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32 再见亦是朋友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2032 再见亦是朋友

“我不否认,咱俩之间有一定的共同点,但是如今咱们都走向成熟,各自的生活和工作轨道已经出现了很大的偏差,你永远不知道需要什么样的女人做妻子,而我却希望有个依靠,在我为了前途拼累的时候,有个宽阔的肩膀。”夏一达道。

“我就觉得你适合做我的妻子,以前我很年轻,总是惹乱子,现在我也有了自己的公司,会很快成熟起來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夏一达苦涩的摇摇头,说道:“咱俩都已经偏离了最初的交集,以后只会越走越远。”

“小夏,你难道就一点儿也不念着曾经的感情吗,新疆,天山、天池,还有我们那些快乐的日子。”王宝玉几乎要落泪,虽然以他现在的身价,并不会缺少女人,但是,一想起跟夏一达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他就不忍放弃。

“宝玉,你是个难以抓住的男人,你喜欢追求多变的生活,我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女人默默的守候着你的归期,但绝对不是我,我有自己的理想和目标,我实在沒有太多的精力再去为你担惊受怕,宝玉,我很累,很累很累。”夏一达轻轻擦拭着泪水,哽咽的说道。

“好,好,小夏,你说的都对,你觉得我哪里错了,我改就是了,我以后不再有异性朋友好不好,我天天按时回家陪你,不要离开我,咱们马上就结婚,你做我一辈子的女王,我一辈子臣服在你的石榴裙下。”王宝玉激动的再次抱紧了夏一达。

夏一达还是任凭王宝玉就这样抱着,幽幽的说道:“你自己就是个难以驯服的霸王,我只是在游戏里才是你的女王,如果半年前你能这样对我说,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嫁给你,现在已经晚了。”

“小夏,你什么意思,难道你有了新男朋友。”王宝玉猛然心痛了。

“宝玉,祝福我吧。”夏一达无力的哀求道。

“不。”王宝玉脑子里嗡嗡作响,心如刀绞,以前不觉得什么,当真的要失去夏一达的时候,心头却又那么多的不舍。

“宝玉,我希望你能尊重我,如果这样,我们以后也许还能做个朋友。”夏一达终于推开了王宝玉,背过脸去说道。

“小夏,你说,那个男人是谁,老子跟他进行公开的竞争。”王宝玉嚷嚷道。

“我既然做出了选择就不会后悔。”

“可是你的选择太匆忙,不能因为我,就这么荒唐的搭上一生的幸福。”

“我和他认识的时间和你差不多,他第一次见到我就爱上了我,后來我和他经常见面,虽然从未考虑过感情,但是每次见到他我都感觉很踏实,宝玉,也许,这就是真实的爱。”夏一达说道。

“小夏,你说的到底是谁啊。”

“尉兴邦。”夏一达嘴里清晰的吐出了三个字。

王宝玉彻底被惊呆了,夏一达居然要嫁给尉书记,这是他万万都沒有想到的,愣了好一会儿,王宝玉一阵哈哈大笑,笑声中却透着无比的凄凉,他指着夏一达说道:“尉兴邦是个半大老头子,有什么好,他不是也有一个女儿吗。”

“你不是也很崇拜他吗。”

“哈哈,我现在更崇拜他,尉兴邦表面正经,背后竟然还有这些花花肠子,政客真是厉害,笼络芳心于无形,防不胜防啊。”王宝玉讽刺道。

“宝玉,我们已经领证了,我现在是他合法的妻子。”夏一达道。

“我比他年轻,还是亿万富翁,我就是想不明白,他,你为什么选择他。”王宝玉红着眼睛喊道。

“宝玉,我遇到了困难,你根本帮不上我,而且,在你这里,我不过是个花瓶而已。”夏一达道。

“乔伟业陷害你的事情,是尉兴邦帮你摆平的吧,你感激他,所以才嫁给他,小夏,你太糊涂了,感恩和爱情是不一样的。”王宝玉不死心的说道。

“是尉书记替我担下了这件事儿,我才能够坐在这里跟你说话,为此,他还受到了省里的处分,差点丢了官,成为他政治生涯中的唯一污点,尉兴邦为人正直,是个真正的官场硬汉。”夏一达道。

“尉书记是个好人,我承认这一点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我也想通了,他才是我真正可以依靠的男人,正直敢于担当,他一直默默喜欢我并照顾我,却从來不说,如果不是这次我遇到困难,真不知道他会隐瞒到何时,嫁给他我并不觉得委屈。”夏一达叹气道。

“他这是图谋已久。”王宝玉恼羞的说道,事到如今,他也明白了,尉兴邦应该一直喜欢夏一达,那次小月跑到富宁县,尉兴邦追过去时,夏一达也在场,当时王宝玉就看见他眼中闪过的惊艳。

后來,夏一达调到市里,不是亲爸孟海潮的功劳,却是一个毫无瓜葛的纪检书记的推荐,而且尉兴邦始终将夏一达留在身边,并安排她当上了纠风办主任,默默无语只是形式,尉兴邦作为一名政客,从未放弃过争取。

“宝玉,感情都是自私的,我们只适合做朋友,我希望今后你能尊重我,也尊重尉书记,他暗中也帮过你不少。”夏一达道。

王宝玉重新坐回了沙发上,闷闷的吸着烟,使劲的抓头,事到如今,他真的很后悔,夏一达不止一次的提出要跟自己结婚,可是自己却一拖再拖,到底失去了她。

夏一达起身进屋,拿出了两把钥匙塞到王宝玉的手里,说道:“宝玉,从明天开始,我就不再这里住了。”

“我也用不着,你就留着住吧。”王宝玉愣愣的说道。

“感谢你,真的用不着了。”夏一达道。

“你们什么时候结婚,我,我去随一份大礼。”王宝玉心痛的问道。

“不举办仪式了,低调一些更好,宝玉,你也要把握好自己的幸福,多多她妈不错。”夏一达道。

“我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。”王宝玉道,终于站起身來,如今的夏一达已然是尉兴邦的妻子,再纠缠下去,不但徒劳无功,也是对尉书记的不尊重。

王宝玉黯然失神的走到了门口,忍住眼泪,惨然一笑:“小夏,祝福你,不要将咱们的关系撇的那么干净。”

“好,再见亦是朋友。”夏一达浅浅的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