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79 小绅士

1979 小绅士

菲佣做好了晚饭,将小光抱到宝宝椅上,并系好安全带,接着又替小光系好了围嘴,小光颇具绅士风度的微微点头,说了声谢谢。

菲佣亲吻了下小光的脸颊就离开了,李美萱打开一瓶红酒,招呼王宝玉过來吃饭,小家伙坐在宝宝椅上,腰杆挺直,老老实实的,也不乱动桌上的东西。

李美萱挑了几样菜放在小光面前的盘里,小光笨拙的拿着勺子自己吃,掉到桌子上的就用小手抓起來放在嘴里,时不时还会擦擦嘴边的油渍,很守规矩。

“怎么样,我儿子不错吧?”李美萱爱怜的摸了摸小光的头,笑着问王宝玉。

“这孩子是我见过最懂事儿的,难得你教育的如此好,我很喜欢。”王宝玉真诚的说道。

“呵呵,你还见过怎样的孩子?”李美萱问道。

嘿嘿,王宝玉说得当然是自己的女儿钱多多,大呼小叫,一肚子鬼心眼儿。王宝玉随口说道:“我们村里的孩子都不是这样的。”

“他从小就这样,性格沉静,富有爱心,跟他爸完全不同,他爸是个大男子主义的家伙。”李美萱道。

“怎么就沒考虑跟他爸复婚啊?”王宝玉好奇的问道。

“有些人是不可原谅的,不提他,扫兴。”李美萱含糊其词,举起了酒杯。

王宝玉忙举杯跟李美萱喝了一杯,李美萱竟然眼睛有些发红,对小光道:“小光乖,听话,叫爸爸!”

“为什么呢?”小光一脸迷茫的问。

“因为妈妈觉得这个人可以给你当爸爸。”李美萱道。

小光打量着王宝玉,大概觉得这个男人并不讨厌,用小手抓了抓头,又挠了挠脸,费力的喊道:“爸爸!”

这一声爸爸,让王宝玉眼眶又潮湿了,他是多么希望自己的儿子也能喊自己一声爸爸,只是,希望是那样的渺茫,他日再见,不成为仇人都是幸运。

“小光真乖,改天叔叔带你出去玩。”王宝玉柔声道。

“是爸爸!”李美萱白了王宝玉一眼,嗔道。

“对,改天爸爸带你出去玩,骑木马,打滑梯,还有游泳。”王宝玉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硬是将小光从宝宝椅上抱下來,搂进了怀里。

“爸爸,怎么哭了?”小光好奇的用手抹去王宝玉眼角的泪水,王宝玉哭得更凶了,此时他的心情很复杂,想多多,想远方的儿子,更被眼前这个孩子打动。

面对此情此景,李美萱也哭了,她一边擦眼泪一边说:“宝玉,假如有一天我不在了,你一定答应我照顾好小光。”

“别说这不吉利的话,既然我肯当这个义父,就会一辈子对小光好的。”王宝玉皱眉道。

“我这辈子只爱过两个男人,第一个是小光的爸爸,他是我见过最有能耐的男人。”李美萱不知不觉又谈到了小光的父亲,王宝玉擦擦眼泪点点头,是啊,能让这么优秀的女人喜欢,那个男人肯定不一般。只听李美萱又说道:“但是造化弄人,我和他爸分开了,小光成了我唯一的依靠。”

“妈妈不哭,小光听话。”小光从王宝玉怀里跳下來,又去擦李美萱脸上的泪珠。李美萱握着他的小手,点了他一下鼻子,宠溺的说道:“小冤家。快去让爸爸抱吧。”

“爸爸,念书!”小光懵懂的看着王宝玉道。

“爸爸吃饭呢,一会儿再念。”李美萱道。

“不,吃饭不重要,我要给我儿子念书。”王宝玉高兴道,抱着小光去了沙发,拿着幼儿书又念了起來。

李美萱似乎释然的松了口气,起身让王宝玉吃饭,她自己陪着儿子玩了起來。

吃过饭后,李美萱拿出了相机,三个人合了个影,亲亲密密的样子,看起來倒是真像是一家三口,王宝玉看着照片,一时间陷入了幻想,如果自己真的跟白牡丹有个孩子,那该是多么的幸福。

“宝玉,给孩子看看手相面相的吧?”李美萱问道。

“哪有给小孩子看的,胡闹。我儿子的命能不好吗?”王宝玉忍不住又抱起來小光亲了亲,真是投缘的很,自己发自内心的喜欢他。

“就简单看看嘛。”

“还用说嘛,这孩子脑门这么大,指定有过人的聪慧,还有这眼神,多镇定,将來必成大器。”王宝玉肯定的说道。

沒想到李美萱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问道:“我只关心孩子的寿命。”

王宝玉吃了一惊,显然沒有想到这个问題,他仔细看了孩子几眼,完全沒问題啊,分明就是个福禄寿俱全的好命孩子,便随口说道:“我保证,长命百岁。”

李美萱欣慰的点点头,眼眶竟然又潮湿了,她喃喃的说道:“那就好,那就好,可别像……”

“爸爸,骑大马!”小光跳过來打断两人的对话。

“呵呵,小光,骑大马是不礼貌的。”李美萱纠正道。

“一个爷们家要那么礼貌干啥?小光來,爸爸驮着你!”王宝玉立刻趴下,小光乐得哈哈大笑,李美萱很是欣慰,因为儿子从來就沒有如此开心过。

都说妈妈对于孩子很重要,其实爸爸同样很重要。

一直玩到了晚上十点多,王宝玉才离开李美萱的住处,竟然还有一丝的恋恋不舍,抱着小光亲了又亲,小家伙跟王宝玉熟了,爸爸叫的倒也很流利。

回到家里,王宝玉从电脑里翻出了儿子的照片,看起來倒是跟小光有些相像,唉,小孩子长得都差不多,容貌变化很快,真不知道儿子现在长成了什么样子,如今,聊天软件上已经沒有了唐蔷薇的头像,她早已将王宝玉删了。

做人就要有信誉,尤其是答应孩子的,接下來的时间里,王宝玉闲暇的时候就去陪小光玩,而李美萱也很放心大胆的让他带着,儿童乐园里,不知道留下了多少的小光的欢笑声。

渐渐的,王宝玉陷入到自己编织的幻想里,把小光当做了自己跟白牡丹的孩子,那份爱怜的劲头,亲儿子也不过如此。

这天晚上,王宝玉接到了夏一达的电话,夏一达焦急的问道:“宝玉,是不是你找人打了乔伟业啊?”

王宝玉一愣,随即幸灾乐祸的问道:“乔伟业被人揍了,还真是报应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