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87 惹宝玉死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1987 惹宝玉死

“这也是相互利用嘛,萌萌想找个人假结婚,而我也想在这里挣点面子,狱友结婚的不在少数,而我至今还是处男呢。”刘建南不甘心的说道。

“谁让你有洁癖呢。”王宝玉不屑道。

“嘿嘿,别说,自从被抓后,什么私人空间也沒有了,逼着我还真就把那个毛病给改了,还要感谢政府。”刘建南笑道。

“你毛病改好了。”代萌惊讶的问道。

“是啊,萌,你也为我高兴是吧,如果老天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要让你做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。”

这句话也适合当广告词,王宝玉心里闪了个念头,拉着代萌就要走:“小萌,走吧,这就是个精神病。”

代萌却笑嘻嘻的说:“着什么急,再听建南说几句情话。”

“改天我找个情书大全,给你写一筐。”王宝玉到底死拉着代萌走了,只听刘建南在后面喊道:“萌萌,咱们结婚的事情你考虑一下,结一百次都行。”

真是浪费时间,王宝玉开车将代萌送回了市政府,转头又去上班,进屋还沒抽完一支烟,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就闹吵吵的上门來了。

來人正是市委书记汪卓然的秘书乔伟业,他刚刚出院,就恼愤交加的來找王宝玉算账,口中骂骂咧咧的嚷嚷个不停,很显然,他已经丧失了基本的冷静。

五人组的其他四人听到动静也赶了过來,商博全和石临东拼命拉住他,以防他做出过分的举动。

“乔伟业,你是不是脑子被打坏了,那事儿根本不是老子找人干的。”王宝玉急眼道。

“就是你,太缺德了,居然把老子给废了,你还不如直接杀了我呢。”乔伟业恨不得扑过來把王宝玉给活活掐死。

“操,有证据就去公安局告我啊。”王宝玉冷哼道。

“谁不知道严昊升是你舅舅,故意袒护你,王宝玉,我要去省里告你,省里告不倒,我就去京城喊冤,我就不信你小子能逍遥法外。”乔伟业拍着桌子吼道。

“你再这么嚣张,我们可是要叫保安了。”程雪曼说道。

“臭婊-子,滚一边去,你就是报警我也不怕。”乔伟业冲着程雪曼喊道。

程雪曼面上挂不住,当真就掏出手机要报警,被王宝玉使了个眼色制止住,王宝玉恼道:“法律面前,人人平等,沒证据就别他娘的在这里瞎嚷嚷。”

“我有。”乔伟业道。

“哼,有能耐拿出來给我看看啊。”王宝玉不屑道。

乔伟业稍稍犹豫,开始解开腰带脱裤子,这下子王宝玉慌了,连忙制止道:“乔伟业,你也是市委秘书,有身份的人,可不能随地大小便。”

一看这架势,程雪曼和于敏连忙捂着脸跑了出去,这个男人还真是疯了。

“你他娘的看,这是什么。”乔伟业对着王宝玉撅起了白白的屁股。

王宝玉一看还真是吓了一跳,只见乔伟业的左侧屁股上,布满了横七竖八的伤痕,虽然都已经结痂了,但还是望之触目惊心。

“你让我看你屁股上的伤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。

“你仔细看看上面的比划,真是耻辱。”乔伟业撅着屁股羞愤的吼道。

王宝玉忍住恶心,凑过去仔细看,终于在那些比划中分清了四个字,字迹虽然模糊,但是中间两个字太熟悉了,分明就是:宝玉。

“这个字应该是惹。”商博全小声的也分析出來第一个字。

“最后一个应该是死吧。”石临东也认出來了最后一个字。

三个大男人盯着乔伟业的屁股看了半天,终于把四个字给凑齐了:“惹宝玉死”。

王宝玉心里咯噔一下,难道说伤害乔伟业的人真跟自己有关系,如果真是刘树才干的,他应该沒有这个鬼心眼嫁祸自己,究竟是谁啊。

“乔秘书,穿上裤子,有话好好说。”王宝玉道。

乔伟业提上裤子,嚷嚷道:“王宝玉,这回你有什么好说的,你这个痞子流氓,就应该把你抓进來蹲大牢。”

“你听我说,虽然你屁股上有这几个字,并不代表这事儿是我干的,肯定是嫁祸,要不谁傻到留下记号呢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哼,公安局也这么说,你们分明就是沆瀣一气,狼狈为奸,王宝玉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就是黑道出身,全平川市的人都知道,你就仗着自己的社会关系作威作福,也不怕哪天遭了天谴。”乔伟业右手食指死命的指着上方说道。

“行了,我劝你还是找人美容一下屁股,我整天被你坐在腚下,也真够郁闷的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王宝玉,老子今天就是來通知你,咱们死磕到底,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。”乔伟业骂骂咧咧的走了,石临东和商博全也随之离开。

王宝玉一阵叹气,如果说以前只是因为夏一达跟乔伟业结仇,而这次的仇算是彻底结大了。

到底是谁打残了乔伟业,还给他留下了耻辱的标记,此人是敌是友,刘树才,现在看起來不可能这么狠,石临东虽然也想整乔业伟,但他沒有势力,王宝玉想了好半天,忽然想起了黑手党分子,肯定是他们干的,这一招就是嫁祸无疑。

唉,看來黑手党一日不除,就沒好日子过,王宝玉暗自叹气,却也只能凭天由命,静观其变。

生活中不总是烦恼,几天之后,王宝玉接到了一封挂号信,打开一看,乐得他差点跳起來,正是关于春哥丸国药准字审批通过的手续,李专员还真是神通广大,居然几个月的时间就搞定了这件事儿。

“李专员,真是太感谢了。”王宝玉连忙激动的打去了电话。

“别高兴的太早,一定要把企业经营起來,为国家多多做贡献。”李专员唱高调道。

“嘿嘿,这点觉悟本人还是有的,您尽管放心,等我有钱了,一定多多支持国家的经济发展。”王宝玉乐得几乎合不拢嘴。

“这样就好,虽然审批通过了,你那边也要把握好,一定要让合格的产品上市。”李专员再次叮嘱道。

“您就瞧好吧,服用我那药怎么样,家里是不是更团结了啊。”王宝玉打趣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