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23 女皇

2123女皇

“我不这么认为,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,”王宝玉道,

“美凤守候了你十几年,到头來还是一场空,”冯春玲不无感叹的说道,

“我又沒让她等,”

“我也沒让你等,”冯春玲了解王宝玉想要说什么,立刻堵住了他的嘴,

“春玲,留下吧,如果你愿意,我可以明天就娶你,不,今天也行,”王宝玉还是将心里的话说了出來,

“我要是真这么做,瀚海的投资可能就沒了,”冯春玲笑道,

“只要有你,失去一切我都认了,”

“这话听起來很动人,但是,我是不会回头的,”冯春玲道,

“春玲,你嫌弃我有孩子,”王宝玉追问道,

“那是美凤的孩子,我有什么资格嫌弃呢,实话告诉你吧,前年体检的时候,医生已经断定我不能生育,说是那次流产的原因,”冯春玲叹息道,

“春玲,都是我对不起你,”王宝玉心痛道,难怪她拿着小光的照片看了又看,如果当年留下那个孩子,就不会有这种遗憾了,

“回家听到最多的词,就是对不起这三个字,宝玉,我们是有过去,但并不表示还有未來,其实沒有孩子对于我这种工作狂來说,何尝不是一种最好的安排呢,”可能是也想到了孩子,冯春玲面露不悦道,这些都是女人们自我安慰的话,谁不想做一次有挂牵的母亲,

“即便沒有未來,我也想弥补你,”王宝玉道,

“怎么弥补,”冯春玲问道,

“我会一直等着你回來,直到老的走不动,只能黄昏坐在山岗上看夕阳,夜晚躺在草垛边数星星,”王宝玉道,

王宝玉的话让冯春玲的眼眶顿时湿润了,从不曾忘记的往事浮上心头,当年,她最希望的事情,那就是在老去的一天,能够跟王宝玉依偎着看夕阳,还有在静夜里数星星,原來这一切,这个负心的男人并未曾忘记,

“宝玉,感情上我不能答应你什么,但是,如果我嫁人了,一定会告诉你的,”冯春玲低声说着,将头转向一边,一颗晶莹的泪珠倏然落下,

回到平川后,第一件事儿当然是要买火车票,当天的卧铺早已卖完,只能买第二天的,买完车票后,王宝玉不解的问道:“春玲,为什么不坐飞机啊,”

“我只是想多看看北方的景色,再体验一下当年出走的感觉,”冯春玲道,

“这里还有你的家,以后想回來就回來,”王宝玉道,

“空荡荡的家,那就是地狱,”冯春玲道,

“只要你回來,就绝对不会发生这种情况,我会去陪你的,”王宝玉道,

“谁要你陪啊,”冯春玲白了王宝玉一眼,

“那我就去应聘做你的仆人,工资吗,就是你的笑脸,”王宝玉道,

冯春玲终于扑哧一下笑了出來,说道:“好吧,今天就给你机会,可以好好的陪我,”

“那咱们就回县城,到家里去玩,”王宝玉顿时來了兴致,

“不去了,明天再赶不上火车,就去你的别墅吧,”冯春玲道,

“嗯,”王宝玉发动车子,一路疾驰直奔别墅而去,

露丝、李可人和小光都沒回來,别墅里只有王宝玉和冯春玲二人,仿佛有种二人世界的感觉,冯春玲饶有兴致的楼上楼下的看了一圈,很满意的说道:“真是不错,很宽敞,采光又好,”

“你在那边住多大的房子,”王宝玉问道,

“三十多平,”

“这么小,你们侯总也不知道给你配套大点的,”

“南方的房价高得离谱,虽然小点,但是地段好,而且完全属于我自己,”冯春玲看起來很是满足,

“等我也给你买一套别墅,还写你的名字,”王宝玉自信的说道,

“想买早就买了,小屋子对我而言,更有安全感,而且太大的屋子我也收拾不过來,浪费时间还空荡荡的,”冯春玲道,

“有我在,以后你都是安全的,开心乐,”王宝玉道,

“呵呵,那你今天就想想怎么哄我开心吧,宝二爷,以前可都是我哄你开心的哦,”冯春玲呵呵笑道,

“嘿嘿,我早就不是宝二爷了,但又成了平川市黑社会的二当家,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

“总跟黑社会扯不清关系,你也真够二的了,”冯春玲讽刺道,

如果换做别人这么说,王宝玉指定已经翻脸了,不过,难得跟冯春玲相聚,王宝玉也不生气,反而哼着小曲去了厨房,笨手笨脚的做了两个菜,却都是半生不熟的,

“你这厨艺可是太差了,”冯春玲皱眉道,

“嘿嘿,以后要加强锻炼,这次就将就吧,”王宝玉陪着笑脸,

“嗯,能下厨房就有进步,”冯春玲赞了一个,又笑问道:“你除了油嘴滑舌哄女人,还有什么手段啊,”

“那可是多了,说吧,你想我怎么弥补你,怎么都行,”王宝玉舔了下嘴唇,扯开了自己衬衣上的扣子,

冯春玲咯咯笑个不停,说道:“瞧你这德行,真是太恶心了,我也沒想到你怎么弥补,就是以前总是对你奴颜婢膝的,你能不能也这种态度对我,”

“奴颜婢膝,”王宝玉微微皱了下眉头,

“算了,你不愿意,我也不勉强,”

“怎么能算了,你做为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皇,怎么可以考虑我这个小奴仆的感受呢,奴颜婢膝怎么够,我得卑躬屈膝,下贱至极的伺候你,你就瞧好吧,今天一定要让你体会女皇的感觉,”王宝玉大言不惭道,

“女皇,”冯春玲砰然心动,做梦也沒想到自己可以翻身成为王宝玉的女皇,但还是质疑道:“怎么当女皇,我都沒有什么服饰头饰之类的,”

“那都是表面的东西,能让你找到做女皇的感觉才是最主要的,”

“呵呵,沒想到多年不见,本事儿见长嘛,”冯春玲放松的打趣道,

王宝玉欺身向前,玩味的托起冯春玲的下巴,凑近她耳边问道:“期待吗,”

冯春玲又是咯咯笑着躲开,粉脸却有些发红,小声说道:“坏东西,点,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