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54 宁静的可贵

2054 宁静的可贵

“这就对了嘛,想开些,嫁人生子,才是人伦大道。王宝玉高兴的说道。

陶然给王宝玉放好歌,飘然走进了浴室,半个小时后,正当王宝玉还沉浸在那空灵悠远佛教歌曲中的时候,陶然身穿浴袍走了出去,说道:“宝玉,去洗个澡吧。”

“为啥啊。”王宝玉愣愣的问道。

陶然的俏脸上泛起了朵朵红霞,低声的嗔道:“难道我不漂亮吗。”

洗浴后的陶然,白里透红,浴袍遮不住那婀娜的身姿,一截莲藕般的**,在灯光下泛着诱人的光泽。

王宝玉不禁使劲吞了口口水,嘿嘿笑着进了浴室,他已经拿定主意,今晚要跟陶然共度良宵,并不是美色当前把持不住,他在想,如果让陶然享受到极致的男女之欢,兴许就会放弃了出家的念头。

怀着这个伟大的救赎消极美女的念头,五分钟王宝玉就匆匆洗完了澡,只穿着一条短裤走出了浴室,既然美女暗示的如此明显,根本不用装什么正人君子。

而房间内的情形却让王宝玉感觉一阵热血上涌,又哑然失笑,陶然一丝不挂的盘坐在大**,手里拿着念珠,正伴随着音乐在虔诚的打坐。

肌肤胜雪,双峰挺翘,腰肢纤细,小腹平坦,真是人间尤物,尤其陶然如今是大歌星,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幻想着一亲芳泽,而王宝玉却守着如此艳福犹豫不决。

王宝玉就这样呆呆的看着陶然,心中纵然有万般龌龊的念头,却只能静静的守候,此刻陶然的形态,宛如一尊圣女,令人不忍亵渎。『?』

唉,还是算了吧,王宝玉起身去拿衣服,这时,音乐停止了下來,陶然睁开了双眼,深呼吸了几次,绽放了迷人的笑靥,她缓缓的斜躺下,冲着王宝玉勾了勾手指道:“宝玉,别走,今晚好好陪陪我。”

“我还是回去吧,你刚才的样子,让我有种负罪感。”王宝玉老实的说道。

“嘻嘻,这个样子总该行了吧。”陶然的纤手轻轻托起了沉甸甸的前胸,歪着头舔了舔嘴唇,自是风情万种,诱惑无边。

王宝玉一阵热血上涌,连忙脱下了刚穿了一半的裤子,纵身扑倒了**,而陶然呢喃着一把将他死死的搂住。

阵阵馨香沁人心脾,王宝玉已经陷入了情欲的迷乱之中,他紧紧的搂紧了陶然,在她的粉脸玉颈狂热的亲吻着,陶然回应着他,口中说了三个字:“我爱你。”

“然然,即使明天是世界末日,我也要拥有你。”王宝玉动情的说着,两只手开始温柔的在陶然的身上爱抚起來。

狂乱纠缠,莺声燕语,在陶然皱眉发出一声轻哼之后,王宝玉终于占有了她。

这是一个春色盎然的夜晚,两个人累了睡,醒了就再度纠缠,直到天色微亮,两人才疲倦的依偎在一起。

“宝玉,我感觉自己好幸福。”陶然慵懒的靠在王宝玉的怀里,一脸满足。

“这可是出家人无权享受的。”王宝玉不忘暗示。

“不一样。”陶然趴在王宝玉胸前,认真的说道:“修行是种忘我的升华,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是无法用语言來形容的。”

“那咱刚刚是在做什么,难道不也是忘我吗。”王宝玉坏笑道。

“欲望是忘我的堕落,忘记本源。”陶然笑道。

“可是我还想再堕落一次咋办。”

“不要,不要,我都快累死了。”陶然咯咯笑着缩进被窝,两人甜蜜的相拥而眠。

当王宝玉醒來的时候,陶然已经不知何时离开了,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美女身上那份醉人的气息,说起來,陶然很有女人味,要是娶个这样的媳妇也不错。

王宝玉起身下床,找到了手机,看时间已经是中午时分,而手机上还有着一张陶然的自拍照,浅浅的笑着,如此的迷人。

王宝玉还看到了一个未读短信,是陶然发來的,上面写着:“宝玉,我回家了,感谢你给了我一个美妙的夜晚,欢愉过后,更觉那份宁静的可贵。”

什么意思,**一晚,陶然居然还沒有放弃出家的念头,究竟是命运的波折让陶然心生退意,还是当成自己那个预言让她听进了心里。

然而不管怎样,出家的念头已经在陶然心里扎了根,提到出家,王宝玉曾经就极力想忽悠一个女人也去这么做,可是她宁愿雪地葬魂,也对此不屑一顾,这个女人就是白牡丹,王宝玉不止一次的幻想过,如果当初她真的远离尘世,遁入空门,何尝不是最好的安排。

然而有的人,就像是陶然这种的,虽然王宝玉极力挽留,可也无法打消她这个念头,难道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定数吗,这让王宝玉一阵无语,唉,由着她去吧,也许这就是难以抗拒的命运吧。

回到办公室简单收拾了一番,王宝玉又去看望母亲刘玉玲,珠宝行还沒有放假,他便直接來到母亲的办公室。

一见王宝玉來了,刘玉玲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,说道:“宝玉,最近公司很忙吧,瞧你,好像瘦了不少。”

“妈,哪里是瘦了,分明都胖了好几斤,瞧瞧,小肚子都有点起來了。”王宝玉笑道。

“小夏的事情我听说了,既然沒有这个缘分,那就再找一个,你也老大不小了。”刘玉玲免不了一阵唠叨。

“这话題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,妈,找媳妇不着急,就凭你儿子现在的身价,找啥样的沒有啊。”王宝玉笑道。

“你以为男人过了三十真像外界说的那么值钱啊,年龄差别太大,肯定会有代沟的,要是以后找个缺少父爱的,整天粘着你,可就什么都干不成。”刘玉玲一副过來人的口吻说道。

王宝玉哭笑不得,说道:“妈,我刚刚三十岁而已,找个十八岁的才差十几岁,不算啥。”

“那也得抓紧,妈可是等着小孙孙呢。”刘玉玲道。

“刘总,您找我有事儿。”这时,身穿职业装的红红敲门进來了,一看王宝玉在这里,连忙打招呼:“宝玉,你也來了。”

“红红,你调到总部來了。”王宝玉好奇的问道。

(小术士群:221982509,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