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090 天下之大不韪

2090 天下之大不韪

此言一出,立刻语惊四座,纷纷愕然,市长要为一家企业担保,这也太出格了。汪卓然更是面露不可思议之情,冷笑道:“阮市长,我实在无法理解,你跟王宝玉究竟是怎样的交情,可以让你冒天下之大不韪?”

“汪书记,我希望你能修改下自己的言词。我这么做其实是顺应民意!王宝玉是何等性格的人,想必大家都很了解。他生**惹麻烦,不瞒诸位说,只要是一接到他的电话,我都得揣着几分警惕,是不是这小子又闯了什么祸啊?但是反过來说,王宝玉也为平川市做出了巨大的贡献。瓦解毒贩团伙,勇斗黑手党,如今更是平川市的纳税大户,说句不好听的,他的影响力几乎都要比不作为的领导都大!如果这样的企业家遇到了困难,政府就一味退缩,岂不是要打消投资者的信心,也让这些做出贡献的企业家寒心吗?”阮焕新情绪激昂的说道。

在座的听到无不暗自叫好,汪卓然却觉得这些道理实在是牵强,刚想再次质问阮市长几句,尉兴邦却拿出了一张照片,递给了他,说道:“汪书记,刚刚接到一份举报,乔秘书跟某些企业走得很近,有受贿嫌疑,您看看要不要请示上级,对其进行调查啊!”

汪卓然只是扫了一眼照片,脸色立刻变得更加难看了,不知道这张照片是从哪里來的,乔伟业正在跟一名肥头大耳的企业家交杯换盏。

其实这还不算什么问題,只是乔伟业的身边,赫然坐着的汪卓然最为熟悉的人!那就是他的儿子汪求真!

“算了吧,一张照片证明不了什么,就不要再生事端了。”汪卓然道,立刻将照片收了起來,回去肯定要痛骂儿子做事儿太不小心。

“既然大家都觉得应该给春哥集团一次机会,我本人也表示同意,那就再延长一年的工期吧。”在众多的压力下,汪卓然态度终于软了下來,又冲着阮市长摆手道:“焕新市长,为春哥大厦担保的事情就算了吧,咱们平川市还需要你这个学者市长呢!”

宣布散会后,汪卓然第一个快步走出了会议室,甚至都忘了拿着他的水杯,想必是心中乱作一团。

一场风波似乎就这样平息了,听了王一夫讲述了开会的情况,王宝玉自是惊了一身的冷汗,幸好有些人死保自己,否则,后果还真是难以想象。

王宝玉先拿起电话打给组织部长孟海潮,他并沒有料到,孟海潮居然也肯几次向着自己说话。

“孟部长,感谢你力挺我。”王宝玉客气的说道。

“宝玉,你可是我从富宁县带來的,抛开夏一达的事情,我本人还是很愿意跟你做个好朋友的。”孟海潮笑道。

“孟部长,您的恩情我会一直记得,改天我请您喝酒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喝酒就不必了,呵呵,我还想避嫌呢!我还要感谢你照顾一达的母亲呢!”孟海潮道。

“这一点您尽管放心,她依然是我值得尊敬的长辈。”王宝玉道,心中却也释然了,孟海潮能帮自己,原來是因为要保守另有一个媳妇的秘密。

随后,王宝玉又打电话给纪检书记尉兴邦,汪卓然能够转变态度,一方面因为阮市长不惜以职位担保,尉兴邦及时出示了那张照片,也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。

“尉书记,这次多亏了您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宝玉,咱们的交情自然不用客气,这一切都是乔伟业联合汪求真搞的鬼,也怪汪书记爱子心切犯糊涂。”尉兴邦道。

乔伟业无疑已经成了王宝玉的心腹大患,他想了想问道:“尉书记,难道就不能搞掉乔伟业吗?”

“乔伟业在省里有关系,这事儿并不容易,不瞒你说,纪检这边也抓到了他一些证据,报给省里后,还是被压了下來。”尉兴邦沒隐瞒的说道。

王宝玉一时也沒了辙,尉兴邦接着说道:“宝玉,春哥大厦的事情虽然被暂时压下了,但你还是不能掉以轻心,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,抓紧启动建设才是正路,小夏这些日子也是为你的事情犯愁的睡不着觉。”

提到夏一达,王宝玉只能尴尬的笑,沒有接这个话題,问道:“小月现在还好吧?要不让她來我这里上班吧!”

“呵呵,一时半会儿怕是动弹不了了。”尉兴邦呵呵笑道。

“有了?”王宝玉笑问道。

“是啊,我就快要有小外孙了。”尉兴邦道。

随便聊了一会儿,王宝玉放下电话,想了很久,王宝玉也沒有给王一夫打过去感谢电话。抓住阮市长这棵救命草就是他建议的,但是总是感觉和他关系挺怪的,喊书记明显就显得生分,而要喊爸的话,似乎还是叫不出口。

王宝玉静下心來,开始认真考虑下一步的行动,领导们的口径都是一致的,那就是春哥大厦的建设不容耽搁,事一缓就有变。

恢复春哥大厦的建设,最好的办法当然是利用销售回笼的资金,但是照目前的趋势看來,年前基本沒有指望,销售业绩一直处于下滑状态,所得利润也仅够维持日常生计和银行贷款,再也禁不起任何的风吹草动。

而万一年后也沒有起色,那事情的麻烦真就大了,搞不好连阮市长都要受连累。谁知道汪书记会不会对维护王宝玉的官员怀恨在心呢?

苦思冥想了好一阵子,王宝玉最终还是想到了继续融资的问題,按照原先制定的三步走融资计划,如果再能融到一百亿,那一切的困难都将烟消云散。

原本王宝玉是不想融资的,因为那时候集团效益十分可观,为何还要用别人的钱分走自己的股份呢?

可现在启动融资,肯定是不是最好的时候,毕竟春哥集团处在低迷时期,不知道会有哪些投资公司愿意参与进來。

形势逼人,不能不试一试,实力小点的投资公司基本不用考虑,费时还不一定能融到钱。王宝玉鼓起勇气,直接打电话给叶好龙。

“小王啊,最近企业的状况还好吧?”叶好龙笑呵呵的问道。

“叶老,不瞒您说,我现在是走麦城,情况很糟糕。”王宝玉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