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61 再次约定

2061 再次约定

不得不承认,这封信文学水平很高,字写得也不错,而最后的署名更是让王宝玉感觉非常的震撼,竟然是白英杰。

王宝玉经常在报纸上看见过这个名字,绿源乳业的老总,省里的十大杰出青年,三十出头,一表人才,真是沒想到,他竟然一直在追求钱美凤。

不知为何,王宝玉心里一阵酸溜溜的,升腾起了醋意,他娘的,居然敢惦记老子的媳妇,真不知道天高地厚,不就是个卖牛奶的嘛,敢跟卖壮阳药的争女人。

冲动之下,王宝玉过去摇醒了钱美凤,晃着信问道:“美凤,这是咋回事儿。”

钱美凤揉着眼睛,“还用问啊,你不都看了嘛,对了,里面都写了些啥。”

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:“都是些肉麻的话,整天不是想死你就是爱死你的,臭不要脸。”

钱美凤咯咯笑道:“他想跟我在一起,我正在考虑要不要答应呢,听说老有钱了。”

“你一个有孩子的人,他还是个单身,不合适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哼,有什么不合适的,人长得英俊,也很照顾我,文化又高,还很痴情,等了我好几年了。”钱美凤哼了一句,转过身去闭上了眼睛。

“正是因为如此你才更得小心,他条件那么好,为啥非要盯上你这个二婚呢,肯定不怀好意。”王宝玉着急的晃着钱美凤道。

“那又怎样,我空虚他寂寞,挺般配的。”

“般配个屁,依我看,他就是在耍你玩。”

“你耍了我这么多年,我还怕再被别人耍吗。”钱美凤哼道。

王宝玉一愣,又找了一个理由: “美凤,多多不会答应的。”

“这不正中你的意,多多可以正大光明的跟着你了。”钱美凤道。

“反正我不答应。”王宝玉坚持道。

“王宝玉,你想清楚了,你跟我是什么关系。”钱美凤不耐烦的坐起來,白了王宝玉一眼道。

“我……”王宝玉一时语噎,是啊,自己跟美凤现在算是什么关系,根本沒理由不让她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。

王宝玉转身回到沙发上,闷闷的抽着烟,心里莫名的烦躁,他也许从來就沒有想过,有一天也同样会失去美凤,在他的印象中,美凤就像是故事中的傻老婆,总会一直在默默的守候着,直到熬白了头发,哭瞎了眼,也会一直等着负心汉回來。

不知何时,钱美凤也披着衣服下了床,來到了沙发上,笑呵呵的问道:“孩儿他爹,吃醋了。”

“沒有,我就是觉得你们之间不适合而已。”王宝玉嘴硬道。

“那你觉我跟谁适合啊。”钱美凤问道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王宝玉老实的说道,这个问題他从來也沒考虑过。

“好了,弟弟,别耍小孩子脾气了,跟姐上床睡觉。”钱美凤笑嘻嘻的拉着王宝玉道。

“我睡不着。”

“那就陪我躺一会儿。”钱美凤温柔的说道。

王宝玉就这样跟着钱美凤再次挤在了小**,钱美凤轻轻的搂着王宝玉,很认真的说道:“宝玉,他追了我好几年了,说心里话,我曾经也动过心,哪个女人不想有个归宿呢。”

“但是他动机不纯,我得打听一下,看他在外头花不花心。”

“就你瞧不起我,不知道现在二婚吃香啊,还有大老板娶家里保姆的呢,只要两个人是真感情,不在乎那些。”钱美凤说道。

“那他就是个不正常的男人。”王宝玉有点急眼。

钱美凤替王宝玉温柔的擦去额角的汗珠,笑道:“傻样,我不知道他心里到底咋想的,可是我想了好久,也觉得不合适。”

“这么想就对了。”王宝玉心情顿时好了起來,有了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。

“算了,我大概注定一辈子要当单身母亲了。”钱美凤道。

如今美凤已经三十多岁了,但依旧还是那么高挑漂亮,岁月很是照顾她,并沒有留下太多的痕迹,搂着软软的钱美凤,王宝玉的心里升起了一阵从未有过的踏实感。

“美凤,老人常说三十而立,经历了这么多事儿,我忽然有种感觉,还是跟你在一起最踏实。”王宝玉难得老实的说道。

“说这些有什么用,你从來沒想过要娶我吧。”钱美凤道。

“美凤,我现在还是有些茫然,你再等我一年吧。”王宝玉认真的说道,他第一次真正动了要娶钱美凤的心思。

“这么多年都等了,不差这一年。”钱美凤眼睛中顿时充满了无限的柔情,将王宝玉搂得更紧了。

美凤向來嘴硬,王宝玉头一次听她终于说出了心底的声音,心里很是感动。

“美凤。”王宝玉轻轻喊了一声,主动吻上了钱美凤的红唇。

钱美凤立刻热烈的迎了上來,嘴里含糊的喊着王宝玉的名字,两个人又在这个狭窄的小**,毫无羞涩的脱了衣服,纠缠在一起。

轻车熟路,配合融洽,两个人终于同时达到了快乐的巅峰,然后相拥在一起,沉沉的睡去,连午夜的鞭炮声也未能将他们吵醒。

当清晨的阳光照进了办公室里,王宝玉和钱美凤忙穿好衣服,竟然彼此都有了一丝的羞涩。

携手走在空荡荡的村路上,钱美凤昂起了问道:“宝玉,还记得昨晚说的话吗。”

“记得,一年的时间。”王宝玉点头道。

“那我就再信你一次,如果你再次负了我,那就别怪我嫁给别人。”钱美凤笑道,大概心里在后悔,要知道白英杰的信这么有用,就应该早拿出來。

“嘿嘿,大不了我给你多补贴点嫁妆。”王宝玉开玩笑道。

“当我稀罕,白英杰说了,只要我肯嫁给他,条件尽管开口,以后家里所有的一切都改在我的名下,我才看不上你那点寒酸的嫁妆呢。”女人都是虚荣的,美凤也不例外,提起这茬口气是老得意了。

王宝玉沒有说话,默默的勾了勾钱美凤的小手指,算是拉钩订约了,唉,绕了一大圈,居然又转了回來,王宝玉此刻的心情很复杂,甚至有点后悔,一时冲动跟钱美凤再次定下了约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