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30 慈善基金会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2030 慈善基金会

“我辈当向李可人大师学习,倾心专研艺术,力争有所创新,刚才李可人大师又开创了当代画作销售价格的新高,自愧不如,是鄙人奋斗的目标。”芮进如此说道,能够看出他的额头已经出现了晶亮的汗珠,刚才的话当然不是他情愿说的。

芮进滔滔不绝,赞美不已的讲了好半天,估计是把这辈子积累的所有好词都说了,讲完之后,在座的人再次鼓起掌來,能够获得芮进的如此赞誉,李可人开宗立派的地位算是彻底的奠定了。

“最后请李可人老师讲话。”濮玫高兴的宣布道。

始终沒说话的李可人终于站起身來,她眼中泪光点点,并不是因为成为了所谓的一代宗师,而是感激能得到这么多人的认同,以及王宝玉为她做出的努力。

“各位老师,家母甄培艺在世的时候曾经说过一句话,让我至今记忆犹新,她老人家说,艺术的本质是陶冶人的情操,净化人的心灵,不是沽名钓誉,更不是为了发财,今天站在这里,觉得愧对家母的教诲,开宗立派的事情以后都不要再提了,我还是愿意做一个默默作画的艺术家,将自己心灵最美好的世界呈现给大家。”李可人认真的说道。

场面一时间鸦雀无声,大家都被李可人的话给感染了,但是随后就爆发出排山倒海的掌声,久久不息,王宝玉心潮起伏,他心里高兴,因为这掌声才是对一个艺术家的极大赞誉。

最后还是由长硕总结发言,老爷子感慨在当代艺术家身上看到了高尚的品质,也看到了艺术蓬勃发展的新希望。

研讨会结束了,芮进带着惭色,临行时主动來跟王宝玉握手,主动提出要送王宝玉他的亲笔画,还说以后再來京城一定要到家里坐一坐,王宝玉则安慰他,说照片从此销毁,希望他能展示真正的艺术才华。

几位老艺术家谢绝了王宝玉共进午餐的邀请,纷纷离去,姐弟二人回到了宾馆,一场无谓的纷争就此平息,剩下的就是商议开画展的问題。

直到事情结束后,王宝玉才后悔不应该轻易的把李可人的画送给了外国佬,谁知道这张支票是不是真的,他马上打电话给李专员表示感谢,直夸李专员考虑的周到,还整來一个外国人买画。

“什么外国人。”李专员不解的问道。

“那个拿着一千八百万支票的外国佬不是您安排的吗。”王宝玉惊愕的问道。

“完全沒有这回事儿。”李专员肯定的说道,又提醒了一句:“你们要小心,能够拿这么多钱买画,说不准是什么目的。”

放下了电话,王宝玉彻底迷糊了,他第一时间就跑出宾馆,來到附近的银行,银行人员表示,这张支票真实不虚。

这还真是天上掉下來的大馅饼,回到房间里,王宝玉忽然想起了那个外国佬递给了自己一张名片,当时只顾着激动,还沒有细看。

这张名片很普通,上面只有一行字:摩尔通国际投资集团顾问叶好龙,居然连个电话都沒有,叶好龙,叶公好龙,嘿嘿,这名字有个性。

既然确定支票是真的,王宝玉也不想再搞什么画展了,李可人听从了王宝玉的意见,两个人立刻买车票打道回府,天上掉下來一千八百万,研讨会也取得了巨大成功,算是不虚此行。

在随后的几天内,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了李可人的艺术研讨会,芮进也改变了口风,开始力挺李可人。

一时间,满地的赞誉声,将李可人推向了艺术殿堂的顶峰,而李可人最后的讲话,还受到了某个主管文化口的京城大领导的赞誉,开宗立派的事情,顺理成章被艺术家及公众认可,李可人从此就多了一个响当当的公开身份,意象派开创者。

由于李可人的画价创造了当代画作的最高价,随之而來的,全国各地的艺术爱好者以及收藏家都蜂拥而至,以至于她的画作一幅难求。

已经买过李可人画的都暗自窃喜,沒买到的则想方设法的购买,托关系找路子,甚至加钱从已购买者手中买取。

王宝玉这个经纪人,自然也成了很多人关注的焦点人物,很多人都希望通过他买到更好的作品。

不堪其扰的王宝玉只能选择了低调,宣布李可人大师的画,暂时沒有出售的打算,也许又是程雪曼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吕云天,吕云天很快给母亲李可人打來了电话,先是恭喜母亲心愿得偿,成为了知名艺术家。

还说父亲吕澜生有些后悔了,相比之下,他那个小女朋友就不值一提,太沒有内涵,吕澜生已经很久都沒和她约会了,他俩多半会黄,说不定吕澜生还会要求复婚。

对此李可人呲之以鼻,前夫将來找啥样的小老婆不关自己的事儿,以后艺术就是她的全部,再不会纠缠于耗费心神的不成功的感情之中。

吕云天最后半开玩笑的说道自己可是她的亲生儿子,王宝玉说起來只不过是个异性路人而已,老妈的胳膊肘可不能往外拐。

李可人则毫不客气的告诉吕云天,只要他回国,回到自己身边,一切都还能商量,否则免谈,自己的东西将來留给谁,那是自己的自由。

“小孩,一切真像是一场梦。”李可人欣慰的说道。

“大姐,你付出了那么多,这些都是你应该拥有的,以后喜欢穿哪国衣服,咱就去哪里买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不自信的人才靠衣着打扮呢,我以前就不太看重金钱,现在更有些迷茫,真的出名了,反而不如以前清净,衡量一个艺术家水平的标准就是钱吗。”李可人道,盛誉之下的她,忽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

“我有一个建议,不如咱们搞一个慈善基金会,大姐觉得怎么样。”王宝玉突发奇想的说道。

“好啊,电视上经常报道很多孩子上不起学,有人病了沒钱治,让人看了很揪心,还有些孤寡老人也沒有人照顾,而且沒有收入來源,哪有钱住福利院啊,宝玉,你这个想法太好了,咱们马上就干。”李可人高兴的答应道。

“那咱们就成立一个这方面的机构,我马上去联系。”王宝玉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