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78 不能交全

1978 不能交全

玻璃碎了,不管什么原因,王宝玉也只能赔偿,物业人员很快就收拾了王宝玉的屋子,换上了新玻璃,王宝玉则叮嘱他们,以后自己这屋的玻璃,即便是成了茶色,也不许擦。

又损失了一名骨干成员的阚振良等黑手党分子,自然是恨得咬牙切齿,如果不是阚振良拦着,老猫怕是立刻就來找王宝玉拼命了。

失去集团财产和健康的阚振良,现在唯一的精神寄托就是那幅梦中的少女。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,便会凝视半天,令人叹服的是,往往心境都会归于平静。

两天后,洪治敲门进來了,询问王宝玉是不是该进入药品的实验配伍阶段,王宝玉客气的说再等等,国药准字正在审批,这事儿不着急。

“王总,国药准字的审批要好几年,不如现在就尝试着改进剂量以及副作用等等,也可以积累经验。”洪治道。

“洪博士,你的心情可以理解,等会儿我跟石副总商量一下。”王宝玉笑道,洪治的话有道理,只是他有些不明白,为什么洪治比自己还要着急。

不过从洪治微皱的眉头也可以看出來,洪治心里也不明白,不懂为何公司的事情,老总都要去找那个年轻倔强的副总商量。

洪治出去后,王宝玉叫來石临东商议,是不是该拿出药方,让研发技术部进入实验阶段,石临东想了想说道:“可以拿出部分的配方,先让他们进行药理分析,全部配方还是不能提供。”

“为什么啊?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那几名人员的底细我都详细调查了,基本可以信任,但是洪治不行,还需要进一步观察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你都查出來他有啥问題啊?”王宝玉懒洋洋的问道。

“他是个有钱人。”

“一个博士,能有什么钱啊!”王宝玉不屑道。

“我找人调查过他,他在京城时,有自己名下的房产,还时常出入高档场所,我对他不放心。”石临东直言不讳道。

“一个国家的首都,消费自然会比其他地方高一些,毋庸置疑。”王宝玉想了想说道。

“但即使是首都,能手腕上佩戴几十万手表的人也并不多。”石临东又说道。

“临东,你是不是太疑神疑鬼了?他父亲是药监局局长,家里少不了有些灰色收入。而他弟弟又是我的好朋友,应该不会出事的。”王宝玉埋怨石临东少见多怪。

“王总,药方的事情非同小可,是企业的命脉,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。”石临东道,又补充了一句:“我已经找人在研发技术部秘密安装了摄像头。”

“这是干嘛,员工岂不是要沒了自由?信人不疑疑人不用。”王宝玉皱眉道。

“我根本不相信洪治,更不想用他。”石临东來了倔脾气,坚持自己的看法。

“人家才要五十万的年薪,多有诚意。”

“便宜沒好货!虽说薪水保密,但是其他三个人的消费水平总会露出些马脚,洪治是他们主管,却是最低的收入,换做任何人都会服气。”石临东正色道。

“洪治是为了父母才回到家乡的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可是他还有未婚妻在京城的家里等着他呢!”石临东果然调查的很是详细,不知道发给他的工资够不够做这些工作?

王宝玉叹了口气,这小子的性格还真是问題,唉,看在妹妹的面子上,不跟他一般计较,就由着他吧!药方保密本就是件谨慎的事情,确实不该大意。

王宝玉写下了配方,当然,几味关键的药材还是沒写,交给了石临东,让他安排研发部先干着,拿这么高的薪水,当然不能闲着。

几天后,王宝玉买了一大堆零食和玩具,跟着李美萱來到她的家里,这是一个高层住宅,里面足有二百多平,一进屋,一个皮肤泛黑的胖妇女就用生硬的汉语打招呼。

“外国人?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菲佣。”李美萱道。

“花不少钱吧?”王宝玉问。

“比正常的佣人是多了些,但是可以教儿子英语和钢琴,而且做事儿勤快,又烧得一手好菜,绝对值这个价格。”李美萱不以为然道。

换上了拖鞋,踩着地板进了卧室,只见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正端端正正的坐在大**,看起來两岁左右,正在看着一本幼儿书,神情极其专注,进來了外人也不抬头。

“小光,宝玉叔叔來了。”李美萱招呼道。

“小兔子怕大灰狼!”小光用稚嫩的童音道,王宝玉只看了一眼,就喜欢这个孩子。皮肤白净,眉清目秀,一看就是个聪明孩子,大概是遗传了父母的优良基因。

“是啊,陌生人不要开门,兴许就是大灰狼。”李美萱说着,过去在小光的脸上亲了亲,抱起來说道:“这孩子就喜欢看书,一看一天。”

“看书是个好习惯,我从小就不爱看书,所以才沒上大学。”王宝玉赞道。

“小光,你不是一直想要爸爸吗?宝玉叔叔做你的爸爸好不好?”李美萱问道。

小光摇头,扯着李美萱的衣襟说:“不要爸爸。”

“为什么呀,宝贝?”李美萱俯身笑问道。

“爸爸都打屁屁。”

“可是宝玉叔叔不会打你屁屁的哦。”

小光想了想,还是摇头说道:“不要爸爸。”

“美萱,这事儿要慢慢來。”王宝玉理解的说道,看到了小光,他心里有些不好受,想起了漂泊在外的儿子,差不多也这么大了,不知道是否也常常问起爸爸在哪?

王宝玉拿來的玩具,小光并不是太感兴趣,随便玩了玩就抛在了一边,又拿起一本幼儿图画书看了起來。

王宝玉主动得凑过來,拿着书给小光有声有色的念了起來,小光纹丝不动但也沒有拒绝。王宝玉趁热打铁,又是装兔子蹦,又是学老虎吼,终于,小光有了笑模样,含糊不清的不停问问題,搞得王宝玉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。

说心里话,王宝玉刚进门就喜欢这个小家伙,小光跟其他孩子不同,这个年龄的孩子都在疯玩,而小光似乎带着点与年龄不相仿的忧郁气质,很有性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