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31 摩尔通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2031 摩尔通

通过跟民政部门联系,又经过了社团管理机构的批准,不到一个星期,李可人慈善基金会就正式成立了,大艺术家李可人出资一千万,同时接受社会捐款,所有的款项都用于慈善事业。

王宝玉担任了李可人慈善基金会的理事长,而李可人本身不懂这些,依旧醉心于作画,但是,成立基金会的消息,通过媒体的传播,更是让李可人的名声又上了一个台阶,平川市政府给李可人颁发了德艺双馨艺术家的称号,国家美协则吸纳李可人成了协会理事。

李可人在艺术上的付出终于结出累累硕果,而且所得收入还可以用于慈善事业,这样的人生近乎是完美无缺,让人敬佩。

王宝玉感觉非常的欣慰,高兴之余,他也渐渐的冷静下來,反复在考虑一个问題,那就是李可人随便一幅画,真的值一千八百万的天价吗。

其实按照当初的价位,一百八十万都是高的,现在虽然求画的多,但大都也只是集中在五十万左右,百万以上的都比较少,这个摩尔通国际投资公司一下就开出一千八百万的天价,此举的目的是什么。

王宝玉在网络上查找相关资料,不查不知道,还真是吓了一跳,摩尔通投资公司居然是国际排名前十的投资公司之一,总部在美国,经济实力绝对不容小觑,然而,所有的资料却都找不到叶好龙这个名字。

真是莫名其妙,王宝玉又打电话给李专员,让他帮忙寻找叶好龙此人,结果依旧是一无所获。

这件事儿也只能暂时放下,反正那一千八百万是真的,说不准就是摩尔通公司看中了李可人艺术作品的价值,具有前瞻性的眼光,人家不差钱,等个百十年说不定就能值不少钱,管他呢。

李可人的事业迎來了春天,王宝玉的春哥药业发展也非常顺利,在韩涛等人的努力下,药材基地搞得有声有色,春哥丸的销售量与日俱增,到了秋天收获的季节,春哥药业已经达到月入两亿,这足以让其他企业看着眼红,也让王宝玉成为了平川市响当当的商业精英。

这天,久不联系的夏一达终于來了电话,“宝玉,你还好吗。”

“小夏。”王宝玉惊喜的差点沒哭出來,急急的说道:“我很想你。”

夏一达嗯了一声,说道:“晚上有时间吗,我想请你到家里來一趟。”

说实话王宝玉晚上确实有个饭局,但是自己和夏一达的关系一直处于冰封状态,好容易有了突破口,王宝玉怎么会轻易放弃,连声说道:“有空,有空,我去接你下班。”

“不用了,直接來家里吧。”夏一达说完放下了电话。

王宝玉有些失望,感觉夏一达的兴致不高,当然,自己惹得乱子太多,这么高傲的女孩一下子很难接受,等两人见了面,一定好好谈谈,把事情的前因后果毫无保留的全都告诉她,希望得到夏一达的谅解,然后就把婚期定下來,择日完婚。

王宝玉直接驱车來到了夏一达家里,多日不见,夏一达面容憔悴,似乎瘦了一大圈。

“小夏,我真的想你了。”进屋后,王宝玉动情的一把抱住了夏一达。

夏一达眼含泪水,却始终沒说话,任凭王宝玉就这样紧紧的抱着,好半天,她才拍了拍王宝玉的后背,温柔的将他拉到了沙发坐下。

“小夏,我觉得我挺对不起你的,孩子的问題,我一定会处理好。”王宝玉拉着夏一达的手说道。

夏一达长长叹了口气,说道:“我可能很自私,但是,对于一个女人而言,实在难以将别人的孩子当成自己的看待。”

“我能理解,多多有人照顾,这一点你不用担心,不会影响咱们的生活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宝玉,前段时间出了点麻烦,让我明白了不少事情。”夏一达道。

“出了什么事儿,你怎么沒跟我说啊。”王宝玉忙问道。

“有一个举报人找到我,说是要控告环保局局长受贿,之后,在调查的过程中,这个局长给我送过一百万,但是我沒要,沒想到的是,他偷藏了一个相机,拍下了我手里拿着钱的照片,反咬了我一口,这种事儿还真是说不清,省里对我进行了调查。”夏一达道。

“操,老子弄死他。”王宝玉气哼哼的说道。

“哎,就知道你会蛮干,所以,我也沒有告诉你。”

“小夏,有困难为啥不找我,自己一个人担着多累啊。”王宝玉握住夏一达的手。

夏一达迟疑了一下,还是缩了回去,说道:“后來我也想明白了,举报本身就是假的,这就是乔伟业设下的圈套。”

“他这是吃不到葡萄,就想把葡萄架给毁了,真是个卑鄙小人。”王宝玉骂道。

“嗯,他也许就是这么想的。”

“后來怎么样,事情摆平了吗,需要我做些什么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已经沒事儿了。”夏一达叹了口气,眼神空洞无神。

“小夏,以后再有了问題來找我,我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,领导有几个能说得上话的,钱也有的是。”王宝玉拍着胸脯说道。

夏一达凄惨一笑,说道:“也许你退出官场是对的。”

“小夏,要是太累,咱不干就是了,我养着你,保证你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,自由自在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宝玉,看來,你还是不了解我,那种日子会把我逼疯的。”夏一达有些失望的看着王宝玉的眼睛,说道:“钱是你的,我也有自己的生活。”

“咱们还分彼此吗。”王宝玉感觉事情不对头,忙问。

“宝玉,我今天找你过來,就是想跟你正式的说,我们分手吧,以后咱们形同陌路,彼此不再联系。”夏一达眼中又现出了泪光,神情却非常认真。

“小夏,为什么啊,难道就是因为我有孩子吗。”王宝玉心里一阵难受,不甘心的问道。

“原來,我也以为咱们之间的障碍是孩子,可是这段日子我想了很久,才发现,我们之间根本不适合。”夏一达重重闭上眼睛。

“怎么不合适,以前在富宁县咱们一起工作的时候,不也是配合很默契吗,咱们在家玩游戏的时候,不都是很开心的吗。”王宝玉近乎咆哮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