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82 偶遇网友

1982 偶遇网友

“那是当然,我还在互联网上销售,有人吃了后,真就满足了媳妇。”小伙子继续沒边的扯道。

“得了,别吹了。”王宝玉皱眉道。

“我说得是真的,就在那个国外的聊天室里,还有外国人想买呢。”小伙子继续说道。

还真行,连外国人都骗了,王宝玉在心里佩服了一个,忽然,他想起了一件事儿,国外聊天室,难道说是程雪曼经常玩的那个。

王宝玉來了兴趣,问道:“我的一个朋友好像也去那个聊天室,网名叫曼曼。”

“曼曼,那可是女神级别的人物啊,大哥,你和她是好朋友啊。”小伙子大呼小叫,又叹道:“真遗憾,一次也沒见过她全脱,给她发私聊也不搭理我。”

“你叫什么网名啊,改天有机会,我领你见见真人。”王宝玉笑道。

“大哥,你可真厉害,我可是曼曼的超级粉丝,大哥你可不能忽悠我啊,我在聊天室里的网名叫赵小贱,赵云的赵,大小的小,贱皮脸的贱,嘿嘿,來,我先敬你三杯。”小伙子说着,倒是蛮实在的。

赵小贱,怎么听着耳熟呢,王宝玉忽然想起來了,不就是那个在聊天室里嫌弃自己咪咪小的那家伙嘛,哈哈,这世界还真是小,竟然在这里遇见了。

王宝玉的网名叫最后一根烟,当然,他是不会说出自己的网名的,为了安全,赵小贱果然问到这个问題,王宝玉随口说自己叫做“叽里呱啦咚咚锵”。

“那个聊天室,就要经常混才行,像我,就认识了不少人,大多都是敢脱敢露的,大哥,等你下次上线的时候加我个好友,我给你介绍几位,保证你爽到呆。”赵小贱找到了话題,两眼放光的讲了起來。

“能在现实中见到吗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玩现实就沒意思了,就是这样才更刺激,她们想在现实中认识我,老子还不稀得搭理呢。”赵小贱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。

“吹吧,一个曼曼都搞不定。”王宝玉摆手道。

“曼曼那是闷骚型的,不光是我不行,沒几个人能搞定,大哥,你网名叫啥來着,什么锵锵忒。”赵小贱道。

哈哈,王宝玉终于被逗乐了,笑道:“那可是花冤枉钱的地方,我密码都忘了,工作忙,很长时间沒上过。”

“大哥,你这还是瞧不起我,我赵小贱在网络界也是有些名气的,聊天室大名鼎鼎的黑子你知道吗,哦,你可能不知道,那可是聊天室的大主顾,都被我加好友了,我这水平,不是盖的。”赵小贱继续嘟囔道。

黑子,王宝玉立刻警惕了起來,赵小贱居然跟阚振良是好友,真是出乎了王宝玉的预料,想到如今的阚振良一定会防范程雪曼,更不会轻易的添加好友,说不准就能从赵小贱这里获得一些关于阚振良的信息。

王宝玉心头一喜,换上副笑模样,热情的张罗道:“小贱,菜够不够,再点几个。”

“那就再來一份排骨,大份的。”说完,赵小贱大概觉得自己有些过分,不情愿的说道:“大哥,这顿我买单。”

王宝玉让服务员再上一份红烧排骨,满不在意的说道:“小事一桩,我买单,咱们兄弟从虚拟的网络中走下來,也是缘分。”。

“对啊,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。”赵小贱卖弄道。

靠,这是说夫妻的,念沒念过书啊,王宝玉依旧装出一幅很关切的表情,语重心长的说:“小贱,不能总沉迷于网络世界,娶妻生子呢,才是正道。”

“嘿嘿,我都找了三个媳妇了。”赵小贱满不在意的说道。

牛叉,王宝玉竖起了大拇指,刚才那么说,无非也就是为了拉近距离,他又问:“我去聊天室里的时候,也听说黑子的名气很大,很遗憾的是,一次也沒见过,那个黑子到底是什么來头啊。”

“嘿,大哥,你这就是外行话,那种地方就是找乐呵,谁会公开自己的信息,不过黑子老厉害了,经常换女人,个个都很漂亮,他肯定是个有钱人。”赵小贱嚼着排骨满是钦佩的说道。

“那他跟曼曼有联系吗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别说,曼曼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个人,我沒见过。”赵小贱道。

还好,这就说明程雪曼应该沒跟阚振良在聊天室里现场表演过,王宝玉又问:“黑子也买过你的药吗。”

“沒有,他有钱有闲,平时滋补的好,那方面的功夫也很棒,是个真爷们。”赵小贱道。

“说不定是吃过药以后上的聊天室呢。”王宝玉试探的问道。

“应该沒有吧,好几次都是即兴表演,不过,他好像很长时间都不上线了,曼曼女神也不常露脸,真是遗憾。”赵小贱漱了下手指头说道。

“让你一说,我还真好奇,小贱,你帮我盯着点那个黑子,上线通知我一声,我也想看看他的现场表演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嘿嘿,沒问題,其实你看了他的生活,才知道人和人之间的差距,那是巨大滴。”赵小贱感叹道。

王宝玉给他写了个电话号,萍水相逢,自然不会说出真名,就说自己叫王小庆,赵小贱麻利的收起联系方式,跟王宝玉左一杯右一杯的喝了起來。

从赵小贱这里,王宝玉还真是听到了不少互联网上的花花事儿,也明白了什么叫做共享,网盘,还有社区交友。

一晃就喝到了十点多,王宝玉买了单,还买了赵小贱一些大力丸,说是回去试一试。

跟赵小贱一起出了门,一看到王宝玉的奔驰车,赵小贱这才知道遇到了有钱人,不好意思的问道:“大哥,曼曼是你包养的吧。”

“嘿嘿,这你就别管了,只要你帮我盯住黑子,不但可以见到曼曼,我还会付给你酬劳的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发动车子,一溜烟的回家去了。

赵小贱在原地愣了半晌,随即挠挠头嘿嘿笑了起來,随便搭讪就遇到了财主,还是时來运转,赶紧回家上网看看黑子在不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