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53 葡萄干

2053 葡萄干

“可是他的诗说到了我的心里啊。”陶然迷惑道。

“什么啊,他这种破诗跟我们算卦说得话差不多,含糊语,用在谁的身上都好使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那他怎么知道我们來啊。”陶然问道。

“瞧咱们这身打扮,咋看都像是有钱人,开始就盯上了。”王宝玉解释道。

陶然带着疑惑的点了点头,刚刚转过一个大殿,只见一个高大的僧人,正在卖力的扫着水泥地,扬起了阵阵尘土。

王宝玉被呛得直咳嗽,不满的说道:“你这个和尚,也长点眼睛。”

这名和尚听到王宝玉的话,不由的一怔,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连忙背过脸去,可是王宝玉却看清了他的样子,黑黑的脸,轮廓分明,正是阚振良。

“阚振良,你竟然躲在这里。”王宝玉大呼出声。

既然被识破了,阚振良毫不犹豫地抡起了大扫帚,拦腰将王宝玉打倒在地,起身就跑,口中还骂道:“真是老子的克星,躲到这里还是被你找到了。”

王宝玉不顾一切的起身就追,边追边喊:“阚振良,你他娘的真有决心,居然当上了和尚。”

“因为你,我被组织上给抛弃了,一无所有,又被通缉,下面的玩意也废了,不当和尚还能干什么。”阚振良骂道。

“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,快去投案自首。”王宝玉大喊道。

“滚,老子一定找机会整死你。”阚振良骂着,迈开大步,跑得比兔子还快,王宝玉气喘吁吁地追出了山门,终于不见了阚振良的身影。

“静心和尚怎么跑了。”一个小和尚不解的问道。

“他是个通缉犯,你们也不好好审查一下。”王宝玉埋怨道。

“方丈说,这里人人平等。”小和尚道。

“滚。”王宝玉骂了一句,还是拿起电话报了案,结果可以想象,随后赶來的警员们搜遍了附近的各处,阚振良再次逃脱,依旧是王宝玉的心腹大患。

返回的途中,陶然见王宝玉闷闷不乐,不禁安慰道:“宝玉,别想那么多,凡事都有因果定律。”

“然然,这个人很危险,他是黑手党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嘻嘻,这还不怪你,要是你刚才装作不认识,兴许他就真的遁入佛门,再也威胁不到任何人。”陶然笑道。

陶然的话说到了王宝玉的心里,他何尝不后悔,刚才就应该装作不认识,也许阚振良在这里藏的久了,受到了佛门感化,真应了李可人的那幅墙上的画,放下屠刀立地成佛,也是一种拯救。

再退一步说,如果自己当时不吱声,悄悄的给警方打电话,也不会让阚振良再次逃走。

回到平川市后,已经是晚上九点多,王宝玉安排陶然去北国大酒店吃饭,尊重她的习惯,特意点了一桌子素菜,价格竟然比海鲜还贵,说是酒店的大厨特意用的新油新锅。

陶然吃的津津有味,说是一点杂味都沒有,王宝玉却难以下咽,简单吃了几口就觉得饱了,他的心里有多了一份担忧,亡命天涯的阚振良,肯定更加怨恨自己,以后不得不多加小心,佛教有句话说得好,一劫失身,万劫不复,小命要是沒了,赚多少钱也沒用。

尊重陶然,王宝玉也沒喝酒,吃完饭后,又给陶然开了个房间,他便想回去。

“宝玉,再陪我一会儿,听听我的新歌。”陶然恳求道。

美女如此相邀,单身的王宝玉并沒有拒绝,便跟着陶然來到了房间里,陶然打开了电脑,将一个光盘放了进去,用鼠标点击了几下,一首空灵的歌曲就从音响里传來出來。

“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……”

这分明就是一首佛教歌曲,悠扬的乐音,哀婉的女子,歌词正是《心经》的内容,王宝玉疑惑的问道:“然然,这是你唱的歌吗。”

“在录音棚里偷着录的,你觉得好听吗。”陶然道。

“好听,但是让人失去斗志。”王宝玉道,心中陡然升起了担忧,看來陶然真如胖方丈所说,已经是佛缘深种。

“呵呵,人所谓的斗志也无非是贪欲的借口而已。”陶然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一时间,王宝玉有种“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”之感,陶然如果一心向佛,沒有人能阻挡。

“青山依旧,夕阳几度,红尘茫茫,遍地苦境,唉。”陶然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。

“然然,你那么年轻漂亮,不该有如此多的愁绪。”

“年轻,漂亮,宝玉,再过两年我就三十岁了,偶像派的路子很难再走下去。”陶然说道。

“咱本身就是实力派的,以后再混个歌唱家的头衔,这辈子就能稳定下來。”王宝玉自作聪明的说道。

“什么家也是一辈子,女人最经不住老,你沒听网上的人笑话老女人嘛,昔日风景已不在,只剩两颗葡萄干。”陶然吃吃的笑道。

啥意思,王宝玉思索了一下,随即哈哈大笑了起來,美女都开这种玩笑,王宝玉也自嘲道:“等我老成了萝卜干,我也不会出家的。”

“我和你想法不一样,女人,尤其是有名气的女人,都很在乎自己的容貌,包括我也是,每天醒來,我都会为皮肤松弛,眼袋下垂担惊受怕,真的不敢想象,今日风光无限,明日黯然收场该是何等的凄凉,而如果有朝一日急流勇退,选择出家,何尝不是留给大家最美好的形象。”陶然歪着头说道。

不得不说,女人有这种想法很正常,但是王宝玉还是规劝道:“然然,不是我打击你,这个世上沒有谁重要到会让后人记住一辈子,说到底咱们都是普通人,不管你出家的理由究竟是什么,我还是那句话,出家并不是唯一解脱之路,佛法不离世间法,如果你有一颗慈悲心,在尘世修行才是正途。”王宝玉规劝道。

“瞧你紧张的,我也就是有些感慨而已,青灯古佛,晨钟暮鼓,出家也是需要很大勇气的,你放心吧,我暂时还沒想好,呵呵,趁着年轻,再玩几年。”陶然呵呵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