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65 红花绿叶

2065 红花绿叶

一旁的侯四乐得合不拢嘴,不停的用手摸着光头,岁月不饶人,现在不用理发,脑袋上也长不出毛來了。

而钱美凤胸脯起伏,很是激动,眼中则闪现出了晶莹的泪光。

代萌更夸张,几乎手舞足蹈,笑的不停的擦眼泪,乔伟业鄙夷的扭过头,一眼都不想多看到她。

罗缇认为自己跟对了人,一时间斗志昂扬,誓为春哥药业爆发出自己全部的能量。

其余的企业家都是一片艳羡之声,唯有石临东依旧皱着眉,觉得王宝玉的豪言不太切合实际,尽管春哥丸的销售火爆,但离这个目标,显然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,当然,如果能实现百亿的融资,这个目标就能实现,但是三年的时间也太过紧凑,势必会因步伐太快,影响了企业的正常运营。

接來下便是市领导发言,阮焕新的发言并沒有太多的亮点,无非是勉励企业家们继续保持创业发展的**,为经济的发展做贡献。

而汪卓然显然被王宝玉的热情给感染了,竟然也放出了豪言,说要力争实现在三年内,让平川市的GDP翻两番,让老百姓过上更好的日子,同时,他表示看好春哥药业的发展前景,势必会成为平川市的龙头企业。

光讲话就占据了一个小时的时间,大家沒一个听着烦的,都觉得热血沸腾,心潮澎湃,之后,一排身着大红旗袍的礼仪小姐手捧着花篮走到了台前,领导们纷纷起身,拿着剪刀,隆重的进行了剪彩。

灯光闪烁,万响的鞭炮也同时炸响,在代萌的带动下,大家都高声叫起好來,热闹程度不亚于过年,至此,活动继续推向了**。

当然,真正的**是当红歌星陶然的登台献唱,得知消息的粉丝们儿也纷纷到场,都是年轻人,对于企业啊集团啊这些概念不明朗,完全就是奔着偶像來的。

他们高举着条幅,口中大喊着陶然的名字,几个小女生还激动的泪流满面,人数众多,几乎占据了对面的整条街道,如果不是有警察维持秩序,粉丝们肯定会冲垮了舞台。

“老公,你真棒啊。”代萌凑到王宝玉跟前嘿嘿笑道。

“小声点。”王宝玉皱眉道,心中却洋溢着一种幸福,想当年自己成立春哥药业公司那会儿,堪称一穷二白,如今能有这么大的场面,怎么能让人不激动呢。

“宝玉,别傻站在这里,过去招呼一下客人啊。”钱美凤过來说道,看见代萌凑过來,她立刻就警觉了。

“这是谁啊。”代萌哼道。

“我姐。”王宝玉应了一声,转身走开了,代萌和钱美凤互相看了一眼,各自走开,并沒搭茬。

欢庆节目当然不能只是陶然唱歌,还有一些舞蹈和说唱,当然,王宝玉也沒忘了叫來了田英,也给她一个露脸的机会,只是粉丝们对于田英的反应,都显得很平淡。

“宝玉,你这不是磕碜我嘛。”一下台,田英就埋怨道。

“英子,不是我说你,你现在就是有点自暴自弃,都不知道为自己争取机会。”王宝玉埋怨道。

“那也得看啥机会,这里的主角是陶然,我这沒孵化的丑鸭子都不够当绿叶的份。”田英黯然道。

“着什么急,谁都有这种被人冷落的经历,对了,明天來春哥演艺公司签约吧,陶然过段时间也过來,让她带一带你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我不是跟你签约了吗。”田英愣愣的问道。

“我那不是扯淡嘛,这回,你终于可以迎來了发展的真正机会。”王宝玉道。

田英眼中闪过一丝光彩,舔了下嘴唇问道:“能保证我六位数的收入吗。”

“爱签不签,想要签约的人排几公里呢。”王宝玉不耐烦道。

“那你可一定要照顾我啊,咱们是发小。”田英急忙拉住王宝玉道。

“废话,我要是不想搭理你,干嘛非要跟你签约啊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哎呀宝玉,你可真好,有沒有对象啊,考虑下我不。”心情大好的田英也开起了玩笑。

去你的,老子忙着呢,王宝玉喜滋滋的推开田英,瞧见沒,男人有钱就有女人围着,结婚算事不,还沒放屁费劲呢。

演出结束后,已经是中午时分,重要人物又开车刚往北国大酒店,在那里,王宝玉预备了丰盛的宴席。

企业家们纷纷厚着脸皮挤到了领导的桌子上,姚黎霞更是一口一个汪书记和阮市长,靠着她那点残余的姿色,拼命的套近乎。

王宝玉早已经习惯了这个场面,学会跟领导接近,似乎早已成了企业家的必修课,又折腾了两个小时,伴随着闹闹吵吵的敬酒声,宴席终于鸟兽散场。

钱美凤惦记着厂里的事情,直接回了神石村,王宝玉则喝得有些晕晕乎乎的回到了家里,李可人和小光却正好要出去,说是要去看一个老年人的画展。

“大姐,您都是开宗立派的大师了,还有必要看这些普通的画作吗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呵呵,说不准就能受到些启发,再说了,正好带小光出去散散心。”李可人笑道。

“你们打车去吧,我一会儿去接你们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嗯,以后少喝点酒。”李可人叮嘱了一句,带着小光一路哼着歌走了。

王宝玉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个小时,自觉脑子清醒了不少,便开上车去接李可人和小光,画展在文化宫里举行,是一群离退休的老干部办的画展,按理说,政府领导应该去捧场的,只是正好赶上王宝玉的集团成立庆典,所以,画展显得冷冷清清。

王宝玉沿着楼梯來到了二楼,懒洋洋的要了一本画册,一边翻开着一边向里走,对于艺术,王宝玉可谓是外行,但跟着李可人熏陶了这么多年,也能看出些基本的门道來,这都是一些山水花鸟外加书法,看惯了李可人的画,这些画的画工明显很粗糙,索然无味。

这也不奇怪,很多老干部都是退休之后因为沒事儿才开始学画练字,沒有几年的光景,李可人可是从小就受母亲的言传身教,从基本功上论,那就不能同日而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