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66 环保罚单

2066 环保罚单

走过一条长廊,王宝玉看见李可人正在那里拍照,却不见小光,不禁疑惑的问道:“大姐,小光呢。”

“在那边跟他阮伯伯玩呢。”李可人道。

“哪个阮伯伯。”

“阮市长啊。”

沒想到阮市长竟然也來看画展,可能上午沒能赶來,下午來走走过场。

“哎呀,大姐,你真是的,怎么能让阮市长看孩子呢。”王宝玉着急的问道。

“他说喜欢小光,自己要带他四处看看的,市长怎么了,也沒见多个头。”李可人不以为然。

“哎,人家就是那么随口一说,这还当真。”

王宝玉连忙快走几步,在一个角落里,他找到了阮市长和小光,二人正在一幅山水画的前面驻足停留。

眼前的情形却让王宝玉一下子愣住了,使劲揉了揉眼睛,随即就开心的笑了起來。

李可人今天给小光穿了一套小西装,阮市长也穿着一套西装,一样的颜色,一大一小的两个人,都腰杆挺直背着手,更有趣的是,阮市长背手的时候,习惯性的用左手握着右手的拇指,小光也是一样,或者说,两个人的姿态完全一模一样。

瞧我儿子,真有出息,这做派将來肯定也是当市长的料,王宝玉心中一阵高兴,二人看得聚精会神,阮市长换了一个掐腰的姿态,不可思议的是,小光也换了同样的姿态。

王宝玉到底沒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來,两个人齐齐转过头來,连表情都很相像,小光惊喜的喊了一声爸爸,随即就扑了过來。

王宝玉连忙抱起小光,对阮市长歉意道:“阮市长,真是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阮焕新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孩子很讨人喜欢,凡事都求甚解,问了我好多问題呢。”

“你大概也知道,小光的妈妈是韩国人,这孩子挺可怜的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宝玉,你还真是有爱心,值得赞扬,有空欢迎带孩子去我那里玩。”阮焕新道。

“您日理万机,怎么好意思打扰呢。”

“我也是个父亲嘛,尤其到了这个年纪,看到孩子都想去抱一抱。”阮焕新道。

“阮伯伯真帅。”小光笑道。

“小光也是个小帅哥,还很乖。”阮焕新慈祥的笑道。

“小光,给阮伯伯背首诗。”王宝玉显摆的说道。

“煮豆燃豆萁,豆在釜中泣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。”小光摇头晃脑用稚嫩的童音背道。

嘿嘿,王宝玉一阵得意,多有深度啊,不过阮焕新先是笑了几下,随即面露一丝伤感,大概是想起了自己的那个同胞弟弟,王宝玉连忙说道:“小光,背那首床前明月光。”

小光又背了一首诗,阮市长笑了起來,赞道:“这么小的孩子,吐字能如此清晰,很不一般。”

“爸爸,我要找阮伯伯玩。”小光笑道。

“不行,阮伯伯很忙,哪有时间跟你玩啊。”

“阮伯伯,陪我玩啊。”小光冲着阮市长伸开小手。

阮焕新哈哈大笑,称小光是个机灵鬼,无限怜爱的从王宝玉的怀里接过小光,亲了又亲,这做派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市长,而是一个无比慈爱的长辈。

因为公务繁忙,阮焕新又简单跟王宝玉聊了几句,这才转身离开,小光冲他挥着小手说拜拜,阮焕新一脸笑意的同样挥着手,眼中竟然闪过一丝的不舍之情。

“儿子,行啊,比你爹强,这么小就能攀上市长这个关系。”王宝玉调侃道。

“市长就是阮伯伯吗。”

“是啊,以后好好跟阮伯伯套套近乎,万一哪天爹又倒霉了,就指着儿子你喽。”

小光听不懂这些,摇摇头问道:“阮伯伯好像有些伤感。”

“你看谁都伤感,真是个多愁善感的小家伙,你爸我小时候,可从來不这样,整天就知道乐颠颠的疯玩。”王宝玉笑道:“儿子,男子汉大丈夫就要有气吞天地的气势,整天依依呀呀的伤感有个屁用,那是娘们家干的事儿,來,跟爸爸一起说,伤感是个屁。”

“伤感是个屁。”

“放屁吧。”

“放屁吧。”

“宝玉,有你这么教孩子的吗。”闻声而來的李可人看着粗鄙的父子俩,很是不满的接过小光,说道:“我刚刚看见阮市长离开,他好像有点伤感哦。”

晕死,王宝玉终于知道小光的师傅是谁了,感情就是李可人大师啊,王宝玉满不在乎,抱着小光招呼李可人开车回家。

春哥集团的正式成立,让企业的发展更迈进了一大步,在春哥药业公司的资金支持下,除了演艺公司之外,其余的下属企业都焕发了勃勃生机。

玉玲珠宝入驻省城,又开了三家分店;钱美凤的那边,也引进了复原乳原料加工的生产线,产品变得多样化起來;侯四的恒通公司下属的雪峰村旅游区,更是重整旗鼓,更新了设备加大了宣传;林蛙养殖基地的规模也扩大了一倍,有望实现产值继续翻番。

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,集团公司内一片忙碌的景象,大家走路甚至都用跑來形容,罗缇管理下得销售部更是一片火热,业务电话声此起彼伏,甚至出现了加班的情况。

时不常就有企业來考察学习,春哥药业俨然成了平川市企业的发展榜样,看着大家忙碌穿梭的身影,王宝玉很是满足,悠闲的喝着茶,真正的老总就是这样,运筹帷幄,企业步入正轨了,而自己也终于从操劳中解放了出來。

就在王宝玉为此洋洋自得,觉得自己步入人生的顺境之时,一件想不到的麻烦却突然发生了。

这天,王宝玉刚一上班,石临东就匆忙进來,甚至都沒敲门,他急切的说道:“王总,不好了,工厂那边出事儿了。”

“怎么了,有员工受伤了。”王宝玉心里咯噔一下,忙问。

“不是,刚刚接到电话,市环保局的人员去了工厂,说是排污不达标,责令工厂停工,还开出了一个亿的罚单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操,一个亿,,怎么罚这么多钱。”王宝玉忍不住骂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