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14 影响食欲

第五卷 术士江湖 2114 影响食欲

似乎谈得很投机,王宝玉问道:“冯经理,可以谈谈贵公司的投资需求了吗。”

“瀚海投资的原则之一,那就是不参与投资企业的经营,却要规范投资企业的经营行为,一百亿的投资应该可以承受,至于股份,按照一般的投资惯例,百分之三十吧。”冯春玲道。

王宝玉等四人立刻面露欣喜之色,尽管股份相对高了一些,但比那些所谓的国际投资公司,还是要强得多。

“我沒有意见。”王宝玉率先表态道。

石临东犹豫了一下,也举起手來,说道:“我也觉得可行。”

“把投资需求方案书拿來。”冯春玲招手道。

石临东忙屁颠屁颠的将文件递了过去,冯春玲在上面一阵修改,又递了回來,说道:“马上打印了给我,我跟公司那边沟通一下,争取尽快上董事会研究。”

还是沒定下來啊,王宝玉又有点泄气,这才想到冯春玲只不过是一名投资部经理而已,根本决定不了这么大金额的投资。

见王宝玉皱眉,冯春玲撇了撇嘴,自信道:“经过我谈判投资的项目,每次都为企业赚到了钱。”

“嘿嘿,春哥集团能够入冯经理的法眼,还真是无比荣幸啊。”王宝玉嘿嘿笑着抱拳道。

“笑什么笑,跟大熊猫似的。”冯春玲瞪了王宝玉一眼。

嘿嘿,大家都低头偷乐,这场谈判真是过瘾,惊险刺激,又不乏趣味,两人斗着嘴就搞定了。

“冯经理,我真心希望,贵公司派驻的独立董事就是您。”王宝玉大有深意的说道。

“你就死了这份心吧,绝对不是我。”冯春玲一语双关道。

“那就保持密切的联系,春哥集团需要您的指导。”王宝玉道,至今他还沒有冯春玲的名片,但他已经不在乎,只要能找到瀚海投资,那就能找到冯春玲。

冯春玲沒再搭茬,拒绝春哥药业送行的要求,拿着投资方案带着两名保镖走了,王宝玉心中充满了希望,但人的通病就是,事情越到火候上,那就越是心急,唯恐其中有变。

王宝玉很想再替自己摇上一卦,但最终还是忍住了,虽然冯春玲总是对自己冷嘲热讽的,但王宝玉似乎还能感受的到她藏在内心深处的温暖,想必她也会替自己促成这项投资。

在焦急中又等了三天,王宝玉的黑眼圈终于褪去,春哥集团的春天却在这个冬季提前到來了。

这天,冯春玲再次來到了公司,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,正式签订了投资协议书,百亿的投资尘埃落定,春哥集团的上下无不为此欢欣鼓舞。

有一个人却极为不高兴,那就是程雪曼,冯春玲让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,同时,因为瀚海的投资,股份再一次进行了调整,她的股份仅剩下了百分之零点一。

王宝玉虽然还是最大的股东,拥有近百分之六十的股份,但是,瀚海投资的协议中,却增加了一条死规定,一旦企业内部出现涉及过亿的投资决定,不经过董事会半数以上的股东同意,那么,就视为春哥集团违约,瀚海投资更是具有一票否决权。

虽然权力受到了制约,王宝玉还是高兴的接受了,毕竟企业因此度过了难关。

不得不说,能够促成这次投资,冯春玲功不可沒,如果得不到她不首肯,肯定一点戏也沒有,王宝玉发自内心的感激冯春玲。

这个曾经的未婚妻,曾经带着极大的哀怨离开了他,也许她曾下过无数次决心,两人今生再不相见。

然而当春哥药业的资金链出现严重问題,当王宝玉望着那摩天大厦产生了跳楼自杀的沮丧之情时,冯春玲人如其名,像是春天摇曳的铃铛,不计前嫌,带着无尽的纠结和悲苦,再一次破开严冬的寒冰,伸手救王宝玉于危难之中。

怀着无比的感激和那些说不清的感情,王宝玉再次邀请冯春玲吃饭,冯春玲爽快的答应了,还是定在北国大酒店的包房里。

今天的冯春玲换了一条天蓝色的亮面西装,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,沒有戴眼镜,仿佛又回到了从前的样子。

王宝玉看着冯春玲呆呆发愣,心里五味杂陈,一时不能自已,哽咽着抹开了眼泪。

冯春玲先是一愣,随即说道:“你这是干嘛。”

“我,我高兴的。”

服务员來送菜,见到这一幕给惊呆了,站在门口进也不是,走也不是,王宝玉嘟囔道:“赶紧放下走人。”

服务员得令,慌张的放下菜盘,退了出去。

冯春玲望着女服务员的背影,感叹的说道:“我以前是不是也像她这样活得小心翼翼。”

王宝玉擤了把鼻涕,说道:“你比她漂亮一百倍。”

“呵呵,不用恭维我了,我跟美凤差不多大,已经是大龄剩女,用网络流行话來讲,就是圣斗士。”冯春玲脸色微红,呵呵笑道。

“你在我心中,永远都是最美的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好了,别说这些,以后我们就是合作伙伴了。”冯春玲举杯,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你可不可以不哭啊,你这哭相很难看,影响我的食欲。”

哎,这话说得太伤自尊,王宝玉止住眼泪,感叹的说道:“春玲,真的要谢谢你,我心里有数,如果沒有你,这次的融资肯定沒戏。”

“你也不用想太多,我只是帮着公司做事儿而已,这次你们春哥集团的总体表现不错,肯于纠正自身的错误,赢得了瀚海的信任。”冯春玲只是喝了一小口,很认真的说道。

“嘿嘿,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,如果时光能倒回去,我也会纠正我自身的所有错误。”王宝玉嘿嘿笑,话中不乏暗示的味道。

冯春玲岂能听不出來,却并沒有接这个话茬,反而很郑重的说道:“宝玉,无论是投资还是融资,都是一件谨慎的事情,也是一份信誉,假如这次瀚海不能获得应有的投资回报,那么,春哥集团假如下次再融资,怕就沒有可能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