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994 全球市场

1994 全球市场

在座的人都惊了一个,也包括王宝玉,这市场价值简直太高了,即便是缩减成十分之一,那王宝玉也会成为,嘿嘿,全球第一富翁,他娘的,难怪阚振良如此动心,照这么下去,药方还真得捂得死死的才行。//

“石副总,你说得都是理论,关键还在于后期的市场运作,同类的产品也不光咱们一家。”陆衡并不为所动,依旧耐心的问道。

“同类产品确实很多,但基本上都是速效的,并不能根治,而春哥丸治标治本,经过临床,有效率几乎可以达到百分之百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从來沒有一样商品可以统霸一方,石副总,您这话是不是说的有点大了。”陆衡笑问道。

“陆总,我想您还沒有理解春哥丸的市场,不是统霸一方,我们有信心进行全球市场的覆盖。”石临东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王宝玉为石临东的话捏了一把汗,这小子还真敢吹,国药准字是自己托关系办下來的,而临床也不过是自己那些好色的朋友而已,他自己都沒有用过,怎么就敢说大话。

李美萱却频频点头,大概觉得石临东讲得很好,句句都在点子上,程雪曼则迫不及待的给吕云天使眼色,大概是希望吕云天能将这件事儿给敲定下來。

“作为一个投资公司的区域负责人,在我们投资的过程中,一向讲究一个对等问題,石副总,尽管你说得很好,前景远大,但是,以贵企业两亿的资本,想要以百分之十的股份融到十亿,还是有些不切合实际。”陆衡道。

此话无疑跟在座的各位泼了一瓢凉水,石临东不为所动,傲气道:“陆总,我了解你们投资公司,只会锦上添花,不肯雪中送炭,但是,我还是要强调一点,在企业的创业期投资,虽然有风险,但是回报同样巨大,具体的抉择,还是要看您的胆量和勇气了。”

“我听说你们第一笔融资,只有一个亿,但也占到了百分之十的股份,來者都是客,如果不能公平对待,岂不是有违大陆热情好客的风俗,我们当然也知道前期投资的重要性,但是总也要给我们一个比较合理的回报吧。”陆衡看似开了个玩笑,看來提前也做了不少调查工作。

李美萱笑吟吟的看着陆衡沒有说话,石临东略微顿了一下,说道:“做生意不是待客,面对的是血淋淋的竞争,谁有竞争力,谁才可以生存下去,一碗水端平的老好人原则,在这里行不通。”

程雪曼不禁白了石临东一眼,哪有这么谈判的,这么硬的口气,好事儿也能谈崩了,吕云天还是悠闲的喝着茶水,这功夫已经是第三杯了,好像谈判桌上这一切都跟他无关一样。

陆衡不停的摸着光头,心里还是泛起了犹豫,好半天之后,他才提议道:“百分之十的股份还是太低,不利于我们对资金使用的监管,如果我们加大投资,贵公司能否多让一些股份。”

沒等石临东开口,李美萱却笑盈盈的插嘴道:“陆总,您想要多少啊,公司只计划转让百分之十,不过,我还有百分之十的股份,要不都卖给你。”

李美萱的话让在座的人都是一愣,沒想到她在这种关键的场合,提到了自己那百分之十的股份,陆衡一脸贱笑的说道:“李小姐,那个不行,我们还要在一起合作呢。”

“既然想合作,就要拿出点诚意來,我们不但拥有绝对的知识产权,优秀的管理团队,还有许多美女,产品市场前景也很广阔,如果你们老总不看好这个项目,也不会兴师动众的让你们來这里吧,打个比喻,人可以不吸毒,但是却不能不跟媳妇睡觉,即便是不跟媳妇睡觉,那也要满足情人,春哥丸是个男人都想要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”李美萱道。

大家一阵笑,女士们却不禁红了脸,大概沒想到李美萱如此的敢说话,陆衡一时间愣在那里,说不出话來。

李美萱又说道:“我们的团队都是实在人,做事雷厉风行,陆总觉得合适就投资,不投资也沒关系,大家还是朋友,前怕狼后怕虎的可沒意思。”

“哈哈,美女说的是,但是我怕老总啊,这钱可不是我个人的。”陆衡打趣道。

李美萱再次打趣道:“陆总,要不先送你几颗回家试试,我相信你爱人一定会支持你做这个投资决定的。”

哈哈,这次轮到王宝玉这一桌人开怀大笑了起來,程雪曼本來拉着脸,见状也只得勉强咧了咧嘴。

吕云天饶有兴致的看了李美萱一眼,问道:“这位神仙姐姐也一定有过留学经历吧。”

“我是韩国人。”李美萱笑道。

“难怪落落大方,一点都不扭捏。”吕云天还竖起了个大拇指。

“李小姐说得不错,我也正有意试一下,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”陆衡厚着脸皮道。

“娇娇,那就去给陆总拿几颗來。”李美萱吩咐道。

如果不是跟李美萱的关系非同一般,怕是王宝玉已经恼羞成怒了,李美萱当着自己的面随意使唤娇娇,这个做法,分明是沒把他和石临东放在眼里,念在她也是为了企业发展,也就不跟她计较了。

娇娇犹豫的看了一眼王宝玉,王宝玉微微点头,娇娇便去了技术研发部,很快拿來了几粒白色的药丸,陆衡就当着众人的面收下,还放在鼻子下闻了闻,直夸好味道,说只很期待神奇的药效,这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。

“各位同仁,基本的情况我们已经了解,十亿的投资不是小事儿,我需要跟总部汇报一下,届时我们再行探讨,吕公子,您的意见呢。”陆衡道。

吕云天居然打了个哈欠,说道:“你直接跟我爸说吧,反正他的意思你也明白。”

哦,吕云天的父亲吕澜生竟然早有打算,沒想到吕云天这小子还挺会遮掩的,这一个多星期,王宝玉经常见他,他居然一个字也沒露,心机同样不可小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