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88 为啥喜欢

2088 为啥喜欢

“我当时确实脑子一热,可是,市委市政府也应该酌情照顾啊,春哥集团怎么说也是纳税大户,也为平川市的经济做出了贡献。咱们政府要是这么对待我们,就是有点过河拆桥的味道!”王宝玉苦着脸争辩道,心中也是非常后悔,当初为什么不揣个小心,把建设周期签的长一些。

“王宝玉!”阮市长气得使劲拍了下桌子,指着他的鼻子说道:“也就是你敢在我面前胡咧咧,你现在这些废话要是让汪书记听到了,他明天就能让你破产!”

王宝玉脸一寒,低头认错道:“阮市长,我是心急上火,口不择言,您可千万别往心里去。”

“唉,咱们不是外人,我不瞒你,李副省长给我來了电话,他对春哥大厦的事情颇有微词,而且,还要求一定要保证春哥丸的药品质量,千万不能再搞出死人的事情來。”阮焕新长长叹了口气,如此说道。

“药品质量危机正在积极稳妥的处理中,等专家结论出來后,一切都会真相大白。但是,春哥大厦总要给我们一点时间吧?”王宝玉几乎用哀求的口吻说道。

“汪书记已经下定了决心,非要把春哥大厦收回來,虽然里面另有隐情,但是,如果我坚持的话,一旦春哥集团再出现纰漏,省里怪罪下來,我这个市长也差不多干到头了。”阮焕新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忧虑。

“阮市长,看在咱们多年相交的份上,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!”王宝玉道。

“宝玉,目前你要做的事儿,是赶紧筹集资金,让春哥大厦马上开工,这才能堵住汪书记的嘴。”阮市长道。

王宝玉怏怏的离开了市长办公室,不难听出,阮市长也是有私心的,为了自己的官位和來自省里的压力,让他并不想太多的干涉汪书记的决定。

短时间筹集资金谈何容易,春哥大厦的停工,几乎让亲戚朋友们都产生了担忧,谁还敢借钱啊!再说也沒人能借给王宝玉几十亿啊!

贪功冒进,自作主张,说到底还是自己做事儿太过于盲目,王宝玉内心也进行了检讨,但事情已经搞到了这种程度,后悔显然毫无用处,必须要化解眼下的巨大危机。

王一夫打來电话,询问王宝玉去见市长阮焕新的情况,听完之后是一阵皱眉,担忧道:“看來汪卓然已经将这件事儿捅到了省里,事情越來越难办了。”

“唉,实在不行,也只能认倒霉了。”王宝玉有点泄气,看不到一点光明。

“汪书记肯定不会买你的账,还是想办法主攻阮市长,他还是有这个能力保住你的。”王一夫经过考虑,坚持自己的看法。

“人家都说到这种程度了,我还能有什么办法?”

“沒办法也要想办法,一旦省里真的下來了指示,那就再无回天之力了。”王一夫着急道。

“阮市长能为了我的事儿,冒着丢官的风险吗?”

“换了我,我会!”王一夫肯定的说道。

王宝玉一阵感动,心想,你能这么说那是因为你是后爹,而阮焕新和自己非亲非故,能做到现在的地步已属难得,哪敢要求更多。

放下电话,王宝玉前思后想,并无良策,愁得都有一种要跳楼的感觉,如果春哥大厦被收回,春哥集团只怕是再无回天之力。

回到家里,王宝玉不停的唉声叹气,小光凑过來让他抱,问道:“爸爸,你为什么伤感啊?”

“儿子,爸爸遇到了点困难。”王宝玉亲了小光一下,带着些苦涩的问道。

小光从怀里跳了下去,拿出了一个玩具魔法棒,在王宝玉的跟前晃了晃,笑道:“爸爸,我给你施展魔法,一切顺利!”

王宝玉终于开心的笑了起來,小光放下魔法棒又说:“等小光长大了,就帮爸爸!”

“真是个乖儿子啊!”王宝玉再次抱起小光,看着他可爱的小脸,忽然就想起了阮市长,一个想法突然从心里萌生了起來。

小光可是阮市长的亲侄子啊!也是阮家唯一的血脉,不如……

这个想法将王宝玉自己都吓了一跳,小光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,可他一直当成亲生儿子看待,怎么可能拱手让给别人呢?

形势逼人,纠结了两晚,王宝玉还是忍痛做出了决定,必须要告诉阮市长实情,这或许是解决目前危机的唯一办法了,而且,阮市长也有权利知道这件事儿,但是,儿子还是自己的儿子,谁也别想夺走。

拿定主意后,王宝玉带着小光,再次敲开了阮市长办公室的门,阮市长正在批示一份材料,一见是小光來了,连忙放下笔,抱起來亲了又亲,充满了浓浓的慈爱之情。

看到这个情形,王宝玉几乎要落泪,人家才是亲叔侄,自己站在这里反而更像是多余的外人。

王宝玉出去找來了代萌,让她先带着小光出去玩,阮市长有些不高兴的说道:“孩子刚來,怎么就让走了呢?小孩子听不懂咱们之间的谈话,待在这里也无妨。”

“阮市长,您为什么这样喜欢小光啊?”王宝玉问道。

阮焕新不由一愣,有些讪讪的说道:“可能是到了我这个年纪,都开始喜欢孩子了吧,再说了,这孩子特别讨人喜欢。”

“您对别的孩子也有这样的感觉吗?”

“说实话,沒有。”

“有一件事儿我沒有跟您说实话,还请您原谅。”王宝玉起身,毕恭毕敬的躬身道。

“宝玉,你这是干什么,有话就说,我正在考虑如何去说服汪书记呢!”阮焕新道。

王宝玉一时犹豫了,阮市长果然是个勤政爱民的好市长,原來他还是愿意帮助自己的。

“宝玉,你怎么了?”阮市长不解的问道。

王宝玉深深叹了一口气,虽然小光喊自己爸爸,但他确确实实是姓阮的,眼前这个是他的亲伯伯。且不论阮市长是否真的要找汪书记理论,但作为小光的至亲,王宝玉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告诉阮市长这个实情的。

而自己必须要做的,就是要把小光留在身边,哪怕失去一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