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07 携子回家

2007 携子回家

“吕云天是怎么说的,这小子一开始來就沒安好心吧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他说全澳一定会投资的,他爸早就定好了这件事儿,他还说让我进全澳投资公司。”程雪曼边哭便说道。

哦,王宝玉脸上扬起一丝轻蔑的笑容,问道:“既然要出国了,干嘛还赖在我这里。”

程雪曼低头说道:“他说让我现在国内锻炼几年,然后再突击下英文水平,最后进总部。”

“雪曼,你究竟有沒有脑子啊,你在国内都玩不转,居然相信吕云天的鬼话,不管你英语到了几级水平,我敢保证,在那里你能听懂日常对话就不错了,怎么还有可能在里面发展。”王宝玉恼火的问道。

“宝玉,我真的知道错了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,他是不是许给了你更大的好处。”王宝玉追问道。

“宝玉,你就原谅我吧,我该死……”程雪曼不停锤着自己的头,搞得头发乱成了一团,哭得梨花带雨,楚楚可怜。

王宝玉到底还是心软了,长长叹了口气,说道:“雪曼,咱们相识不止一年,想想过去的事情,你追求更好生活沒有错,可是哪一次成功了,踏踏实实的自己赚钱,不比梦想一夜暴富來的更实在。”

“宝玉,我保证今后一定改正,再也不幻想。”程雪曼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“好吧,今天的事情就当做沒发生,你去忙吧,希望你无论到了何时,都要记得自己还是春哥药业的一员。”王宝玉摆手道,程雪曼哭得他很是闹心,说到底,他还是不想对程雪曼痛下杀手,在内心深处,总还是能想去过去甜蜜过的点点滴滴。

其实王宝玉自己都不清楚,他本性善良,深知程雪曼的劣根,内心深处也许有种想法,如果将來自己放弃了程雪曼,她恐怕真的要彻底迷失下去,再也沒有人拉她一把。

程雪曼如遭大赦一般,连忙退了出去,有个这次遭遇,她似乎变了不少,见到每个人都格外的客气,行为举止都很低调,尤其对石临东格外客气,主动要求工作,只是石临东对她成见太深,始终不给她一个好脸色。

融资谈判的屡屡受挫,公司上下的士气多少有些低落,春节就要到了,王宝玉还是主张给员工们发放不等的奖金,这一点股东们都沒有异议,多少算是稳定了基层员工们的情绪。

女儿多多又來了好多次电话,询问爸爸什么时候回家,王宝玉也很想念多多,安排好公司的事物之后,就准备启程回神石村。

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,如今的王宝玉虽然还是孑然一身,但思想却已经成熟了,他先是去看望了王一夫和母亲刘玉玲,刘玉玲又提出变卖玉玲珠宝,支持王宝玉的事业,王宝玉哪里会答应,那可是母亲多年的心血,就算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王宝玉也不会让母亲的心血付之东流。

而石临东和王琳琳之间的恋爱关系也已经公开,这个小伙子的身世显然出乎了王一夫和刘玉玲的想象,沒有预料到女儿会喜欢上这么一个穷小子。

而王一夫的父母王莅夫妇少不了又是一通排斥,还是门第观念作祟,不过在王宝玉的调和下,全家还是接受了这个來自农村朴实却又不失精明的小伙子,何况石临东在王宝玉手下做事儿,将來也可能是有前途的。

正是因为石临东无父无母无祖业,原本打算一同回神石村过年的计划取消了,王一夫和刘玉玲打算跟未來的姑爷就在平川市过年。

“美萱,打算如何过年啊,回韩国吗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宝玉,我正想跟你商量,可不可以让小光跟你一同回家过年啊,孩子也需要热闹一下,我觉得自从你认了小光做义子之后,孩子的精神头特别好,性格也开朗了些。”李美萱道。

“嘿嘿,跟我还客气,要不你也跟着一起回去吧。”王宝玉发出了邀请,虽然他经常把李美萱幻想成白牡丹,也经常在一起吃饭陪孩子玩,但他自认为心中无愧,觉得沒什么见不得人的。

“我就不去了,省得让人多想。”李美萱道。

“沒关系,我的家人都是朴实的老百姓,就一起去玩吧,当做散心了。”王宝玉诚恳的说道。

“好吧,我都不记得有多久沒跟家人一起过年了。”李美萱道。

这句话让王宝玉不由的一愣,什么意思,难道李美萱是个孤儿,李美萱自觉语失,忙解释道:“在韩国,春年的气氛沒这么浓厚,我们一般都是单独过年的。”

王宝玉哦了一声,又邀请李美萱一同上街给孩子们买礼物,一切收拾妥当,已经是腊月二十九,两个人带上小光,开车赶赴神石村。

一路上欢声笑语不断,三个人宛如一家人,小光用懵懂的大眼睛,好奇的打量着路边的一切,不时询问这颗树叫什么,那只鸟叫什么,李美萱情绪也很放松,不经意的笑容中留露出难以掩饰的真情。

当车子驶入了农村,小光的眼睛更是不够用,农户门前挂着的成串辣椒和玉米和不时跑过的猫猫狗狗,都能让他问好多遍。

“这孩子有个毛病,什么事儿都喜欢刨根问底。”李美萱道。

“这是好习惯,我不如他,我是什么事儿都一知半解。”王宝玉自嘲道。

“宝玉,沒想到你一个未婚青年,对孩子还是蛮有耐心的嘛。”李美萱满意的说道。

王宝玉想说自己的女儿都很大了,但还是沒说出口,保守秘密可是他跟钱美凤约定好的,这这件事儿除了告诉了夏一达,就连母亲刘玉玲也从未提起。

想到夏一达,王宝玉的心里还是一阵发堵,始终也沒有她的电话,虽然沒有正式确定分手,但感情上却似乎已经渐行渐远了。

终于來到了神石村别墅,远远的就看见钱美凤挽着多多站在那里翘首以盼,又是一年沒回家了,多多的个头长高了一截,远远望去,亭亭玉立,将來肯定又是个像王琳琳那样的小美女。

这一年來,虽然也偶尔跟美凤通电话,但王宝玉并沒有跟美凤争吵,说到底,一切为了孩子,能忍则忍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