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90 近乎喷粪

混世小术士 1990 近乎喷粪 无忧中文网

为了不打扰洪立和小月的二人世界,王宝玉又喝了几杯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,一路上,他反复琢磨,也觉得洪治有些问題,一个如此有钱的牛人,为什么要屈居在自己这种创业型的公司呢。

洪治看來以后是要定居京城的,难道只是为了报答自己对他弟弟的帮助,听起來似乎也很牵强,以前听洪立说过,洪治的未婚妻脾性不太好,哪能忍受两地分居的煎熬。

如今阚振良等黑手党还沒抓到,危机四伏,不可不防,王宝玉揣着一份谨慎,第二天又打电话给李专员,麻烦他查一下洪治的具体背景。

李专员很快就回了电话,说洪治原來的单位是一家专门研究药剂改良的科研机构,在京城算不了什么大单位,而年业务额也很低,仅能维持生计而已。

而洪治此人,因为不满薪水,私下跟很多药业公司的來往很密切,生活上也有些腐化堕落,同时也不受单位待见。

听完这些,王宝玉更加怀疑,洪治既然单位并不大,房产一定不是单位给分配的,他为什么要对家人都撒谎呢,钱又是从哪里來的呢,另外存在一种可能,那就是洪治给其他的药业公司服务,赚取了不少工作之外的钱。

结合石临东反馈的情况,王宝玉开始认真考虑洪治來企业的真实用意,会不会也是奔着春哥丸來的,不是不存在这种可能,如果他得到了春哥丸的真正配方,回去再加以改良,再卖给其他的药业公司,那他可是会赚大钱的。

王宝玉心生一股厌恶,沒想到兄弟俩不止外貌不像,连品行都不同,洪治虽然身体健康,但是比起洪立來,根本就不是一路人。

如果就这样把洪治给辞了,怕是交代不过去,可是留着他在这里,也是不安稳,而且,王宝玉到现在也沒有洪治居心不良的真实证据,如果人家沒这个心思,岂不是要冤枉一个好人。

莫不如就试一试洪治,到时候既能探测出洪治的真实意图,也能给石临东安心下來,主意已定,王宝玉用了三天的时间,总算是想出了一个办法。

这天,初冬的第一场雪洋洋洒洒的飘落在大地上,在王宝玉的大办公室里,企业的精英人物齐聚一堂,场面热烈。

王宝玉举着国药准字的审批证书,骄傲的宣布,万事俱备,春哥药业将踏上新阶段,开启新纪元。

大家热情的鼓掌,商博全于敏等企业元老们,甚至还泪光盈盈,毕竟跟着坚持到今天,总算是沒白忙。

“各位,企业要发展,还需要进一步的融资,根据以前的计划,下一步要融资十亿,主要用于产品的宣传和建设药材基地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这回应该放开融资条件了吧。”程雪曼问道。

“是,十亿的投资我们在平川市很难找到,所以,可以放眼全国乃至全世界去融资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王总说得对,如今我们各方面条件都成熟了,想必这次融资会容易的多。”石临东赞同道。

“那我就去联系一下以前认识的朋友。”程雪曼道,觉得自己终于排上了用场。

“嗯,如果谁能联系到资金,企业会酌情予以奖励。”王宝玉拍板道。

“太好了。”程雪曼兴奋的鼓掌道,一幅信心十足的样子。

大家都跟着呵呵笑了起來,对于钱的喜爱,还是程雪曼更实在一些,总比扭扭捏捏的强。

环视四周,李美萱表现的很平静,无聊的摆弄着手机,而王宝玉始终在观察着的洪治,也是不动声色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直到会议要结束了,洪治才犹豫的开口道:“王总,咱们的技术研发部不能总这样闲着,如今设备也要进來了,是不是该把药方拿出來,采购相关药材进行研究,投入设备的试运行啊。”

“当着大家的面,不隐瞒的说,药方是企业的重中之重,是核心竞争力,我决定,药方先交给石临东副总,由他视情况进行安排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感谢王总的信任,我一定不辱使命,确保药方的万无一失。”石临东立刻起身郑重承诺。

李美萱这才抬起头,轻轻哼笑了一声,接着又开始摆弄手机。

“那,好吧。”洪治似乎有些无奈的说道,石临东有些瞧不上他,他也不是心里沒数。

王宝玉将国药准字证书和药方交给了石临东,安排他一定要妥善保管,这可是企业融资的重要条件。

石临东会意的将东西收好,随即,王宝玉又对大家进行了一番鼓励,然后宣布散会。

“美萱姐,今天你看起來情绪不高啊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我反正沒有那么多钱,捂好自己的股份就是喽。”李美萱笑道。

“手机里有啥好看的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可以上网聊天,还可以看小说呢,就是打发无聊的时光而已。”李美萱耸肩说道。

“还能看小说。”王宝玉來了兴致,这样的话,他从手机上随时就可以看倩倩的小说,岂不是非常方便。

“你应该多看新闻,现在的网络小说都是胡写一通,怎么吸引读者的眼球怎么写,简直就是在喷粪,连那些女作者都是这样的鬼心思,一点伦理道德都沒有,真是让人发指。”李美萱不高兴的说完先行离开。

王宝玉有些迷糊,李美萱为何对小说有如此强烈的愤慨啊,难不成也写过网文结果沒签约。

晚上,王宝玉故意走得很晚,而洪治似乎走得更晚,來到石临东的门前,王宝玉招呼道:“临东,晚上出去喝几杯吧。”

石临东应声走了出來,王宝玉又去敲洪治的门,招呼他一起去喝酒,洪治眼神掠过一丝的慌张,推辞道:“我这几天身体不舒服,还是不去了。”

“跟着忙乎了这么多天,别客气了。”王宝玉道。

洪治犹豫了一下,还是跟着出去了,三个人找了个小饭店,可是吃喝起來,酒桌上,王宝玉是谈笑风生,还强调石临东是自己管理的左臂,而洪治则是技术上的右臂,二人缺一不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