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88 确保两条

1988 确保两条

“哈哈,臭小子,效果还真不错,要不我怎么肯支持你呢,以后批量生产了,你可以再送我些。”李专员哈哈笑道。

“领导,那个一点问題都沒有,不过还希望你们早日将黑手党给彻底铲除,让天空更蓝,草地更绿,人们的生活更安定。”王宝玉道。

李专员被逗得又是一阵大笑,随即认真的说道:“有件事儿我必须提醒你,融资的过程中一定要谨慎。”

“我都是合理合法的在融资。”王宝玉不解道。

“黑手党中的另一个金牌人物,可是个金融投资领域的专家,吸引境外投资,千万不可掉以轻心。”李专员道。

“您说得是单自行。”王宝玉惊道,难道他也盯上了自己吗,看來,刘建南的提醒不无道理。

“就是他,看來你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,此人手里控制着多家投资公司,像你这种较大数额融资的,难免会和他打上交道。”李专员道。

“那我岂不是要到钱就会面临巨大风险。”王宝玉不安的问道。

“不管你将來发展的多大,吸引多少的投资,有两条必须确保,只要确保这两条,你就不会出太大的差错。”李专员认真说道。

“请领导指示。”

“第一,确保控股权,坚决不能让企业成为外国人的;第二,无论何时,药品的配方都不能泄露出去。”李专员郑重的叮嘱道。

李专员口气十分严肃,王宝玉暗自庆幸,多亏了石临东的坚持,否则真有可能会造成千古之恨,王宝玉又不太放心的说道:“可是现在药品上市,必须要公布成分,药方很难做到绝对保密,至于配伍比例,当今科技这么发达,多检测几次就能测出來。”

“这个我早已经替你想过,我跟这边已经通融过,少写点内容沒人追究你。”李专员打包票道。

“您可真是个好人啊。”王宝玉嘘乎道。

“算了,咱们刚认识的时候,你最看不上我,别以为我不知道。”李专员道。

“有吗。”王宝玉装迷糊道。

“那时候我也挺看不上你。”李专员倒也不客气。

“嘿嘿,此一时彼一时,现在您在我的心中,人品高尚,地位无人能够取代。”王宝玉谄媚的笑道。

放下了李专员的电话,王宝玉立刻找來了石临东,询问药厂那边的进展,石临东说,设备这几天就能进來,大概经过一个月左右的调试,基本上就可以生产了。

王宝玉将国药准字的证书得意的拿给了石临东看,石临东第一次表现的很激动,兴奋的直叫好,难道恭维的夸赞了王宝玉,说能这么快办下來手续,王总的能力绝对无人能比。

王宝玉还故作深沉的说道:“临东,关于配方的问題,别看我跟你打马虎眼,其实本人私底下是最头疼的,这不我请示了下有关部门,他们答应咱们可以少写些核心成分,确保药方安全。”

“王总,以前我言语过激,你别往心里去,还是你看问題看的远。”石临东真诚的说道。

“临东,是不是可以启动下一步的融资计划了。”王宝玉骄傲的问道。

“嗯,是应该启动了,毕竟企业现在的钱也不多了。”石临东点头道。

“有一件事儿我还是不太明白,咱们要人家十个亿,这么多钱,究竟干什么呢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首先,确保人员的工资按时发放;其次,产品上市,还要继续加大广告的投入;最后一点最为重要,那就是要建立我们自己的药材基地,从市面上收购药材,一是费用高,更主要的是质量参差不齐,不利于药品质量的稳定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有道理。”王宝玉赞同道,又问:“完整的药方是不是可以提供给技术部,让他们开始着手研究进行试验改良啊。”

石临东沉吟了片刻,认真的问道:“王总,你对洪治究竟了解多少。”

“太熟了,跟你说过了,他是药监局局长洪仁越的儿子,同时也是我朋友洪立的哥哥。”王宝玉皱眉道。

“这些都不能证明他是完全可信的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临东,难道说又你对他有了新的怀疑。”王宝玉不满的问道。

“是。”石临东肯定的说。

“有什么证据,我可跟你讲,咱们得罪了他,就等于得罪了药监局,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。”王宝玉提醒道。

“我这几天调阅了研发部的监控视频,发现洪治整天游手好闲,不是喝茶水就是看报纸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咱不是给人家的钱少嘛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放眼全中国,五十万也算得上是高薪,只是相对少而已,通过我对监控的研究,我发现他虽然白天不干事儿,但是每天都走得很晚,而且,他还总是趁着下班的时间,进行药品试验,经常是通宵达旦。”石临东面带忧虑的说道。

“说不准是不想让其他人学去。”王宝玉理解道。

“怕不是那么简单吧,他似乎在自己研究药物,总之,此人行动诡异,又沒有和你做过私下沟通,我觉得他不可相信。”石临东固执的坚持自己的看法。

王宝玉沉默了好一阵子,耐着性子沒有强來,如果真如石临东所言,洪立的行动确实有点鬼鬼祟祟。

王宝玉让石临东先回去忙,他在心里也不免有些担心,虽然一切都是假设,但如果洪治是另有所图,那情况可就不一样了,李专员不也强调了药方的重要性,谨慎一些总比惹出大麻烦强,说起來,洪治和石临东两个人,王宝玉当然还是更相信石临东。

下班后,王宝玉沒有去看干儿子小光,而是直接驱车來到洪立的住处,希望对他哥哥洪治加深一些了解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啊。

洪立系着围裙一脸笑意的开了门,王宝玉笑问道:“洪立,亲自下厨房了。”

“嘿嘿,來了个尊贵的客人,我要细心的服侍。”洪立嘿嘿笑道。

“女朋友來了。”王宝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