正事儿,沒关系的,我手里还有几千万,实在困难的时候,还可以拿出來。”李美萱大度的说道。

王宝玉一阵感动,说道:“萱萱,沒有你的支持,我这事业还真做不起來。”

“呵呵,其实我也有打算。”李美萱道。

王宝玉一头雾水,难道李美萱投资还有别的目的,忙问:“什么打算。”

“我儿子呢,也挺孤单的,缺少父爱,我正琢磨着让他认你做义父,不知道是不是委屈了你。”李美萱眨了眨眼睛,妩媚的笑道。

人家李美萱为企业投资这么多,王宝玉岂有不答应的道理,谦虚的说道:“我还怕当孩子教父委屈了孩子呢。”

“呵呵,是义父。”李美萱纠正道,“可能由于缺少父爱的原因,孩子性格有点孤僻,医生也提出了警告,如果再这么下去,会有可能换上忧郁症的,宝玉,拜托了。”

王宝玉连忙应承道:“你太客气了,我巴不得呢,咱们正好可以亲上加亲。”

“呵呵,你还未婚,就多了个儿子,难道不怕人说三道四。”李美萱满脸笑意的问道。

老子亲女儿亲儿子都有,一个也是养,一群也是圈,何况是多个有钱的义子呢,尤其自己对孩子的妈还比较中意,放在身边又养眼还有安全保证。

王宝玉满不在乎的说道:“正因为如此,我才更需要培养下带孩子的经验,省得以后结婚媳妇埋怨。”

“你结婚后,如果你太太对我儿子不好怎么办。”李美萱又问道。

哈哈,想的太远了,不过是义子而已,想必夏一达不会在乎,于是保证道:“有我在,谁都不能给孩子一个脸色看。”

“好吧,那就说定了,过几天去我家里,咱们也搞个仪式。”李美萱满意的笑道。

就在这时,王宝玉对面的玻璃上突然出现了两个人,吓了他一跳,仔细一看,虚惊一场,竟然是两名高空擦玻璃的工人。

“这年头赚钱真是不易啊。”王宝玉看着两名工人感叹的说道。

李美萱顺着王宝玉的目光微微转头,嘴角挂起一丝冷笑,说道:“确实不容易。”

说话间,李美萱猛然抓起王宝玉桌子上的烟灰缸,随手就向着玻璃抛了过去。

烟灰缸经过李美萱的手抛出,力道十足,哗啦一声响,落地窗顿时碎了,两名工人猝不及防,吓得面如土色,手中大刷子滑落了下去,好在有绳子系着,不至于成为危险的高空坠物。

一阵秋风灌了进來,王宝玉缩紧衣领,不满的说道:“美萱,你这是干什么。”

李美萱并不搭茬,几步跳了过去,将其中的一名工人扯着领子拉进了屋内,一把扔地上,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打,而另外一名工人,以极其敏健的逃跑身手,迅速从楼上滑下去,一落地便解开身上的绳子,打了一辆车沒了踪影。

一切都发生的很快,地上的工人很快就被打得鼻青脸肿,哎呦求饶,王宝玉火了,几步上前拉住李美萱道:“你怎么可以随便打人啊。”

“哼,小把戏。”李美萱不屑的哼道,在工人的身上一顿**,居然摸出了一把枪。

王宝玉顿时傻了,一下子就明白了,这两个人根本不是工人,是黑手党分子來杀自己的,冒充高空作业的工人,胆子也真是够大的。

事不宜迟,王宝玉连忙打电话报了警,而李美萱则推说自己有事儿,先行离开了。

公安局的人员简单问了情况,很快就带走了这名黑手党成员还有那把枪,不能不说遗憾的是,就在押解回市局的途中,该黑手党成员咬碎了牙齿里的毒液,还沒來得及审讯就毒发毙命了。

坐在满是碎玻璃的办公室里,王宝玉一阵后怕,如果不是李美萱在这里,怕是这功夫已经丢了小命,看來,阚振良不搞死自己是绝对不肯罢休的,李美萱有身手如果说还说得过去,那么她为何对险境如此敏感,难不成也是个国际特工。

王宝玉胡思乱想了半天,有一样是可以肯定的,如今的阚振良躲在暗处,那么多的警局精英都查不到他的下落,自己又能奈何,王宝玉只能苦笑着自求多福了,实在不行就搬到李美萱办公室里去办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