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85 春姐丸

第六卷 商界雄起 2085 春姐丸

大家都汗了一个.女性们纷纷不好意思的低下头.但心里却在想也尝试一下.王宝玉接着说道:“老商说得有道理.技术部要在药效上进行改良.侧重养颜保健.组方尽量温和.”

“这件事儿可行.预测市场也应该不小.”石临东举起手來.很难得表示了支持.

“嘿嘿.名字呢.我想好了.跟春哥丸呼应.就叫春姐丸吧.”王宝玉嘿嘿笑道.

此言一出.立刻惊倒了一片.石临东道:“王总.这个名字是不是太俗了点.”

“大俗即大雅.有春哥丸在前面开路.春姐丸这个名字都不用故意打广告.”王宝玉道.

众人纷纷点头表示同意.连石临东仔细思索了片刻后.也露出钦佩的神情.说道:“还是王总眼光独特.”

王宝玉长长舒了一口气.总算开了一次气氛和谐的会议.他当场宣布.由石临东监督领导产品的开发.考虑到春姐丸是女性用品.又让罗缇來辅助石临东的工作.程雪曼一个劲冲着王宝玉使眼色.希望也参与到里面去.王宝玉只当是沒看见.

会后.程雪曼又进來唠叨.说道:“宝玉.我整天就干这些零碎的话.为什么不让我参与产品的开发啊.”

“你还是个未婚的大姑娘.参与这事儿不合适.”王宝玉道.

“我看你就是不信任我.”程雪曼嘟着嘴道.

“雪曼.请给一个信任你的理由.”王宝玉盯着她问道.

“我.我也沒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啊.”程雪曼支支吾吾的说道.

“那我就说明白了.只要你还跟吕云天联系.公司的大事儿都不会让你参与的.”王宝玉哼道.

“我交朋友有什么错啊.”程雪曼犟嘴道.

“全澳投资可是一直在觊觎春哥丸的配方.你让我如何相信你啊.”王宝玉问道.

程雪曼彻底的愣住了.但还是不甘心的说道:“宝玉.咱们可是从初中就认识了.罗缇你才认识几年.难道她就比我强吗.你就不怕她给你泄露了公司机密.”

王宝玉冷笑了一声.原则问題上绝对不能退缩.“罗缇从來沒有瞒着我做事儿.”

程雪曼先是一阵沉默.继而有些愤怒的发誓道:“宝玉.如果我泄露了公司的机密.就让我不得好死.”

“行了.你忙你的吧.我们之间的誓言也不少了.最终不还是个屁.”王宝玉摆手道.

程雪曼转身出去了.却不小心一个趔趄.差点崴了脚.王宝玉抬了抬屁股.忍住了沒过去搀扶她.程雪曼冷冷的回头看了一眼王宝玉.远去的背影显得孤单又落寞.

王宝玉闷闷的吸了一支烟.心情很差.他并不想跟程雪曼搞成这个样子.但是.如今的企业就像是一条大船.他作为一个掌舵的船长.在风浪中前行.不得不多加小心.

王宝玉也相信.刚刚程雪曼对自己说的都是真心话.但是她作风虚荣.耳根子又软.架不住软磨硬泡.这都是不成大器的重大缺陷.

这天晚上.王宝玉做了一个奇怪的梦.梦见自己化身成李可人画中的那个小男孩.孤单的走在神石水库的冰面上.放眼茫茫的白雪.根本看不清方向.

突然.冰面毫无预兆的塌陷了.王宝玉一下子落入了水里.冰水寒冷刺骨.他惊恐的大喊救命.而來來往往很多人.都沒有人看他一眼.

就当王宝玉绝望的要堕落水中之时.一只纤细的手伸了过來.轻轻将他从水中拉起.王宝玉死而复生.感恩戴德.抬起头看清对面这张脸的时候.立刻忍不住扑了上去想去抱她.却是扑了一个空.蓦然惊醒.

王宝玉被吓出了一身冷汗.却很想再回到梦里.因为那个挽救他的女人.正是冯春玲.

唉.怎么最近这么想冯春玲呢.王宝玉长长的叹气.心生一阵悲凉之情.也许经历了太多感情的变故.所以对冯春玲的思念也愈加强烈起來.

好半天终于冷静下來.再仔细回忆这个梦.掉到了水里.还是断裂的冰层.可不是什么好预兆.难道说要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.

王宝玉终于坐起來.拿出了很久都不用的铜钱.虔诚的摇了一卦.是《坎为水》之卦.果然蕴含凶险的不吉之卦.

“到底哪里会出现问題呢.”王宝玉照比卦象.苦思冥想.目前最大的问題也就是资金紧张而已.但是春哥丸畅销.春哥大厦的施工也放缓了速度.国外投资专家都认可的事情.还不至于出太大的纰漏吧.

王宝玉撅着屁股左看右看.最近一年始终忙于企业的经营.算卦的业务早已疏忽.研究了半天也沒有结果.只好重新上床睡觉.

第二天上班后.一向稳重的石临东急匆匆的走了进來.说道:“王总.出事儿了.”

“怎么了.”王宝玉心惊的问道.

石临东将一张省城的报纸递了上來.报纸上的一个标題让王宝玉的头顿时大了.

报纸上的标題是:《男人夜战三女猝死.生前曾服用春哥丸》.具体内容则是.某个男人在宾馆招-妓.为了展示所谓的男人雄风.服用了春哥丸.结果.大战一夜.凌晨猝死在**.地方警局已经介入调查.

“他娘的.媒体这么报道分明是不负责任嘛.猝死的原因有很多种.怎么能证明跟春哥丸有关系.”王宝玉恼火的骂道.

“肯定是有人从中动了手脚.我在网上查过.这篇报道原來就叫《男人夜战三女猝死》.是一个小报上早就刊登过的.不知道怎么就跟春哥丸扯上了关系.”石临东道.

“不会是哪个同行干的吧.”王宝玉皱眉道.

“很有可能.自从咱们的春哥丸上市之后.几乎挤兑了所有同类别产品.”石临东面色凝重.

“目前还來不及追究这件事儿的具体原因.说说看.该如何平息这场突发事件.”王宝玉着急的问道.

“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媒体道歉.但我跟这家媒体沟通过.他们死不认错.”石临东道.看來一时也沒有好办法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