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03 领导审查

第四卷 虎落平川 2103 领导审查

石临东一愣,讪笑道:“冯经理别误会,这只是表示对贵方的一种尊重。”

王宝玉双眼通红,萎靡不振,冯春玲也稍显倦意,大概昨晚也沒睡好,不过,她依然坐得腰杆挺直,令王宝玉感觉很吃惊的是,她身后的那两个保镖,居然沒有坐下,老老实实的背着手,站在她的身后。

“冯经理,你领來这两个保镖,就不是形式主义了吗。”王宝玉笑问道。

“王总,女人都是缺乏安全感的,你无法理解,一个孤独的女人在外,面对那些戏谑的眼神有多么无助。”冯春玲看似开了个玩笑。

“那你可以找个保护你一辈子的男人。”王宝玉动情说道。

“男人可沒有保镖听话,王总,我生在农村,长在小县城,唯唯诺诺的受够了心酸,自从离开了这里,我就立下了一个志愿,谁也别想再欺负我,所以我坚持坐火车过來,我从哪里孤独离去的,就要再从哪里辉煌的归來。”冯春玲带着些怨恨的说道。

王宝玉当然明白她的怨气,当年她在侯四的手下,虽然因为王宝玉并沒有受到太大的侮辱,但依然是一口一个四爷的叫着,活得小心翼翼。

“在平川市的地界,沒人敢欺负你的。”王宝玉自信道。

“哼,我多年前就已经不相信男人的话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我就是可以保护你的男人。”王宝玉拍着胸脯脱口而出。

冯春玲换了个慵懒姿势,斜倚在椅子上,轻蔑的说道:“王总还是先保护好自己再说吧。”

石临东、商博全和于敏都是一阵愕然无语,怎么听着这两人说话很像是情人斗气一般呢,沒等王宝玉再说话,冯春玲就对石临东道:“石副总,请先把公司现有持股人的名单及简介给我。”

石临东忙从一沓文件中找出來,双手恭敬的递了过去,冯春玲也很有礼貌的双手接了过來,认真的翻看起來。

看着一个个熟悉的名字,冯春玲忍不住轻笑道:“王总还真是博爱,里面不少亲属吧。”

“企业的创世之初,免不了借助亲朋好友的力量。”王宝玉解释了一句,心情却好大的不痛快,如果谈判方不是冯春玲,怕是这功夫他早就恼羞成怒了。

就在这时,程雪曼一幅梦游的样子,沒精打采的來到了会议室,这几天她总是迟到,王宝玉也懒得搭理她,她只是知道今天有个投资谈判会,却并不知道谈判的人是谁。

当程雪曼『揉』着眼睛看清对面冯春玲的样子之时,嘴巴张得老大,身子一软,差点就摔倒,幸好于敏及时出手,将她拉坐在位置上。

“冯,冯春玲。”程雪曼还是惊呼出声。

冯春玲冷冷的看了程雪曼一眼,并不搭茬,用笔点了点文件上的几处问道:“从这份文件上,企业的创始之初的成员,就是你们五人吧。”

石临东嗯了一声,似乎也有些不自在,冯春玲接着问道:“请问,这一个亿的注册金,是真的吗。”

“这跟投资有关系吗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作为投资方,必须详细了解企业的状况,才能做出正确的投资判断,如果换个角度,你们会轻易的将百亿资金随便的给别人使用吗。”冯春玲问道。

“企业的注册资金在咱们国内向來是个不成文的规定,要不为啥会有那么多的会计公司。”王宝玉仍然觉得冯春玲小題大做。

冯春玲正『色』道:“还请王总先回答我的问題。”

看着对方一脸严肃,王宝玉点了点头道:“这笔钱是真的,后來用于购买了厂房。”

“股东们都实际出资了吗。”

王宝玉愣了愣,随即又点了点头,沒有吭声。

“王总,企业的股东们确实出资了吗。”冯春玲追问道。

“出,出啦。”王宝玉心虚的说道,随即嘿嘿笑道:“冯老师看起來很严厉,我有种做学生的感觉。”

王宝玉说的当然是两人之前的床帏之乐,冯春玲何尝不记得,脸『色』微微一变,瞪了王宝玉一眼,又定定的扫视着五人,说道:“抛开商博全总监和于敏律师,石临东先生当年是刚毕业的大学生,而且我们之前交谈时,石临东先生也直言了家境贫寒的事实,而程雪曼女士只是个打工族,他们从哪儿來的百万投资。”

“我,我就不能有钱啊。”程雪曼稍稍缓过神來,忍不住犟嘴道。

“请问你的钱从何而來。”冯春玲略带不屑的问道。

“我,我……”程雪曼支支吾吾的说不上來。

“我当时确实沒钱,股份是王总赠与的。”石临东老实的说道。

“要想获得投资方的信任,那就不要隐瞒,这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,请问程雪曼女士,当初你有沒有出资。”冯春玲提醒道。

“我,我沒有。”程雪曼也蔫吧了。

“他们当年跟随我一起创业,股份都是我赠与的,难道这一点不符合投资的要求吗,我出钱算做他们的股份难道是不合法的吗。”王宝玉终于忍不住反问道,冯春玲的话咄咄『逼』人,这是他多次投资谈判头一次遇到的。

“创始之初不算什么大问題,但是后來你们继续融资,却沒有从整体股份中稀释这些股份,就有问題了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他们都是小股东,百分之一再去稀释就沒有了,我个人占绝对大股,给点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王宝玉皱眉道。

“当初王总承诺不改变我们的股份的。”程雪曼『插』嘴道。

“当初是当初,现在是现在。”冯春玲毫不退让,说道:“如今春哥集团的规模,百分之一的股份,也已经是个不小的数额,一旦股东出现了退股现象,集团必然会遭受损失。”

五人组都愣住了,这哪里像是投资谈判,倒像是上级领导审查,王宝玉犟嘴道:“事情已经这样,他们一路跟我走过來,即便是造成损失,也由我一力承担。”

“这件事儿先放下,还有一件事儿,石副总当年也只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却一到公司就担任副总的职务,全面负责公司的业务,似乎也不妥当。”冯春玲又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