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15 窗外风景

2115 窗外风景

“嘿嘿,你就瞧好吧,我已经不再是三岁的孩子,一定让瀚海赚得盆满钵满。”王宝玉自信道。

“我看你就是个三十的孩子,一点也不成熟。”冯春玲嗔了一个。

“人家永远都是你的小学生嘛。”王宝玉拿腔撇调的撒娇。

冯春玲打了个寒噤,皱眉道:“别这么肉麻好不好。”

“春玲,是不是明天就要回南方了。”王宝玉颇有些不舍的说道。

“是啊,又要回到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,迎接烈日的炙烤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别走了呗,只要你肯留下,条件随便提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哪有那么容易,侯总对我有知遇之恩,我哪能就这么离开。”冯春玲沉吟道。

一想到佳人又要孤单飘零在外,王宝玉一阵黯然神伤,鼻子一酸,眼泪在眼眶内打转,冯春玲撇了一眼王宝玉,嗔了一句:“还说不是个孩子,这么容易动感情。”

“春玲,真不知道我们何时再能相见。”王宝玉扯过一张餐巾纸,揉了揉眼角。

“呵呵,你真的不舍得我走。”冯春玲笑问道。

“不舍得,要不是集团需要我,我都想追随你去南方,一同接受烈日的炙烤。”王宝玉认真的说道。

“那就放弃集团跟我走吧,反正我也觉得石临东比你要强多了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真的,我马上就去订火车票,我也看好石临东那小子,有两下子。”王宝玉说着,当真拿出了手机准备订票,冯春玲微微一愣,随即夺过他的手机,哈哈笑了起來,说道:“宝玉,我刚才是逗你玩的,我是要回去的,但不是现在,大老远回來了,总要过个春节吧。”

“那真是太好了。”王宝玉兴奋的几乎手舞足蹈。

“少臭美,绝不是因为你,我也很多年沒看见爹娘了,作为女儿也真是不孝顺。”冯春玲道。

“嘿嘿,别管因为谁,留下來就好。”王宝玉傻笑道,又问:“那两个保镖也一同留下吗。”

“他们坐明天的火车走。”

“你不怕遇到危险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你难道不能保护我吗。”冯春玲问。

“当然能,春玲,你放心,即便是拼了我这条命,也绝对不让任何人伤害你。”王宝玉激动之下,将胸脯啪得山响。

“明天就是阴历二十八了,可以开车捎我回家吗。”冯春玲问道。

“沒问題,给你当司机,我很荣幸。”王宝玉嬉皮笑脸的说道。

“沒个正形。”冯春玲白了王宝玉一眼,说道:“那就说定了,明天一早來接我。”

冯春玲显得有些倦意,两个人又随便聊了一些,便散了桌,王宝玉沒有得寸进尺,将冯春玲送回房内,便充满希望的回家睡觉了。

考虑到露丝也沒处过年,王宝玉便安排露丝开着石临东的车,一早拉着李可人和小光回神石村,却推说自己有事儿,过年不一定能回去。

第二天一早,王宝玉打电话给石临东,公司放假的事情就由他安排,自己开上车,早早的來到了北国大酒店。

冯春玲从窗户内看见了王宝玉的车,立刻下楼退房,两个人一路向着富宁县的方向而去。

路上,冯春玲的话并不多,一直看着窗外的皑皑白雪,脸上布满了忧郁,她生在北方,长在北方,这里的一切是那样的熟悉,让人充满了离乡的愁绪。

“嘿嘿,窗外有啥好看的。”王宝玉开口道。

“不一定有好看的,但有时会有好玩的,比如那天我站在酒店的窗前向外看,就看到楼下有一辆车,车里坐着一个傻蛋傻愣愣的往上看,也不怕脖子仰酸了。”冯春玲嗔道。

王宝玉一听心里乐开了花,笑道:“原來你也看见我了。”

“我就知道某人犯了神经,不关灯不走人。”

“春玲,你啥时候都这么体贴。”

“才不是,是你耽误我看风景。”

王宝玉轻轻叹了口气,不知道曾经无数的孤寂黑夜,她是不是都是这么靠在窗边熬过來的:“春玲,咱们的家乡多美啊,四季分明,民风淳朴,尤其是冬天,遍地的白雪,仿佛是一片净土,往事如烟,不如忘却,勇敢的迎接新的生活。”

“有些事儿是无法忘记的,就像是有些人无法原谅一样。”冯春玲又想起了什么,大有深意的看了王宝玉一眼。

“我知道你还在记恨我,如果早知道有今天,当初就不该错过。”王宝玉叹了口气,车子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重。

“这是你儿子小光。”冯春玲指着车窗前的照片问道。

“是啊,非常可爱,这么小做事儿就非常有条理,连阮市长几天不见都想。”王宝玉得意道。

“是非常可爱,长得也蛮帅气的。”冯春玲拿过照片,仔细的端详着,脸上浮现出一抹只有母亲才有的慈爱之情。

“有家的感觉真的很好,如果你愿意……”

冯春玲打断他,端详着照片说道:“这孩子看起來好面熟,似乎在梦里见过。”

“是不是很像咱们之前的那个儿子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谁都沒见过长什么样。”冯春玲白了王宝玉一眼。

“但是我感觉小光就是老天给我的补偿,我曾经失去个儿子,如今却有了小光。”王宝玉感叹道。

“你永远都那么好运气,不像是我,失去的,永远不会找回來。”冯春玲说完重重闭上眼睛,似乎昨晚沒有休息好,不多时竟然睡着了,王宝玉不忍叫醒她,将车速降低,希望就这么一直陪着她。

当车子驶入富宁县的时候,冯春玲才醒过來,王宝玉却掉转车头,直奔置业大厦而去,那里可是有他和冯春玲曾经的爱巢。

“宝玉,你去哪。”冯春玲不解的问道。

“春玲,既然回來了,就先回这里的家看看吧。”王宝玉固执道。

“那个房子你还留着呢。”冯春玲吃惊的问道。

“那栋房子还在你的名下,从未更名,即便是在我困难的几乎要吃不上饭的日子,我也沒动过这栋房子的心思。”王宝玉继续煽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