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56 人逢喜事精神爽

2056 人逢喜事精神爽

“你现在是亿万富翁,当然可以说风凉话了,而我们呢,欠下十几万外债,县中心那套房子早就卖了,好歹还有个老窝。”罗缇擦擦眼睛,愤愤的说道。

“罗姐,我感激你当初帮过我,沒有你的帮助,我王宝玉绝对不会混到今天,所以,这趟我來的目的只有一个,想请你出山,过去帮兄弟我一把。”王宝玉认真的说道。

一听王宝玉这么说,罗缇有些动心,柳远山却说道:“你别猫哭耗子假慈悲,我们不去。”

“妈妈,我想放鞭炮,小柱家买了好多。”罗缇的儿子哀求道。

“罗姐,姐夫,你们至少也要为孩子考虑一下,我是实心实意的,罗姐的经营能力在这个小县城也排不上用场,到了我那里,我保证你们不会有任何的后顾之忧。”王宝玉趁机说道。

“王宝玉,我知道你嘴巴厉害,别拿孩子说事儿,什么事都有两面性,我家道是破落了,但是儿子也改了很多少爷习惯,现在变得又乖又有信心。”罗缇哼声道。

“姐,你多大岁数有的孩子,还不知道,等熬到孩子上大学,你们都快六十岁了,还能供得起他上学吗,我不信罗姐你甘于现在窝囊的日子。”王宝玉直言道。

“妈妈,苹果真好吃呀,妈妈也吃一口。”小男孩懂事的将苹果咬下一小口放到罗缇嘴里。

看着眼巴巴的孩子,罗缇这个昔日的女强人终于卸下了面具,低声哭了起來,柳远山也是眼眶发红,深深叹了一口气。

罗缇擦了擦眼泪,终于换了个柔和的口气说道:“宝玉,不是我不想干,只是孩子还小,还有外债。”

“不就是十几万嘛,我帮你还了就是。”王宝玉说着,打开了包,哗啦啦倒出了一堆钱,至少有二十万。

“宝玉,这怎么好意思。”罗缇推让道。

“钱是人挣得,罗姐,我相信你的能力,在春哥公司,你一定能为企业创造更大的收益。”王宝玉道。

罗缇犹豫的说道:“我能行吗。”

“罗姐,兄弟我现在正在难处,急需人才,外面的人不知根底,不敢用啊。”王宝玉放低了姿态。

罗缇何尝听不出來王宝玉的谦虚,问道:“老柳,要不咱们就去市里闯一闯。”

柳远山犹豫了一下,终于点了点头,作为一个刑满释放人员,又是个极其要面子的人,他早就想换个环境,也省得一出门就让人戳脊梁骨。

“马上去把帐还上,如果你们觉得心里不舒服,以后赚钱了还给我就是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宝玉,我去了你的公司,能干什么啊。”罗缇问道。

“销售部正好缺个经理,春哥药业也想打开国际市场,这方面你有经验。”王宝玉早就想好了罗缇的职位,如此说道。

“好,过完年我就去。”罗缇坚定的说道,腰杆顿时挺直了,似乎又找回了曾经当老总的感觉。

“年薪暂时定在二十万吧,年底有分红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太好了,宝玉,真的谢谢你了。”罗缇感激的说道,换做以前,二十万算不了什么,但相对于目前生活窘困的她而言,无疑是雪中送炭。

“孩子他娘,那咱们就把房子卖了,去市里租一套。”柳远山面露喜色道。

“不用了,我正好有一套房子闲着,你们先去住着吧。”王宝玉道,拿出了一把钥匙递过去,又说了地址。

正是夏一达曾经住过的地方,反正焦炳也不用,不如先让这一家人住着,也算是为员工解决后顾之忧了。

“宝玉,你想的可真周到,怪不得能当大老总,姐一定尽心尽力,让你的企业发展壮大。”罗缇郑重表态道。

“咱们的拳头产品你也清楚,嘿嘿,市场目前供不应求。”王宝玉笑道。

“是啊,有这个孩子还多亏了你呢。”罗缇道。

想到了这些,罗缇和柳远山的怨气顿时消散的一干二净,提及孩子,罗缇一脸喜色的说道:“我们年轻那时候总也要不上孩子,我想儿子都快想疯了,你姐夫费了驴劲也白扯。”

柳远山连忙咳嗽了一声,很是尴尬,“你怎么啥话都说。”

“宝玉又不是外人,要不是药好使儿,你能有这么好的儿子。”罗缇高兴的搂过儿子使劲亲了一口,柳远山嘿嘿直乐。

“姐夫,你也别闲着,我还准备成立投资部,您曾经是政府干部,目光远大,就去投资部担任个职务吧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王宝玉启用柳远山,也不是一时冲动,后來他也了解过柳远山此人,柳远山是某知名大学金融系毕业,直到现在,他依然怀疑自己当初是否做错了,如果再给柳远山和罗缇一些时间,说不准他们的事儿还真就成了。

柳远山一阵受宠若惊,忙表示感谢,颤抖着手递过來一支烟,“宝玉,我一定不遗余力发挥自己的余热。”

王宝玉将烟放在一边,打开了一盒好烟,自己抽了一支,其余的都塞给了柳远山。

办完了这一切,王宝玉起身就要走,架不住夫妻二人不住挽留,还是留下來吃了个饭,罗缇收拾一新,喜滋滋的拿着钱出去了,还了债后,又置办了年货,家里顿时有了过年的气氛。

人逢喜事精神爽,仅仅是一天的功夫,罗缇夫妇又恢复了往昔的风采,从容自信。

酒桌上,王宝玉好奇的问道:“罗姐,咋就混到了这步田地。”

“唉,一言难尽,侯四那边搞什么农场,经营不善,到底将公司卖了补了缺口,那时候我手里还有点钱,又借了点钱,开了个小公司,还是收购农副产品,到底因为规模小,被人挤兑的黄了,还欠了外债。”罗缇叹气道。

“罗姐,咱们的春哥丸,可是独一份的,你就放心大胆的干吧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其实也不至于困难成这样,侯四还欠我两年的工资,企业黄了,他就不了了之了,我和他以前也算有过交情,暗示过两次,他总是装迷糊,也就算了。”罗缇道。

王宝玉绝对相信侯四能干出这种事儿來,而且,罗缇自从落魄之后,更是不敢跟侯四折腾,也就只能吃个哑巴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