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55 仅剩老窝

2055 仅剩老窝

“红红的工作能力很强,让她先担任副总一职,过两年妈就退居二线。”刘玉玲面带微笑的说道。

红红当上的玉玲珠宝的副总,王宝玉感觉很高兴,想想当年那个自暴自弃的红红,再看看今天自信得体的她,简直就是判若两人,少不了在心里又是一阵感慨,莫欺少年穷啊,给谁一个机会,谁就有可能创造奇迹。

“感谢刘总的信任和栽培,我一定会尽力做好。”红红很有礼貌的鞠躬道,但是眼中却含着掩饰不住的泪花。

“正好宝玉也來了,红红,咱们玉玲珠宝要划归到春哥药业的旗下,以后具体的联系工作就由你來负责吧。”刘玉玲道。

“嗯,我一定跟宝玉配合好。”红红连忙说道。

“明天就给员工放假吧,还有,琳琳不能惯着,该说她就说,成什么样子,一周迟到好几次。”刘玉玲道。

“呵呵,其实琳琳很有悟性的,还是年轻,沒什么的。”红红笑道。

刘玉玲皱眉道:“红红,你心疼琳琳,我很感激你,但是我也希望你能一个姐姐或者领导的身份,对她严格要求,说起來,都是我的责任,那时候以为儿子沒了,便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到女儿身上,结果就养成了现在的坏毛病,又懒又刁,琳琳上大学的时候一个月生活费就达到了五千多,现在的信用卡都会刷爆,哎,我对她真是不太放心。”

“对,该管就要管。”王宝玉附和道。

“好的,我找时间跟她好好谈谈。”红红答应道。

红红出去之后,王宝玉说道:“妈,能不能成立集团公司还不一定呢,您干嘛这么着急啊。”

“宝玉,我分析了你的公司,虽然目前发展迅速,但产品单一,不利于分担风险,成立集团公司是首选,还有一点儿,不是妈说你,你跟琳琳一个德行,花钱似流水,都不知道积攒,花钱不能大手大脚,等到手里沒钱了,你就知道难处有多大。”刘玉玲经营企业多年,自然有着丰富的管理经营经验。

肯定是石临东那小子暗里地告状,切,有本事先把琳琳爱花钱的毛病先改一改啊,但王宝玉也不生气,毕竟石临东这么做也是为了自己好,便点头答应道:“妈,您放心,以后我会注意的。”

“宝玉,还有一件事儿,你考虑一下,我的那个朋友罗缇闲在家里,你不妨让她來帮忙,她可是有着丰富的管理经验。”刘玉玲道。

“她不是在给侯四打工吗。”王宝玉疑惑的问道。

“早就不干了,据说那个候总经营不善,已经将农副产品公司给卖了,我之所以推荐她,一是不忍昔日好友如此落寞,最为重要的原因就是,罗缇可不是凡人,当初我创业初期,好多点子都是她给出的,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,相信一定会成为一名干将。”刘玉玲肯定的说道。

“那好吧,我这次回家就去亲自上门拜访一下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嗯,她对你还是有些成见的,谈开了也好。”刘玉玲道。

拿着母亲提供的罗缇住址,王宝玉告别离开,回家歇息了一晚,第二天一早起程回家。

车子驶入了富宁县,这个他曾经非常熟悉的地方,几经打听,终于在一个很普通的小区内,找到了罗缇的家。

说起來,罗缇曾经对王宝玉也算是不错,跟老刘办的那个农副产品收购站,在罗缇的帮助下,让曾经的农村穷小子王宝玉生活的很富裕,至于后來发生的事情,也是情非得已。

罗缇的家在四楼,楼道狭窄黑暗,王宝玉提着个水果篮敲了敲门,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打开了门,问道:“叔叔,你找谁啊。”

“找你妈妈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妈,要账的又來了。”小男孩出乎意料的喊了一句,只见胖乎乎的罗缇,一边用手擦着围裙,一边嘟囔着走过來:“大过年也不让人消停,还有沒有人味啊。”

当罗缇看见一脸笑意的王宝玉,顿时愣住了,随即沒好气的说道:“王宝玉,你來干什么。”

“罗姐,多有打扰了。”王宝玉抱拳道。

“你走吧,我们家不欢迎你。”一个戴眼镜的干瘦中年人闻声走了出來,正是罗缇的丈夫柳远山。

“姐夫,您出來了。”王宝玉尽量保持着笑容问道。

“哼,你还想我老死到里头吗。”柳远山沒好气道。

王宝玉很是尴尬,小男孩挠着脑袋,“叔叔,你不是來要账的。”

“当然不是,我是你爸妈的朋友。”王宝玉耐心的说道。

“叔叔,这个大苹果上为什么还有字呢。”小男孩含着手指头问道,其实就是嘴馋了。

罗缇生性要强,一把拉过儿子,黑着脸说道:“白雪公主吃了坏人的苹果就死掉了。”

“可是叔叔不是巫婆嘛。”小男孩眼睛总是往苹果上瞅,砸吧着嘴巴说道:“我从來沒见过这么大个的苹果,妈妈买的都好小,还有疤。”

“谁说的,你刚生下來的时候,妈妈都是买最大的苹果给你榨汁喝。”罗缇眼中现出一丝怜爱。

“可是我都不记得了。”小男孩嘟着嘴巴说道。

“大姐,咱们之间的恩怨,何必让孩子也跟着参和呢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看在我给玉玲朋友一场的份上,进來吧。”罗缇终于松口道。

哼,柳远山摔摔打打的进屋去了,王宝玉耐着性子跟了进去,找了个凳子坐下,柳远山闷闷的点起了一支烟,也沒给王宝玉一支。

尽管罗缇极力反对,小男孩还是缠着妈妈洗了个苹果开心的啃了起來,罗缇虽然争强好胜,但也是爱子如命,转过脸掉了几颗泪珠。

“你是來看我们笑话的吧。”柳远山道。

“这是说哪儿去了,当初的事情也不能全怪我,谁让你擅自非法集资呢。”王宝玉争辩了一句。

“要不是你横插了一脚,一旦融资成功,也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。”罗缇说道。

“罗姐,人间正道是沧桑,还是合理合法的赚钱才是。”王宝玉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