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27 禅心似月

2127 禅心似月

“臭宝玉,嘴里沒一句好话。”田英气得差点把筷子扔过來,陶然捂住嘴咯咯笑。

三个人热烈的碰了一杯后,翱翔天鹅组合正式成立了,王宝玉想让陶然担任演艺公司的总经理,陶然不答应,说自己就是一名歌手而已,根本不懂得管理,看來只能还让石临东兼着那边的业务。

田英从陶然这里看到了希望,不知不觉的就有些喝多了,吃过饭后,王宝玉将田英送回家,好在她脑子还够清醒,临下车的时候沒有拉着王宝玉去她家里坐坐。

王宝玉又问陶然想去哪里。

“宝玉,我想去静月庵看看。”陶然道。

“然然,我刚才就想说你,信佛固然沒错,但迷在其中就不对了。”王宝玉不禁皱眉道。

“人生短短几十年,镜花水月终成空,宝玉,我明白你的苦心,可以也要理解我,我所追求是一种大自在和大解脱。”陶然固执道。

唉,王宝玉叹了口气,还是开车拉着陶然,直奔位于省城边上的静月庵而去。

跟菩提寺相比,静月庵小的可怜,可谓是门前冷落车马稀,静月庵位于一座小山的山脚下,里面修行的是一群尼姑,地点偏僻,自然香客很少。

停下车后,王宝玉颇感无聊,陶然却感慨的说道:“静月庵,这名字起得真好。”

王宝玉沒发现哪里好,月亮本來就是相对静止的,却还用了个静字,分明就是表达重复,两人下了车,却发现大门紧闭,敲了半天也沒敲开,王宝玉便想拉着陶然回去,陶然却满脸伤感,不停的嘟囔着少结了佛缘,哪怕拜一下佛像也好。

“嘿嘿,这里风景不错,咱们可以慢慢的欣赏欣赏。”王宝玉安慰道。

“人心里都是有自己的风景的,何必在意外在的景象。”陶然说了一句。

王宝玉很无语,既然门从里面关着,里面肯定有人,便领着陶然围着院墙转悠了一圈,想看看有沒有其他的门可以进去。

沒找到门,却发现从小山的缓坡可以跳进去,为了不让陶然失望,王宝玉还是不顾身份,攀上了院墙。

“嘿嘿,真是佛祖保佑啊。”王宝玉感叹了一句。

“宝玉,这不太好吧。”陶然有些迟疑,冲着院墙上笑眯眯招手的王宝玉问道。

“放心吧,我们也是一心向佛,佛祖不会怪罪的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。

“可是这么突兀的进去,惊动了出家的师父们,也是大不敬。”陶然还是不肯。

“咱们砸了好半天门,也沒人來开,说不定里面的小师父们缺吃少喝,晕倒在里面,等着咱们解救。”王宝玉嬉皮笑脸,自然惹了陶然一通白眼,但还是小心翼翼的上了院墙,两个人就这样跳进了寺院里,穿过一片小树林,迎面是一排砖房,里面似乎传來了吵闹之声。

王宝玉拉着陶然好奇的凑了过去,趴在窗口一看,只见两个年轻小尼姑正在厨房中扭打在一起,衣服都被扯烂了,口中骂着脏话。

“你臭不要脸,整天光让我做饭。”

“还好意思说,每次都把好吃的拣走,我都只是喝汤。”

“有口汤就不错了,要不以后你砍柴烧火做饭。”

“得了,你还是一边做饭一边想着野男人,我沒跟主持说就是照顾你了,瞧你做的饭,每次都是一股子骚味。”

“我不就是看了几本杂志吗。”

“声色毁人,你就应该多劳动。”

“呸,你要不是心里有这么肮脏的念头,才不会这么说我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王宝玉果然在炕上看到了一本《男人帮》,不禁嘿嘿一笑,小声对陶然道:“然然,你看,寺院也不是清净之所吧。”

陶然叹气道:“她们只是不到二十岁的小尼姑,而我,已经经历了太多的事儿。”

“你不要脸。”

“你才不要脸呢。”

屋内的战斗如火如荼,其实一个小尼姑的僧袍被撕开,露出了发育不好的胸脯,平坦的胸部只有两颗枣。

王宝玉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,陶然则红着脸戳了一下他的脑门,笑声惊动了屋里的打架的两个小尼姑,她们一看窗口正有一个男人在探头探脑的看,立刻啊的一声大叫起來,慌乱的整理着僧袍。

“师父,跑进來一个男人。”其中一名尼姑立刻奔出门去,大声的叫喊起來。

就是这一嗓子,寺院里立刻炸了锅,几十号尼姑闻声奔出了屋子,个个面带惊慌之色,斜着眼不断打量王宝玉。

陶然一脸尴尬,不禁掐了王宝玉一下,小声嗔道:“惹祸精。”

“嘿嘿,看我如何忽悠她们还俗。”王宝玉不以为然,自信的迈着方步绕过砖房,來到了一处空地。

尼姑们立刻将王宝玉二人围在中间,惊慌的眼神中却夹杂着好奇,一看男的英俊,女的美艳,再看看自己粗糙的皮肤,半旧的僧袍,于是又面带艳羡的纷纷交头接耳小声的议论起來。

正所谓,俊男靓女谁不爱,只让禅心似月照沟渠。

这时,人群中跳出來一个黑胖的中年尼姑,她指着二人厉声质问道:“你们好大胆,怎么敢擅入寺院。”

“这位师父,一切只因缘聚,干嘛这么不友好啊。”王宝玉单手施礼道。

“他还偷看我们换衣服。”刚才那名露-点的小尼姑嚷嚷道。

“嘿嘿,你们打成一团,我什么都沒看到。”王宝玉嘿嘿笑。

“臭……”小尼姑刚想骂人,看了师父一眼,愣是把后面的话吞到了肚子里,不过小脸却有些发红。

“静月庵只有初一十五才对外开放,更是不许男香客进入,你这是玷污了佛门圣地。”黑胖尼姑不依不饶的嚷嚷道。

“贪嗔痴佛门大忌,这位师父,你这就是嗔念,而且还是分别心。”王宝玉正色道。

黑胖尼姑愣愣的半天说不出话來,王宝玉得意洋洋的背着手,对着一群光头尼姑道:“诸位同修,有道是佛法不离世间法,修行还是修自身,你们如此的封闭苦修,殊不知,这般执着也是妄念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