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06 有一套

2006 有一套

吕澜生好半天沒说话??场面又陷入了僵持状态??程雪曼不知死活的插嘴道:“吕总??给春哥药业投资错不了的??一定能让您的投资获得巨大回报??”

“呵呵??听说程小姐在首都读过mba??”吕澜生饶有兴致的对程雪曼说道

程雪曼受宠若惊??欠了欠身子??激动的说道:“是的??但是学无止境??今后一定不会停止学习的步伐??”

我操??这是下得哪门子保证书啊??王宝玉心里一阵鄙夷??但是吕澜生也太抬举程雪曼了??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??他对面的这个六个人就数程雪曼的公司地位最低

“既然诸位坚持股份转让原则??我也沒什么好说的??全澳可以投资春哥药业??十亿也不是大数目??但我有两点要求??如果诸位能答应??这件事儿就算是谈成??”吕澜生道

六人不由心里舒了口气??吕澜生的口气终于松动了

王宝玉精神为之一振??坐直身子??恭敬的说道:“吕总不妨说说看??”

“第一??为了资金的安全??我们必须派驻一名独立董事??”吕澜生道

“这一点完全沒问題??独立董事有权对企业的经营进行监督??”王宝玉答应道

“是的??沒有问題??”石临东李美萱等人也沒有提出任何异议

“唉??说起來??全澳投资为了谈判的事情??损失惨重??”吕澜生叹了口气??王宝玉明白他的所指??陆衡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??看來他对此是耿耿于怀

王宝玉还沒有想好怎么安慰他??吕澜生又突然问道:“不知道程雪曼小姐??是否愿意作为全澳投资的独立董事??入驻春哥药业呢??”

这个提议让在座的人都愣了??程雪曼更是被突如其來的巨大幸福冲击的五荤六素??程雪曼作为独立董事进來??可她还是春哥药业的一员啊

王宝玉还沒有吐口??程雪曼就忙不迭的起身??冲着吕澜生微微鞠躬道:“感谢吕总看中我??我愿意接受这个任务??”

这个动作太可恶了??简直像是岛国女特务??王宝玉的鼻子差点气歪了??说不定程雪曼在跟吕云天的勾搭中??已经暗中商定好了此事儿??说不准两人还私定了终身??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??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

“大家沒有什么意见吧??”吕澜生问道

“程小姐岂不是有了双重身份??吕总也能放心??”李美萱呵呵笑了起來

“沒什么不放心的??我看好程小姐??”吕澜生道

“可是……”

石临东刚想要说话??王宝玉立刻打断了他的话??强挤出一丝嘲笑??说道:“好吧??这事儿我代表公司??表现欢迎程雪曼独立董事的到來??”

王宝玉带头鼓掌??其余几个人也是有气无力的象征性的拍了几下??程雪曼非但沒有谦虚??反而傲气的向大家点头??俨然官升脾气长

“吕总??您的第二个要求??该不会派人來全面接管公司的财务吧??”李美萱道

“呵呵??我相信贵公司的诚信??不过??既然全澳打算投资??我的第二个要求很简单??一切公开透明??我要求贵公司向全澳提供药品的配方??以便我们将來监督药品的质量??”吕澜生道

靠??白谈了这么多??搞了半天还是想要春哥丸的配方??绕來绕去不就是这点事儿吗??怎么说话这么费劲

王宝玉的脸立刻拉了下來??心里有点恼??很坚定的说道:“吕总??您可以不投资??但是??春哥丸的配方您就是出一百亿买??也绝对不行??”

“王总不要误会??药品是人们用來口服的??关系人身生命健康??这个要求应该不过分吧??”吕澜生笑问道

“我个人认为非常不合理??”王宝玉皱眉道:“药方是企业的核心机密??如果贵公司提出这样的要求??那以前和将來的投资合作伙伴都提出这个要求怎么办??万一出现了药方泄露??到时候我们该和谁去打官司呢??”

吕澜生面露惊愕之色??沒想到王宝玉翻了脸??随即换成了嘲讽之情??说道:“王总??您这种说法??分明就是沒诚意嘛??”

“我们是拿出了十二分的诚意??药方的事情就是再谈一百遍??也绝对不行??”王宝玉道

“宝玉??不就是个药方嘛??有必要捂那么死吗??”程雪曼道

“闭嘴??”王宝玉毫不客气的呵斥了一声

“好??王总做事儿果然有一套??”吕澜生嘴角**??居然还赞了一个??又说:“既然王总如此坚持??我也沒什么说的??等我回去公司总部??跟其他股东商量一下??再给诸位一个答复吧??”

说完??吕澜生站起身來??王宝玉冷冷道:“吕总??不送了??”

吕澜生大步流星的离开了春哥药业??屋里却一时间陷入了沉默??大家都心知肚明??这事儿谈到底??到底还是黄了

最为尴尬的当属程雪曼??刚才还以为自己当上了另一个跨国投资公司的派驻董事??这会儿肯定还是秘书

“大家听我解释??”见众人都是表情冰冷??程雪曼慌乱的说道

沒人理她??众人纷纷起身??各自去忙了??王宝玉一肚子的不高兴回到了办公室??程雪曼到底还是追了进來

“程董事??有何指教啊??”王宝玉阴阳怪气的嘲笑道

“宝玉??不是你想的那样??我这也是想促成投资的事情啊??”程雪曼带着哭腔道

“说实话吧??是不是跟吕云天定下婚期了??”王宝玉斜楞着眼睛问道

“沒??沒有啊??”程雪曼吞吞吐吐的说道

“哼??程雪曼??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好??做人的首要原则??那就是坚守本分??我觉得你可以提出辞职了??”王宝玉冷哼道

“宝玉??你要撵我走吗??”程雪曼的眼泪顿时就下來了

“你刚才的举动??已经把全公司的人都得罪了??你觉得你还有立足之地吗??”王宝玉反问道

“我??我……”程雪曼语噎的说不出话??哭声却更大了??她抹着眼泪哀求道:“宝玉??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??我也是上了吕云天的当?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