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60 迷茫

2060 迷茫

“这幅画的名字叫《迷茫》,小孩,大姐一直觉得你情绪不对,是不是觉得很孤独迷茫啊。”李可人小声的问道。

“是啊。”

“这就对了,艺术家的眼睛是雪亮的,对了,学学这孩子,穿上红衣服,冲一冲运气,一切就都会好起來。”李可人笑道。

“大姐,你怎么学得神神叨叨的。”王宝玉皱眉道。

“呵呵,贾师傅告诉我的。”李可人指了指斜靠在沙发上聚精会神看书的贾正道。

“大姐,你是个艺术家,怎么还信这套。”

“也不全是啦,你有沒有发现,这抹红色给整幅画增添了无尽的活力和希望,冷与热也发生了猛烈的撞击。”李可人看似激动的问道。

王宝玉低头又看了看画,依旧是幅画而已,哪有什么冷暖,不过回來之后还沒有來及和干爹说话,忙凑过去,笑着问道:“爹,啥书看得这么入神啊。”

贾正道一看是王宝玉,合上书,正色道:“宝玉,不管啥样的,明年这个时候,你给爹领回家一个儿媳妇。”

王宝玉老脸一黑,皱眉说道:“爹,感情是一辈子的大事儿,可不能为了结婚而结婚。”

“你们年轻人脑子里都装的啥东西啊,我跟你娘那会儿就是为了结婚才在一块的,你到底答应不答应。”贾正道沉声说道。

“一年也太仓促了。”

“那就两年。”

“爹,不是那么一回事儿,我的事业正在爬坡呢,而且您……”

“宝玉,最多给你三年时间,否则咱俩的父子情就断了。”贾正道严肃的说道,看样子不是在开玩笑。

“爹,您这是说的啥话啊,你这是要逼死儿子啊。”王宝玉恼道。

“你要不结婚,那就是想要逼死你娘。”贾正道吹着胡子,啪的一声将书放在一旁,由于太过激动,还咳嗽了两声。

“爹,千万别动气,咱们有话慢慢说。”王宝玉吓了一跳,连忙上前替干爹捶胸口。

“宝玉,就为你结婚这个事儿,你娘现在又开始失眠了,她不开悟,执着这些世俗之事,我眼见着她情绪不高,也不能不管吧。”贾正道看似大度的说道,接着又说出一句很雷人的话:“宝玉,你总也不结婚,都三十好几的人了,外面的人说话的都有,爹这张老脸沒地搁,走路都贴着墙根走。”

我倒,至于嘛,王宝玉很是无语,不过自己也真的想结婚了,幸好还有三年的时间,尽快找个女人结婚,了却自己和父母的心病,陶然就挺好,杜倩倩也可以,实在不行还有代萌垫底,王宝玉郑重的点点头,说道:“爹,我答应你,三年内一定娶上媳妇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贾正道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模样,又把书捡了起來,感叹了一句:“真是一本好书啊,参透了人生的哲理。”

《弟子规》,王宝玉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來,说道:“爹,这本书很多孩子都会背啊。”

“那不一样,你爹我是什么悟性,都说如何改命,照我看來,只有按照这本书上写的认真去做,那运气一定会变。”贾正道很正色的说道。

“好吧,您就好好参悟吧。”王宝玉根本沒兴趣看这种书,又把书递了回去。

“多多,小光,你们两个过來,跟着爷爷把这本书背下來。”贾正道招呼道。

“好啊好啊。”小光立刻拍手。

而多多则面露恐惧,哧溜一下就跑沒影了,小光愣了愣,也追着姐姐跑了,贾正道只能摇头叹气,又认真的看了起來。

吃过晚饭后,架不住干妈和李可人的鼓动,他还穿上了一件红棉袄,看起來,有点旧社会地主的味道,惹得多多和小光不住的拍着巴掌笑。

“宝玉,别闲着,晚上还是跟我去值班吧。”钱美凤道。

王宝玉点头答应,反正年年都是这样,正好也可以出去溜达一下,钱美凤换了一件黄色的棉袄,看起來很像是村姑,让王宝玉不由想起了钱美凤当初的样子,就是这种傻大姐的打扮。

两个人就这样衣着古怪的向着养殖场缓步走去,踩着软软的积雪,一路说着话,钱美凤问道:“宝玉,如果有一天春玲回來了,你会娶她吗。”

“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她肯定不会回來,说不准孩子都挺大了。”王宝玉叹气道。

“嘻嘻,那是,春玲和我一般大,几个女人到了这个年龄还不结婚啊,那你就别惦记了。”钱美凤高兴道。

“说起來,春玲也真是个好姑娘,都是我辜负了她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你辜负的人还少啊,我们姐妹当初感情也不错,只是沒想到她竟然跟你偷情,哎,除了这事儿你们做的不地道,其余还算是不错。”钱美凤嗔道。

“我们那不是偷情,差点就结婚。”王宝玉不悦的纠正道。

“还是沒缘分吧,宝玉,多多都这么大了,要为孩子多想想。”钱美凤道。

“我早就想好了,等多多上完小学,就去城里上贵族学校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不如现在就去城里上小学。”钱美凤建议道。

“还是先等我稳定稳定吧,到时候爹娘一块接走,咱们一家人还住在一起。”

“这还不错,总算是沒白当这个爹。”钱美凤道。

不知不觉就來到了养殖场,还是那间小办公室,钱美凤原本计划搞复原乳等项目,也因为种种原因,沒有实现,好在鲜奶根本不愁销路,倒也是业绩额年年攀升。

随便聊了一会儿,钱美凤就打着哈欠上床睡觉去了,王宝玉睡了一个下午,这功夫根本就沒有睡意,他无聊的翻着钱美凤的办公桌,突然就有了重大发现。

就在办公桌的最底层,王宝玉发现了一沓信,居然都沒有开封,这些信都來自于省里的绿源乳业,这个企业王宝玉当然知道,钱美凤的乳制品主要就是卖给他们。

靠,都什么年代了,还写信,王宝玉满不在乎的拆了一封,而信上的内容却让他大吃一惊。

“美凤,你是如此的美丽大方,淳朴可爱,静夜里,我常常会想起你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