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89 三环内住房

1989 三环内住房

“嗯,小月來了,王哥,你们先看看电视,说说话,一会儿饭菜就上桌。”洪立幸福的说道,转身去了厨房。

“王哥,你來了啊。”小月闻声过了跟王宝玉打招呼,小丫头看起來精心打扮过,穿着得体的小夹克和牛仔裤,一条马尾辫,充满了青春的活力。

“小月,越來越漂亮了嘛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唉,总要嫁人的嘛,王哥,你真的觉得我漂亮吗。”小月叹了口气,问道。

“当然,我们小月可是标准的小美女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那夏姐姐就是大美女喽。”小月笑道。

“你们风格不同,不能相比较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夏姐姐升官了。”小月拉着王宝玉在沙发上坐下,说道。

“肯定是你爸爸的扶持,向他表示感谢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我爸一直都比较看好夏姐姐,只不过提出了个建议而已,又不是他家的衙门。”小月对此不在乎,又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娶她啊。”

“公司这边还有许多事情需要打理,还是先缓一缓吧。”王宝玉犹豫道。

“女孩子的青春可是拖不起的。”小月提醒道。

“这一点我也清楚,你准备什么时候嫁给洪立啊。”王宝玉转了话題问道。

“先处处看吧,他人不错,但是总觉得缺点什么。”小月不隐瞒的说道。

“是不够坏吧。”王宝玉坏笑道。

“可能吧,缺少些情趣。”小月道。

“小月,听我一句,两个人过日子就应该平平淡淡,相敬如宾,那才是真正的幸福。”王宝玉劝道。

“嗯,夏姐姐也是这么说的,不过,我还是喜欢像你这样的坏男人,夏姐姐不也是很喜欢你吗,女人的心思都是一样的。”小月嘿嘿笑道。

王宝玉连忙做了个嘘的手势,这话肯定不能让洪立听到了,那他肯定要跟自己这个朋友翻脸的。

“小月,病情控制住了吧。”王宝玉岔开话題问道。

“嘻嘻,我现在很健康,希望将來也能生出一个健康的宝宝。”小月高兴的说道。

“医学上说,癫痫不遗传,你就尽管放心做个好妈妈吧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可是我怕生孩子的过程中,突然眼翻白眼,口吐白沫,一下子嗝屁了。”小月说着还真翻了个白眼倒在了沙发上,逗得王宝玉哈哈大笑。

“现在婴儿的存活率几乎都是百分之百,你可别想逃避当母亲的责任。”王宝玉笑道。

“我才不会,最好生个龙凤胎才好呢,一手一个,多神气。”小月道,看來每个女孩的内心深处,都有强烈的做母亲的愿望。

“快來吃饭吧”洪立在餐厅里喊道。

王宝玉跟小月一同到餐桌边坐下,几个小菜倒是色香味俱全,看來洪立又精心研究了厨艺。

洪立高兴的拿出一瓶价值不菲的红酒,三个杯子分别倒上,举杯道:“宝玉,小月,我们干一杯,为了美好的明天。”

“祝愿你们能携手相扶,终成眷属。”王宝玉也笑着举杯道。

小月沒太多表情的跟了一杯,洪立开心的说道:“宝玉,真沒想到我也能有今天的日子。”

“命运的安排往往出乎意料,就像我也沒想到,你哥哥能去我的小公司上班一样。”王宝玉引入了话題。

“说实话,我也沒想到我哥怎么就想通了,他原先的单位可是国营的正规机构,待遇虽说比不上私企,但是将來的前途还是很好的。”**道。

“什么意思啊,嫌王哥这里不好么。”小月不满的反驳道。

“当然沒有这个意思,我们全家高兴还來不及,尤其是我爸妈,老人就希望孩子都在身边。”洪立连忙解释道。

“这只能说明王哥的魅力大,吸引了各行业的人才,什么时候也给我安排个职位啊,给你端茶倒水的也行。”小月嘻嘻笑着插口道。

“嘿嘿,再等等,一定沒问題,我现在压力也很大,尤其洪博士的加入,更让我诚惶诚恐,不敢怠慢。”王宝玉又把话題扯回到洪治身上。

“我哥的工作态度还好吧。”洪立问道。

“你哥可是帮了我不少忙,说起來有点不好意思,年薪五十万聘用你哥这样的高级人才,实在委屈他了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我哥缺的不是钱,王哥不用担心这个。”洪立道。

“五十万也不少啦,我爸一年所有的加一起也不到十万。”小月哼声道。

“呵呵,咱不是在说我哥嘛。”洪立呵呵笑道,一点都不生气。

“哦,看起來你哥平时也是很简单的人啊。”王宝玉故意如此说道。

“我跟我哥完全不一样,他很有能耐,在京城有三套三环内的房子,据说是单位奖励的,还说将來给我和小月一套呢。”洪立道。

“我才不要他的房子呢,据说那里的人都住得很憋屈,一室一厅都是好人家了。”小月道。

“呵呵,我哥的房子沒有低于一百五十平的。”洪立解释道。

以前石临东提过这个事情,但经过洪立的口中说出來,他还是感觉心惊,京城是什么地方,寸土寸金,洪治居然能有三套大房子,还都是好地段的,怕是值几千万吧,什么样的国营单位能出手这么阔绰,王宝玉心里一沉,起了疑心。

“小月,这也是当哥哥的一片心意嘛。”王宝玉打岔道。

“我才不去那么远的地方呢,我爸一个人,我要经常陪陪他。”小月翻着眼皮道。

“我也会经常陪他老人家。”洪立连忙表诚心。

“你哥哥还真行,说到底还是有真本事混得开。”王宝玉敬了洪立一杯。

“宝玉,实不相瞒,我哥给我说起过,他就是想帮帮你,也许不会在公司干太长时间。”洪立道。

不会待太久,中国什么地方,就是不缺人才,洪治本事再大,还能从一个国营单位随便进进出出,太不现实,但也附和道:“这事儿不能勉强,你哥跟我一起干,确实大材小用。”

“王哥多多理解吧,我哥这个人心劲很高,在京城也颇有些社交圈子,不像我,就是个书呆子。”洪立自嘲的说道。

“嘻嘻,算你还有自知之明。”小月终于嘻嘻笑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