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83 狱中情书

1983 狱中情书

第二天上班后,王宝玉的心情依旧不好,他打电话给舅舅严昊升,说杜倩倩是自己的好朋友,一定要把凶徒绳之以法。

“宝玉,这个案子情节残忍,市局已将其列入大案侦办,不瞒你说,我们怀疑是黑手党所为。”严昊升凝重道。

“黑手党为什么要对一个无辜的小姑娘下手啊。”王宝玉不解道。

“具体原因不清楚,嫌犯在现场唯一留下的犯罪证据,就是一只黑手套。”严昊升道。

“有沒有黑手印或者是目击证人。”王宝玉不甘心的问道。

“暂时沒有其他线索,正因为如此,才更说明此人反侦察能力极强。”严昊升语气沉重。

“一只黑手套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題,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栽赃啊。”王宝玉不无怀疑的问道。

“也有这个可能,但是,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针对你,他们选择杜倩倩下手,无非是给你一个警告,也是给你身边人一个警告,谁跟你接触,都不会有好下场。”严昊升分析道。

“可是我和杜倩倩仅仅是朋友而已,平日生活也沒有交集,她根本和黑手党一点瓜葛都沒有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但是她受了伤,也足可以让你方寸大乱。”严昊升道。

“这招可是够阴的。”王宝玉被惊出一身冷汗。

“告诉你身边的人,多注意自身安全,宝玉,你也要时刻小心,那个名叫老猫的黑手党杀手,可是个厉害角色。”严昊升叮嘱道。

放下了电话,王宝玉心情更差了,如果真是黑手党所为,那就是自己连累的杜倩倩,还真是对不起这个小姑娘,因此,王宝玉更加坚定了信心,一定要好好照顾杜倩倩,让她尽快走出受伤的阴影。

那么,黑手党的下一个目标又会是谁呢,想到这里,王宝玉赶紧拿起电话,先是通知了家里注意安全,尤其是美凤和多多,随后,又给妹妹王琳琳打去了电话,告诉她晚上不要单独出去乱跑,真想出去也要让石临东陪着。

至于程雪曼,王宝玉倒不是特别担心,她以前和阚振良相处过一段时间,当然,阚振良对她毫无感情可言,纯属是利用关系,但是对于黑手党而言,程雪曼多少替他们提供过很多有价值的线索,应该算是个小功臣,因此,黑手党不会无聊的对她下手。

最后,王宝玉还给夏一达和代萌打去了电话,这两个人跟自己的关系近,说不准就是黑手党的目标,王宝玉郑重的告诉她们,晚上不要单独出门,沒必要的应酬一概都推掉。

“又出了什么状况。”夏一达不耐烦的问道。

“知道那个叫杜倩倩女孩受伤的事情吧,凶徒沒有抓到,对每个女孩子都意味着危险。”王宝玉只能如此解释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还有事儿吗,我忙着呢。”夏一达沒说几句就挂了电话。

哎,娶个强势的老婆,将來日子也不好过,王宝玉叹了口气,接着又打给了代萌。

“宝玉,又怎么了。”代萌愣愣的问道。

“知道那个叫杜倩倩女孩受伤的事情吧,凶徒沒有抓到,对每个女孩子都意味着危险。”王宝玉又解释了一遍。

“嘻嘻,感谢老公关心我。”代萌嘻嘻笑道。

“别乱叫,咱们的事儿还八字沒一撇呢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有一个人想跟我结婚呢。”代萌道。

“谁这么沒眼力啊。”王宝玉惊问道。

“一个熟人,你猜啊。”代萌神神秘秘道。

“乔伟业。”

“不对。”

“尉兴邦。”

“瞎扯,他那么老了,而且,人家是书记,我岂不是高攀了。”代萌咯咯笑道。

“难道是刘建南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回答正确,宝玉就是聪明。”代萌咯咯的笑道。

“呆子,你脑子沒坏吧,刘建南可是在服刑中,而且,这辈子都不一定能出來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那样多好,既可以享受爱情的甜蜜,平日还省得他骚扰我,这就是传说中的柏拉图式的感情。”代萌道。

“你们咋又联系上了啊。”王宝玉疑惑的问道。

“他在监狱里给我写了封情书,唉,甜的倒牙。”代萌道。

“写啥了啊。”王宝玉來了兴致,忙问。

“亲爱的萌萌,每晚,我透过铁窗看见月光,就像看见了你那明媚的笑脸,可恨命运无情,让我们相遇,却又分离,每每想到这些,我都无比心碎,泪流满面,萌萌,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我一定会珍惜你,早早将你抱在怀里,永不分离。”代萌念道。

“停。”王宝玉听着一阵反胃,十分鄙夷道:“还泪流满面,他爹死了这小子怕也沒这么伤心吧。”

“嘿嘿,真情流露,我准备找时间看看他,研究一下结婚的问題。”代萌道。

“呆子,你沒毛病吧,一个市长秘书嫁给个有前科的人,对了,那个刘建南腿接上沒落残疾吧。”王宝玉惊讶的问道。

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刘建南家产那么大,说不定哪里还有数量可观的小金库呢。”代萌幻想道。

“随你大小便。”王宝玉挂断电话,说她是个呆子,还真是委屈了“呆子”这个词,应该是弱智、白痴。

李美萱敲门进來了,一看王宝玉一脸愁容,关切的问道:“宝玉,怎么了。”

“唉,我的一个朋友,被人生生打断了手,你说这人也太缺德了吧。”王宝玉叹气道。

“沒有无缘无故的恨,她一定是得罪人了吧。”李美萱平静的说道。

“可能是我连累了她,搞不好就是袭击我的那群人干的,黑手党分子,对了,美萱,你也小心点,你人生地不熟的,千万别和陌生人说话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我知道,宝玉,我來是想问问你,钱还够不够。”李美萱问道。

“还有一些,不能总是花你的钱,总要给小光留一些。”王宝玉感激的说道。

“呵呵,这个干爸爸当得蛮合格的嘛。”李美萱道。

正说着话,传來了敲门声,一个小姑娘笑盈盈的走了进來,手里还拎着个盒子,进门就甜甜的喊了一声:“大哥哥。”

(小术士群:221982509,还在犹豫什么,从速,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