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22 再不回头

2122 再不回头

“她都要走了,还提这个干吗。”王宝玉皱眉问道。

“她好几年前就走了,但不照样可以回來,她为什么会回來,是因为她一直在关注着你,我不信你心里沒有感触,而我也从你看她的眼神,就知道你会做什么,宝玉,我们都大了,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。”钱美凤道。

王宝玉不想面对钱美凤那充满哀怨的眼神,闷闷的抽烟不说话,钱美凤无语的转身上床去了,却不断传來吱吱呀呀的声音,看來也是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

王宝玉到底于心不忍,厚着脸皮凑了过去,看见钱美凤正眼角垂泪,显得很可怜。

“美凤,白英杰不错,干嘛还这么不高兴啊。”王宝玉嬉皮笑脸的说道。

钱美凤白了他一眼,叹气道:“宝玉,多多都十岁了,是不是可以公开她的事儿了。”

“美凤,再等等吧。”王宝玉道,多多是自己亲生女儿的事情,无疑是一颗炸弹,一旦家人了解了真实情况,肯定会逼着娶钱美凤的。

“你真是个自私的男人。”钱美凤狠狠瞪了王宝玉一眼,淌下了两行泪。

“姐,大过年的,开心一点儿。”王宝玉凑上床去。

钱美凤向里挪了挪,扯过被角擦干眼泪,几乎要贴在王宝玉的脸上问:“宝玉,你也有爱过我的时候吗。”

王宝玉愣愣的说不出话來,这个问題他从來沒想过,美凤相对他而言,那就是亲人,似乎从來不用担心会失去。

“这么多年,你都从來沒爱过我,我真是可怜又悲哀。”钱美凤道。

“美凤,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爱,见不到可能不会想,但沒有了心里就是空落落的。”王宝玉难得坦诚的说道。

“好了,别说了。”钱美凤柔声道,伸手爱抚着王宝玉的脸,这张脸看了这么多年,依然是那么年轻英俊,眼神明亮,却还是透着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.

“美凤,我真心希望,我们都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。”王宝玉并沒有躲闪,已经习惯了美凤的亲热。

“对不起,纠缠了你这么久。”钱美凤喃喃道。

“傻瓜,说这些干嘛。”

“我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,我像个疯女人一样,为了争取自己的幸福,和你争來吵去,搞得你很累,我回头想想也很累,可是,宝玉,我就是停不下來,我害怕失去你,我知道这样说很贱,但是我就是停不下來,停不下來。”美凤说着说着,捂着脸大声哭了起來,好像要把多年的心酸都哭出來似的。

王宝玉心里一阵难受,这不是纠缠,而是一份坚守,春玲说得对,只有美凤对他才是最真诚的,他不由的紧紧的搂着钱美凤,说道:“不要这么说,我,我只是觉得我们之间,仿佛少了些什么而已。”

“宝玉,今晚我们再做最后一次吧。”美凤叹息了一句,将颤抖的嘴唇贴了上來。

“为什么是最后啊。”王宝玉不经大脑的问了一句。

“我争取在一年内把自己嫁出去,到那时,我就不能再跟你在一起了。”钱美凤道。

原本还有些兴致的王宝玉,一听这话顿时沒了兴致,心中又升起了诸般的不舍,钱美凤却欺身上來,解开了王宝玉衬衫上的扣子,轻轻的在他的胸前吻了起來。

“美凤,你别这样。”

“宝玉,我真的很想。”钱美凤的串串泪珠落在了王宝玉的胸口上,几乎要灼伤他的心脏。

“不……”王宝玉一把推开了钱美凤,整理好衣服跑了出去,在夜色中一阵狂奔,直到累得再也挪不动步子。

午夜的鞭炮声再次响起,王宝玉仰天长吼,不知不觉中,泪流满面,最后他拖着沉重的步伐,回到了养殖场的办公室,钱美凤就站在门口等着他,脸上挂着笑容,像是以前每次回家的时候。

“好了,还像是一个小孩子。”钱美凤牵手将王宝玉拉进了屋里,拉上床,紧紧得搂在了怀里。

王宝玉紧紧依偎在这个温暖而熟悉的怀抱里,诚恳的说道:“美凤,我也对不起你,让你白等了那么多年,甚至都沒怎么给过你一个好脸色。”

“嘘,不要说了。”美凤将食指堵住王宝玉的嘴唇,温柔的说道:“作为男人,你这么做让我很伤心,很生气,可是做为弟弟來说,你这样反而显得很可爱,放心吧,等你将來有了孩子,我一定像亲姑姑那样的去疼他。”

嗯,王宝玉哽咽的答应了一声,整晚脸上都挂着泪痕,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。

大年初一刚过,王宝玉就开车启程,不是回平川市,而是直奔小岗村而去,既然美凤决意选择了白英杰,他就不用考虑娶美凤的问題,可以放心的追求冯春玲了。

车子刚在门口停下,已经穿着整齐的冯春玲就跑了出來,难掩脸上的喜色,从手里拎着的包可以看出,她也正好准备回平川市。

“春玲,怎么不多在家里呆几天啊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还不是为了你,早点回去,催着把投资款给春哥集团拨过來啊。”冯春玲嗔道。

“嘿嘿,你这么做可是有吃里扒外的嫌疑啊。”王宝玉心里一阵得意,嘿嘿笑道。

“瀚海既然跟春哥签订了协议,那春哥集团的收入就有瀚海的一份子,我这么做同样对瀚海有利。”冯春玲辩解道。

“呵呵,你现在的嘴可真厉害,怎么说都是你的理。”王宝玉笑道,发动了车子。

当车子驶上大路的时候,王宝玉疑惑的问道:“春玲,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这么早出來啊。”

“美凤昨天给我打电话了,把一切都说了。”冯春玲平静的说道。

“她都说了些什么。”王宝玉敏感的问道。

“她说自己有了新的男朋友,希望我和你……”

“哎,你们果然是好姐妹啊。”王宝玉不满的嘟囔了一句,自己又不是个东西,让來让去的很恼人。

“她已经决定放弃了你,宝玉,这一次你怕是真的错过了。”冯春玲喃喃道:“美凤是个倔强的女子,也许她放手了,就再也不会回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