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81 卖药的

1981 卖药的

“倩倩。”王宝玉眼睛一阵模糊,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女孩子。

“医生说,发现得晚,根本接不上了,以后我就只有一只手,成了残疾人。”杜倩倩黯然道。

“倩倩,别怕。”

“宝玉,我不怕,可是我不甘心,哪怕那个恶人要了我的左手也行啊,也许以后我再也不能做化妆师了。”杜倩倩这个时候还惦记着自己热衷的行业。

“倩倩,别说了。”王宝玉忍不住还是落泪了,声音几度哽咽,好久才坚定的说道:“倩倩,你不用担心,缺什么少什么就跟我说,我愿意一辈子都照顾你。”

“宝玉,其实你很不错,阳光帅气,心肠又好,能找你这样的男人是女孩子的福气。”杜倩倩感激的笑了笑,缓缓的抬起左手,王宝玉连忙握着,传递着发自内心的爱怜。

“沈总也说会照顾我的,其实我不缺钱,只是小说要断更,粉丝们肯定都等着急了,呵呵,以后一只手打字,肯定会很慢。”杜倩倩笑道。

“倩倩,我一定要替你报仇。”王宝玉咬牙切齿的说道,并不是他对杜倩倩有什么非分之想,只是觉得殴打伤害杜倩倩的人,手段如此残忍,就是该死。

“宝玉,你可以抱抱我吗,那只给逝者化妆的那只手,已经沒有了,我身上再也不会有死尸的味道。”杜倩倩泪花闪闪的自嘲道。

“傻丫头,别听别人乱嚼舌头,我从來都沒在意过。”王宝玉道,附身在病**,轻轻的搂住了杜倩倩,杜倩倩缓缓仰头,将脑袋靠在王宝玉的脖颈间,王宝玉立刻觉得一阵潮湿。

“自从我做了逝者化妆师这个职业,我就知道,不会再有男人肯接受我。”杜倩倩喃喃道。

“那是他们有眼无珠,胆小如鼠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其实我一个人也能活得很好。”杜倩倩道。

“你不是一个人,你还有我这样的朋友,而且是一辈子的朋友。”王宝玉道。

杜倩倩微微转头,忽然将有些干裂的嘴唇轻轻贴在王宝玉的嘴唇上,就在王宝玉一愣的时候,她随即笑着闪开,带着几分羞赧说道:“宝玉,这可是我的初吻,送给你了。”

“嗯,谢谢,味道很好,我会永远记的。”王宝玉起身抱拳道。

杜倩倩终于开心的笑了起來,尽管笑容中带着几分凄楚,王宝玉又握着她的左手,继续安慰她,说虽然沒有了一只手,但倩倩依旧很美丽动人,将來肯定会有男人慧眼识珠玉,一辈子都疼她。

杜倩倩摇摇头,说道:“我决定单身一辈子,嗯,现在残疾了,索性就把网名改了,就叫一只左手。”

“还写啥小说啊,说吧,一个月能赚多少钱,我补给你。”王宝玉不忍这个孤残的女孩再去熬夜码字。

“呵呵,沈总那里的工作肯定也不能干了,不写小说我还能做什么呢,幸亏我还有一只手,可以将以前的经历都写出來,宝玉,有时间的时候去看看我的小说,一定要多多支持哦。”杜倩倩笑道。

“一定会的。”王宝玉连忙答应道。

从杜倩倩那里出來,王宝玉还是不停的骂着那个残忍的凶徒,毁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,因为心情不好,他也沒去李美萱那里,而是找了小饭店,郁闷的喝起酒來。

刚喝了沒几杯,程雪曼就打來了电话,解释刚才她刚才的话并不是对杜倩倩幸灾乐祸,是自己吓昏了头,一时反应不过來,还说杜倩倩很可怜,是个好女孩,自己正要去看看她,问问是否可以有什么帮得上忙。

“你不去那里就是帮最大的忙。”王宝玉懒得搭理她,沒说几句就挂了,生怕程雪曼到了病房又惹了杜倩倩不高兴。

“这位大哥,一个人喝酒呢。”一个身穿白色夹克衫,剃着寸头,体型微胖的小伙子笑嘻嘻凑过來,搭讪道。

“咋了,老子就喜欢一个喝酒。”王宝玉沒好气的回了一句。

“不是有句老话,一个不喝酒,两个人不耍钱嘛,小心喝醉。”小伙子继续说道。

“啥意思,你想陪我喝几杯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嘿嘿,酒瘾还真犯了,要不我陪你一醉方休,喝个痛快。”小伙子赔笑道。

原來是个想要蹭酒喝的,王宝玉示意他坐在对面,反正一个人喝酒沒意思,找个人唠嗑也好缓解一下情绪,小伙子很高兴的坐下,倒是很不见外的又要了几瓶啤酒。

“大哥,看你这气色不好,是不是和嫂子吵架啦。”小伙子问道。

“关你屁事。”

“嘿嘿,我这不也是关心大哥嘛,其实两口子之间就那么点事儿,只要大哥听我的,保证嫂子乐呵。”小伙子越说越离谱。

“我还沒娶媳妇呢,你是做什么工作的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推销药的,前段时间才來这里。”小伙子道。

呦,真是无巧不成书,竟然还是同行,王宝玉问道:“都说十个劫道的,不如一个卖药的,很赚钱吧。”

“还行,一个月能赚五六千呢,工作时间很自由。”小伙子似乎对自己的现状很满意。

在如今的王宝玉看來,一个赚五六千也是基层老百姓而已,他又问:“都推销一些什么药啊。”

“大力丸。”小伙子脱口而出。

王宝玉刚喝的一口酒差点沒喷了,惊道:“你是街边杂耍的。”

“嘿嘿,自家产的药物,可是用了不少珍惜药材,蛇,穿山甲,乌龟壳,还有各种鞭,效果是立竿见影,大哥,你要不要试试,先送你一些免费试用,用得好了再给我打电话,随叫随到,备货充足。”小伙子说着就要翻兜子找药找名片。

王宝玉连忙皱眉摆手,这种药他可不敢服用,跟假药沒什么差别,再说了,这配方也太恶心了,卫生肯定更不合格。

“你还别不信,我可是有很多固定客户的。”小伙子见王宝玉不相信,继续吹嘘道。

“这种药不就是懵完了人就跑,还真有人敢长期用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