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89 延期一年

2089 延期一年

“我要说的是,小光这个孩子,其实是你的亲侄子。”王宝玉终于费力的说出了口。

“开什么玩笑呢。”阮焕新面色一冷,大概认为王宝玉为了攀关系,信口开河:“宝玉,我会尽最大力量去帮助你,你就不要拿着孩子当挡箭牌了吧。”

“阮市长,这件事儿我其实早已触犯了法律,知情不报,您要是想抓我,我也沒有什么埋怨的。”王宝玉继续说道。

阮焕新有些摸不清头脑,冷冷的问道:“宝玉,既然如此,就赶紧说吧。”

“小光是您的弟弟阮焕谷和唐蔷薇的孩子,那个韩国投资商,就是整容后的唐蔷薇。”王宝玉说道。

“你,你说什么,王宝玉,你可不要乱说话。”阮焕新惊得一下子站了起來,直直盯着王宝玉道。

“难道你不觉得小光和你长得很像吗,当然了,也像他死去的亲爸爸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可是,这,这也太荒唐了,为何我对此事一无所知。”

“我说的都是真的,如果您不信,大可以领着小光去做亲子鉴定,还记得您做过那个结满果实的梦吗,现在可以告诉你最贴切的答案了,那个预兆就是小光。”王宝玉接着把事情的來龙去脉简单说了一遍。

阮焕新噗通一声坐了下去,立刻拿起电话,大概是想让公安局将王宝玉给抓起來,可是,号码还沒拨完,终于还是长长一声叹息,将电话放下了。

“这件事儿还有谁知道。”阮焕新问道。

“市政法委副书记范金强。”

“我是指小光的事情。”

“除了你我,沒人知道,今后我也不会告诉小光的,春哥集团不差钱,之所以沒去公安局承认这件事儿,也是为了小光好,都养这么大了,小光就是我的亲儿子,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变,我也不会容许任何人把他带走。”王宝玉坚定的说道。

阮焕新眼中出现了泪光,沉默了良久之后,又是长长的一声叹息,说道:“宝玉,我很佩服你的心胸,真的谢谢你,为我们阮家抚养了后代。”

“小光他就是我的儿子。”王宝玉又强调了一遍。

“他是我们的孩子,哪怕是为了小光,春哥大厦的事情,我一定竭尽全力的帮你。”阮市长终于坚定的说道。

“阮市长,那就真的谢谢了。”王宝玉深深鞠躬道。

阮焕新起身,深深给王宝玉鞠了一躬,王宝玉连忙将他扶起,“阮市长,我可不敢当。”

“宝玉,谢谢你,你也知道,小光,我是说我的孪生兄弟,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,当初我失足落水,是他不顾生命安危去救我,但也因此误会了父亲,一想到这些,我就心绪难平,总以为这个遗憾是今生注定的,沒想到我却有了机会去照顾他的后人,宝玉,你说,是不是世上真的有因果循环一说。”阮市长动容道。

“那也是您愿意去结善缘,对于有些人,也是不愿意承认这么一个侄子的。”王宝玉真心道。

“怎么可能,小光可是我们阮家的后人,是我同胞弟弟的儿子,难怪我如此喜欢这个孩子,哈哈,我的小侄子。”阮家有了后人,阮市长发自内心的大笑了起來。

小光的身世被揭开,阮市长跟王宝玉的关系自然又亲近了许多,尽管他已经下定决心力保王宝玉,但还是免不了一顿叮嘱,让王宝玉想尽办法,继续找钱,春哥大厦的工程一定要尽快的启动。

几天后,汪卓然再次召开了市委常委办公会,又提出了关于春哥大厦的处理问題,还说省里对这件事儿也给予了极大关注,令他沒想到的是,市长阮焕新态度坚决的反对收回春哥大厦,两个人当众吵了起來。

“焕新市长,我们都是为民服务的官员,你这样袒护王宝玉,是不是跟他私下有什么关系啊。”汪卓然恼羞的质问道。

“那就让组织來查我好了,哼,又不是沒查过,本人走得正行得正,沒什么可怕的。”阮焕新道。

“春哥大厦是地标性建筑,如果不能按期完工,产生的责任谁來担当,这都过去快一个月了,影响实在是恶劣。”汪卓然咄咄逼人的问道。

“当初的云霄大坑可是空闲了几年,一个月算什么。”阮市长不屑道。

“哼,云霄大坑我早就说要填平的,是你非要留着当什么耻辱,如今可好,春哥大厦依旧沒有把这个耻辱洗刷掉。”汪卓然鄙夷道。

“春哥大厦当初签订的合同,就是王宝玉脑子一热才签下的,工期太短本身就是问題,我觉得市委市政府有责任扶持地方企业,春哥大厦的工期应该再延长一年。”阮焕新沒有正面回答汪卓然的问題,反而提出了一个建议。

“白纸黑字,怎么能说改就改啊。”汪卓然问道。

“汪书记,如果依照您的意思,届时找一家新企业來继续春哥大厦的建设,如何能保证这家企业就一定能按时完工,到时候产生的责任谁來担当。”阮焕新反问道。

市长阮焕新的问題,让汪卓然也是一愣,大概也沒想过这个问題,一时竟然沒答上來,王一夫因为要避嫌,并沒有多说话,纪检书记尉兴邦举手道:“我个人表示同意阮市长的提议,地方企业发展不易,应该给他们机会,延长一年也未尝无可。”

组织部长孟海潮犹豫了一下,也举手來赞同道:“春哥集团是纳税大户,政府应该给他们创造有利条件。”

汪卓然的脸色一时间铁青无比,终于忍不住猛拍了一下桌子,点指着众人怒道:“行,都跟王宝玉一伙了,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市委书记吗,还有国家和法度吗,干脆让王宝玉來当这个书记好了。”

“无论谁当官,其宗旨都是为民服务。”阮焕新带着嘲讽道,缓缓站起來又说:“今天当着大家的面,我大胆给王宝玉做个担保,工期延长一年,如果春哥大厦到时依然不能建设完工,我愿意承担责任,主动辞去市长的职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