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59 不老妖姬

2059 不老妖姬

“别吵,再睡一会儿。”王宝玉懒洋洋的说道,忽然抬头看见了冯春玲,还是那幅服务员的打扮,正在深情款款的看着他。

“春玲,是你吗。”

王宝玉被自己的喊声给吵醒了,睁开眼睛,哪里还有冯春玲的影子,不过是迷糊中的一个幻觉而已,看看手机已经十点多了,在无限的伤感之中,他终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个熟悉的房间。

一下楼,侯四就迎了过來,见王宝玉眼睛红红的,不禁问道:“兄弟,这里的环境不好,是不是沒睡好啊。”

“可能是换地方的原因吧,四哥,那我就先回家了,后会有期。”王宝玉打着哈欠道。

“好,好。”侯四连声应着,主动帮王宝玉拉开了车门,又让人在轿车的后备箱里,塞了一大堆的年货。

到家的时候,正赶上吃午饭,多多和小光免不了对王宝玉又是一阵纠缠,王宝玉精神头不好,陪孩子们玩了一会儿,简单吃了几口饭,就上楼睡觉去了。

“瞧那一出,一回來就睡觉。”钱美凤埋怨道。

“爸爸,好像是哭了,眼睛红了。”小光情商很高,发现了王宝玉的异样。

“那是冷风吹的。”多多纠正道。

“肯定是哭得。”

“你整天哭,咋沒见你眼睛红啊。”多多笑道。

“宝玉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处啊。”林召娣不禁担忧道。

“他游手好闲的,难个屁,准是又想起哪个女人了。”钱美凤鄙夷的说道。

“唉,这孩子这么大了,也不娶媳妇,再过几年,我跟你爹的身子骨都老了,也给他看不了孩子了。”林召娣道。

“什么啊,现在不也看着呢。”钱美凤脱口道。

“那不一样,宝玉还是要有自己的孩子才行。”林召娣沒听明白钱美凤话里的意思,呵呵笑道。

“娘,你可不能偏心,多多是你一直看大的。”钱美凤道:“小光也是半道來咱家的,我不也一样疼吗。”

“哪能呢,孩子都一样,多多,小光,跟奶奶出去玩。”林召娣慈爱的招呼两个孩子,一同出了家门。

贾正道并不言语,捋着胡子在看一本古书,而且还是一幅沉醉的样子,钱美凤气势汹汹的來到王宝玉的房间,摇醒了他问道:“咋回事儿,又想起哪个骚狐狸了。”

“你有病啊,睡觉都不让。”王宝玉恼道。

“瞧你这眼睛肿的,哭谁啊,大过年的你膈应人不。”钱美凤不依不饶的问道。

“你烦不烦啊,管得着吗。”王宝玉气哼哼的坐起身來,几乎要跟钱美凤翻脸。

“宝玉,你都有两个孩子了,清醒点,谁还稀罕你啊。”钱美凤不屑道。

“那是老子看不上她们,信不信老子一招手,就领回來十个八个的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就知道吹牛皮,有本事你领啊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,除了长得算是有鼻子有眼的,你是智商高啊,还是情商高啊。”钱美凤口不择言。

“我要是啥都不是,还能当老总。”王宝玉也被说恼了。

“现在满大街都是老总,你给自己赚了金山还是银山了,整天装模作样的,忽悠人。”钱美凤道。

“美凤,你啥意思啊,我在你眼里就那么不是东西吗,你等着,过完年我就给咱爹娘领个儿媳妇來,我想想啊,是个公务员好呢,还是个歌星好,其实那些都无所谓,老子有的是钱,只要是年轻漂亮就行。”王宝玉刺激道。

“小年轻的都不怀好意,不榨得你毛干爪净才怪。”钱美凤寒着脸说道。

“那也不至于找个年纪大的,像你这种三十多岁大妈级别的,我可不敢要。”王宝玉哼声道。

你,钱美凤气得使劲砸了王宝玉一拳,狠狠的骂道:“王宝玉,你不是个东西,要领就领吧,到时候我带着多多走,省得碍你眼。”

钱美凤说话间就哭了,而且是越哭越伤心,王宝玉顿时心软了,拉着她安慰道:“美凤,我刚才就是胡放屁,你可别当真。”

“从一开始就嫌我年纪大,到现在又给你伺候老人又拉扯孩子的,还提这茬。”钱美凤哽咽道。

“嘿嘿,我就那么一说,别说啊美凤,这么多年,你咋不显老呢,看上去就跟二十五六一样。”王宝玉由衷的赞叹道。

“哼,少拿这忽悠我,沒一句真话。”钱美凤性情单纯,脸上挂着泪又自我陶醉了,“其实大家都这么说我,要这么下去,以后还不成了不老妖姬。”

“差不多,美凤,别闹了,昨晚我确实想起了一个人,觉得挺对不起她的。”王宝玉如实道。

“谁啊,那个姓程的骚狐狸,你不是留在身边了吗。”钱美凤问道。

“我想起了你那个好姐妹,唉,也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里,只怕是今生再无缘分了。”王宝玉说着,心里又是一阵酸酸的。

“春玲,别说,你交往的女人中,还就属春玲还不错,能过日子。”钱美凤难得夸赞了一句。

“好了,不说她了,反正也沒影了。”王宝玉摆手道。

“别想那些沒用的,沒事儿多陪陪孩子。”钱美凤转怒为喜,她刚才的冲动也可以理解,能让王宝玉落泪的女人,显然不一般。

王宝玉打了个哈欠,又一头倒在**,说道:“美凤,昨晚我见了侯四,谈好收购他的企业,咱家的养殖场也并入春哥集团吧。”

“好啊,那我是不是可以成为春哥药业的股东了。”钱美凤高兴的说道。

“随你的便。”王宝玉说了一句,转头又睡着了。

钱美凤给王宝玉掖了掖被子,开心的下楼去了,王宝玉一觉醒來,天已经黑了,不时响起的鞭炮声提醒他,又是一年的除夕夜來临了。

下楼时,出去写生的李可人回來了,开心的将自己的作品展示给王宝玉看,画上是一片茫茫的冰雪,一个孤独的小男孩,穿着红棉袄,正茫然四顾的站在雪中,很是惹眼。

“大姐,这幅画很有意思,构思新颖,意境深远,一定能卖上高价。”王宝玉赞道。

“说來也巧,正好看见了这么个小孩,我觉得他很像你。”李可人意味深长的道。

“怎么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