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93 投资谈判

1993 投资谈判

“全澳投资公司的资金规模是一百亿美元,这点钱应该不算事儿。”吕云天道。

“这么有钱,上次问你爸,你爸不说只有几个亿美元吗,哼,看來还是怕我分家产。”李可人鄙夷道。

“妈,你这么清高,给你也不肯要啊,一个亿跟一百个亿,对于你沒有任何区别。”吕云天道。

“那倒是,我才不稀罕你爸的钱呢。”李可人道,给儿子和王宝玉夹菜,王宝玉忽然发现,李可人的发髻间,已经有了几根银亮的白发。

“如果我这里觉得宝玉的公司行,我爸可能也会亲自回來一趟,他好像也有事儿要找你。”吕云天对母亲道。

“不就是离婚吗,我早就想好了,拖了这么多年,早该有个结果。”李可人表现的很释然,再深的感情,经历了这么多的岁月,也会被磨平,更何况李可人认定自己的男人,心里并沒有她。

“妈,无论什么时候,我都是你的好儿子啊。”吕云天笑道。

“去你的,你爸去了澳洲,也沒见他回來看看你爷爷奶奶,我对你啊,一点指望都沒有,将來我这些都给宝玉。”李可人毫不隐瞒的说道。

不过吕云天也不在意,对于有人能照顾单身的母亲,心里还是蛮高兴的,李可人能有多大点钱,老爸身上拔一根毛,都比老妈的腰粗。

投资的具体事情,王宝玉不能擅自做主,当然要放到公司里去谈,期间,王宝玉只是跟吕云天闲聊了些家常,通过了解,王宝玉得知吕云天的父亲吕澜生,还是个地道的儒商,对释儒道文化均有不凡的见解。

这并不奇怪,能和李可人门当户对的人,想必也是博学多才,谈吐不俗。

吕云天既然回來了,当然要好好玩几天,王宝玉也不着急,静等着吕云天上门。

这个时候程雪曼说有事需要请假,王宝玉心知肚明,肯定是想陪吕云天玩。

王宝玉虽说心里不痛快,但也装不知道,不想因为这些闲气,影响了企业的融资进度,而且这笔投资还是程雪曼拉來的,她和吕云天关系暧昧,他们的和睦相处也关系着融资顺利与否。

为了融资这件事儿,王宝玉还安排在办公室的旁边租用了一间会议室,里面摆上花,扯上欢迎条幅,就连茶具等有都用了很上档次的那种。

足足等了一个星期,吕云天等一行人终于上门來了,一同前來的还有全澳投资公司中国区的负责人陆衡,那个光头的矮个子中年男人。

对于此人,王宝玉沒什么好印象,上次风力发电的事情,他接受沈文成的吃请,却到底也沒投资,而且,此人贼眼溜溜,一看就是奸猾之辈。

两伙人分列会议桌的两边,令王宝玉有点不高兴的是,陆衡还拿來了一面澳洲的国旗摆在前面,真不知道他还是不是个中国人。

王宝玉给石临东耳语了一番,很快便有人送來了一面更大的中国国旗,王宝玉吩咐也放在桌子中间,两面旗帜一大一小,好像是大哥和小弟,其义自现。

李专员叮嘱过王宝玉,绝对不能让国内的企业跟了洋姓,别看是人家來给自己投资的,咱也不能忘了本分。

吕云天还是一副随意的打扮,休闲打扮,大模大样的坐在中间,一条腿横在另一条腿上,微微的抖着脚。

陆衡则一脸谄媚之色坐在吕云天的左边,吕云天的右边是个身穿职业装的女人,齐耳短发,佩戴眼镜,文质彬彬的,想來也是投资方的关键人物吧。

后來王宝玉知道,那个女人竟然是个翻译,我操,都是说中国话的,不知道这个翻译有什么用。

王宝玉这边一共六个人,创业五人组外加投资人李美萱,而陆衡的小眼睛不停的在李美萱身上扫來扫去,大概也在惊讶李美萱的美貌。

王宝玉这边的程雪曼,则一脸笑意的看着吕云天,可恶的吕云天竟然冲着程雪曼挤了挤眼睛,程雪曼则娇羞的努了努嘴巴,毫不掩饰二人的暧昧关系。

还是那句话,为了融资,不能考虑这么多,王宝玉安排娇娇给众人倒上香喷喷的茶水,正式开口道:“欢迎來自全澳投资公司的朋友,中国有句老话,有朋自远方來,不亦乐乎,希望我们今天的合作洽谈,能够取得丰硕的成果。”

“哈哈,宝玉,咱们都是熟人,不用这么客气。”吕云天浑不在意的笑道,同行的几个人也都随意的笑了起來,大概觉得国内的人都这么喜欢玩虚的。

程雪曼不知死活的也跟着笑,一看自己这边人人表情严肃,才连忙急刹车掩盖笑容。

“好,那就不罗嗦,言归正传,请众位过目一下本公司的融资方案书。”王宝玉切入正題道。

娇娇拿着一沓材料,分别发给了吕云天等人,吕云天看都沒看,呵呵笑道:“我啊,其实什么也不懂,这件事儿就让陆衡总经理负责吧。”

“吕公子,这样好吗。”陆衡小声的问道。

“这也是我爸的意思,商场谈判,一切按正规來就好。”吕云天毫不遮掩的说道。

大概过了二十分钟,陆衡摸了摸光头,笑眯眯的说道:“春哥药业的各位朋友,方案书是不错,只是我有几个疑问,还望不吝赐教。”

“您尽管提,由我们石临东副总來做相关说明。”王宝玉见吕云天一幅少爷的模样,自己不甘落后,也端起了架子。

“石副总,咱们企业要融资十亿,数额并不小,但转让的股份只有百分之十,是不是太低了。”陆衡问道。

“陆总,我觉得转让百分之十已经很高了,春哥药业将來的发展,即便是百分之十,也能让贵公司赚得满盆满钵,十倍的利润也不止。”石临东傲气的说道。

“贵公司的产品还沒上市,怎么就能如此自信。”陆衡眨巴着小眼睛问。

“根据我们的调查统计,四十岁以上的男人,在夫妻生活方面不能尽职尽责的,比例至少有百分之三十,照此计算,全球的人数将超过十亿的男人有此需求,春哥丸的全疗程定价在五千八左右,能赚多少钱想必我就不用详说了吧。”石临东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