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28 法号

混世小术士 2128 法号 无忧中文网

众位尼姑都不说话,却露出了倾听的姿态,大概沒想到这个像个小痞子样的臭男人,居然也能句句禅机,当真是人不可貌相。

“如何修自身,修的还是一颗心,只有走进花花世界,经得住诱惑,守得住西江月,才是佛法正途。”王宝玉卖弄着说道,其实这话也是说给陶然听的。

“就是,每天看佛经,早晚功课,真是烦死人了。”

“听说别的寺院都上网了。”

“哪怕让我们出去化缘也好。”

尼姑们受到了王宝玉的蛊惑,开始小声的埋怨起來,黑胖尼姑恼羞的厉声道:“都给我闭嘴。”

众小尼都不敢再多话,但个个嘴巴撅的高高的,表示不服气。

“臭男人,我看你就是一个妖魔,來惑乱清净之地的。”黑胖尼姑恶狠狠的冲着王宝玉喊道。

“你心中有魔,才看我像魔,我心中有佛,看谁都是佛。”王宝玉说着绕口令。

我擦,这个小痞子嘴巴很厉害啊,动不过口,那就仗着人多动手,黑胖尼姑彻底暴怒,发号施令道:“大家一起上,先揍一顿这个臭男人再说。”

黑胖尼姑大概是寺院里的护院,说话还是好使的,尼姑们纷纷捋起了僧袖,举起了小拳头,陶然一看搞成这个样子,慌了神,哀求道:“诸位息怒,刚才多有冒犯,我们马上就离开。”

“瞧你一身媚骨,也是魔女,一起揍。”黑胖尼姑道。

“就是阿修罗界派來的魔女,蛊惑众生。”那个打架的小尼姑也插嘴道,分明就是妒忌陶然的美貌。

“小妹妹,你长得这么漂亮,怎么说话这么狠呢。”王宝玉嘿嘿笑着冲那个小尼姑说道,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,小尼姑听到后,扭扭捏捏的撇嘴偷乐。

“还愣着干嘛,赶紧动手。”黑胖尼姑再次发令。

北方女子大都身材高大,虽说是粗茶淡饭,这些尼姑们看上去都不瘦,揍起人來肯定很疼,见此情形,王宝玉也后悔不该招惹这些尼姑,正当他想拉着陶然冲出人群夺路而逃之时,远远的传來一个深沉的声音,“你们是怎么修行的,当众吵闹,成何体统。”

尼姑们立刻放下了拳头,纷纷躬身冲着那个方向施礼,只见一个带着僧帽的老尼姑,正脚步沉稳的向这边走來。

老主持腰杆挺直,眼光笃定,虽然身材瘦削,却根骨清秀,一派法相庄严,大有脱尘之态。

王宝玉顿时心生一股敬意,跟菩提寺的胖和尚相比,这幅姿态才像是一个修行人,陶然也感受到了这种别样的氛围,虔诚的双手合拢,低头行礼。

“主持,來了个臭男人。”黑胖尼姑上前说道。

“静修,男女并无分别,來的都是客。”老主持冷声道。

“主持,他,他还偷看我换衣服。”那名小尼姑从人群中挤出來,满脸羞红的说道。

“一个臭皮囊,有什么怕看的,不生俗心,哪儿來这份俗念。”老主持道。

嘿嘿,王宝玉失声笑了出來,这个观点可不能在世俗乱说,否则肯定会搅乱乾坤。

小尼姑连忙退了回去,王宝玉和陶然走出人群,冲着老主持躬身施礼道:“主持,冒昧打扰,实在羞愧,只因我这位朋友,一心向佛。”

“弟子一心向佛。”陶然虔诚的施礼道。

“好了,都散了吧,罚你们每人抄录一遍金刚经。”老主持冲着尼姑们摆手道。

尼姑们立刻散去,老主持又对王宝玉和陶然招手道:“跟我來吧,该來的终究要來,该走的也留不住。”

什么该來该走的,宗教就喜欢故弄玄虚,王宝玉心里嘟囔了一句,跟陶然一道,來到了老主持的清修之所。

屋子不大,一张木床,两把木椅,墙上挂着一串佛珠,香案上立着一尊笑眯眯的观音像,屋内一股奇异的清香,让人嗅之心旷神怡。

王宝玉二人坐下后,老主持递上两杯漂着几片茶叶的清茶,这才缓缓开口道:“二位施主,请问來静安寺所为何事。”

“我这位朋友,想要拜佛,院门沒开,我们就翻墙进來了。”王宝玉指了指陶然,不好意思的挠头道。

“佛像不过是一尊泥胎,有什么好拜的。”老主持认真的问陶然。

陶然一时答不上來,只好说尽一份虔诚之意,老主持微微点头,又对王宝玉道:“这位施主,我看你慧根非浅,为何执着于尘世之苦呢。”

“我沒觉出世俗苦啊。”王宝玉诧异的问道,这是啥意思,又不是老子要出家。

“食不知味,夜不能寐,华发早生,还不是苦么。”老主持问道。

王宝玉想了想,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,但是人活着也有乐趣啊,**,琴瑟和鸣,吹牛装逼等等,于是口无遮拦的问道:“你们是不是來个人,就像忽悠着让人出家,來壮大你们的门面啊。”

陶然忍不住拉了拉王宝玉的衣襟,埋怨他说话无礼,老主持却依然面容平静无波,又问:“出家,哪里是家,又出的什么家呢。”

“嘿嘿,这话我爱听,然然,在家也是出家。”王宝玉自以为是的说道。

“清静无为之地才是家。”老主持说完,又念了句佛号。

靠,到底哪里是家啊,到底是出家好,还是在家好,王宝玉怕被老主持给绕晕了,摆手道:“主持,既然我们冒犯來了,不如让我这位朋友拜一下佛,我们马上就离开,绝不再打扰。”

“如果你不入佛门,是要离开的。”老主持一语双关。

“我知道你们说话都喜欢猜谜,主持,可否说清楚点。”王宝玉当然明白这话不是随便说的。

老主持目光灼灼的看着王宝玉,微微露出了笑容,说了一句让王宝玉差点晕倒的话,“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”

王宝玉微微摇头,跟这些出家人说话可真费劲,老主持转头又看着陶然,说道:“这位女施主,既然來了,贫尼就送你一个法号如何。”

王宝玉顿时皱起了眉头,陶然却欣喜的连忙起身施礼,说道:“感谢师父赐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