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86 酷寒

2086 酷寒

王宝玉也想了半天,有了个主意,说道:“临东,目前看來,还要要找媒体造势,用另外一条新闻冲淡这个新闻。”

“是个好主意,而且这条新闻还要对咱们有利才行,要不就再举办一场演唱会之类的。”石临东试探的问道。

王宝玉叹了口气,这时候能办成什么像样的演唱会,低声对石临东道:“事情到了这个份上,也不能考虑什么诚信了,正所谓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站起來,你去找一家生四胞胎的,就说因为服用了春哥丸,才有了这种奇迹,媒体呢,就找国内最权威的媒体,该花钱还是要花的。”

“四胞胎,这个是不是太夸张了。”

“夜战三女不也有人信,正因为夸张,等各媒体的新闻都起來,老百姓觉得两条新闻都沒真事儿,咱们就达到了目的。”王宝玉分析道。

“关键时候还是王总有策略。”石临东心服口服,立刻着手去办,接下來的几天里,花了好几百万,这才做到铺天盖地都是春哥药业的新闻,服用春哥丸,生下四胞胎,一家人喜气洋洋的照片冲淡了某男猝死的新闻效应,危机算是解除了。

春哥药业的销量环比略微下降,随即又呈现了让人欣慰的上升趋势。

至于那条负面新闻,王宝玉又想到了一个人,正是乔伟业,他在省里有很多关系,很有可能这事儿就是他背后捣鬼,他娘的,早晚有一天老子要弄死他。

经过了行贿事件和猝死事件之后,石临东在王宝玉面前的棱角少了许多,因为他发现,王宝玉不只是有运气,而且越紧急的关头往往越能激发他的创造力,这一点难能可贵。

其他的股东,除了钱美凤,无不对王宝玉表示臣服,赞美之词溢于言表,就在王宝玉为自己的危机处理能力而洋洋自得之时,另外一条新闻却让惊得他差点就昏过去,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巨大危机。

春哥丸已经远销国外,而且销售量正处在逐步上升的趋势,然而,国外的一家知名权威医疗机构,突然对外公布了一份报告,内容就是,通过对春哥丸的一系列检验,有充分证据表明,春哥丸中含有大量的违禁成分。

报告是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的,打印下來足足有几百页,看起來非常的正规,证据十足,通过国内媒体的纷纷转载后,春哥集团再一次的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。

男子猝死的新闻又被翻腾了出來,某些媒体为了博取眼球,还对该男子的老婆进行了煽情的采访,其妻子声泪俱下的愤怒表示,将择期起诉春哥集团,要求巨额的经济赔偿。

这一系列的事情带來的负面效果可想而知,男人在追求快乐的同时,小命无疑更加重要,春哥丸刚刚企稳的销量急剧下滑,经销商们也开始减少进货量。

王宝玉愁眉不展,一根接一根的吸烟,头发一把一把的掉,男人猝死打官司的事情他倒是不在乎,本身就是个炒作的噱头,根本经不住推敲,关键是那家国外权威医疗机构的检验报告,有理有据,附带各种专业数据图形,洋洋洒洒几十万字,造成的恶劣影响不是一时就能消除的。

更为可怕的事情还在后头,因为这份检验报告,国家药监局甚至要暂时收回春哥丸的国药审批手续,收回的东西下次再放可就是猴年马月了,春哥药业现在是日耗万金,这么折腾三个月就得破产。

王宝玉就差给京城的李专员磕头了,李专员才帮忙保住了国药准字的批号,不过却郑重声明,这是最后一次,王宝玉感恩戴德,只是感谢的话还沒说出口,李专员就扣掉了他这个麻烦精的电话。

“王总,我觉得这件事儿有鬼,春哥丸的组方都是绿色安全的药材,不可能出现违禁成分,那份报告我也仔细分析了,虽然看上去很像那么回事儿,其实都是忽悠普通老百姓的,里面的专业术语除了专家,沒几个能看得懂,这两天,我还请教了很多专业人士,发现里面漏洞很多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这是不言而喻的,可是咱们跟这家医疗机构远日无怨近日无仇,他干嘛要攻击咱们呢。”王宝玉也在思考这个问題。

“说不准又跟黑手党有关系。”石临东提醒道。

王宝玉一惊,忽然觉得石临东说得有道理,阚振良逃亡,过了一段消停日子,他已经差不多把黑手党们给忘了,这件事儿极有可能是黑手党背后捣鬼,目的就是要搞垮春哥集团。

不得不说,如果这事儿真的是黑手党做的,那他们对王宝玉的监视从來就沒有停止过,如果现在集团沒有盖春哥大厦,资金就不会如此紧张,而且春哥集团也完全有时间和精力去处理这些烂摊子。

“我们找人去查的,临东,你去一趟京城吧,找国内最知名的药品检验机构,以最快的速度对春哥丸进行检验,咱们也拿出一份报告來,以正视听,这个时候不要在乎花钱,咱们一定要和时间赛跑,赢得时间才会赢得生存。”王宝玉冷静的吩咐道。

“好,我马上就出发,对了,春哥大厦是不是先停下來,保证现有员工开资才是最重要的。”石临东道。

“嗯,就按你说的去办吧。”王宝玉无力的答应道。

彻夜轰鸣的机械设备声终于停息了下來,春哥大厦无奈的停工,建筑工人暂时放假,再次开工怕是要等到春节以后了。

尚未完工的春哥大厦孤零零的立在那里,一时间流言四起,人们纷纷传言春哥集团要倒闭了,甚至药厂那边的工人也出现了主动辞职的情况。

市政府的质疑电话也是打个不停,要求王宝玉尽快给出一个答复,为此事,汪卓然和阮焕新又翻了脸。

这无疑是个最为寒冷的冬季,春哥集团面临着从未有过的危机,王宝玉更是蜷缩在办公室里,浑身感觉不到一点热量。

王宝玉又厚着脸皮打电话给李专员,李专员一见又是王宝玉,也沒个好脸色,不住埋怨他把关不严,闹出这么大的动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