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49 梁子结大了

第四卷 虎落平川 2149 梁子结大了

“爸,要不就把汪求真放了吧。”王宝玉打电话给王一夫,也怕震怒下的汪卓然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,使得好容易恢复正常的『药』厂生产秩序再度打『乱』。

“现在不是放不放的问題,如果悄无声息的,象征『性』的拘留几天,罚点款也说得过去,问題是现在,省委副书记都说话了,要求彻查此事,我们总要给上级一个交代。”王一夫道。

“那就说是一场误会。”王宝玉让步的说道。

“谁信啊,那么多在场的证人,还有那个小院的照片在网上也被公开,很难自圆其说,目前看,也只能公事公办了。”王一夫道,其实他心里也想通过此事给汪卓然一个提醒,不要认为自己是市委书记,就能够一手遮天,无所顾忌。

市委书记儿子制售假『药』的事情,一经媒体的披『露』,立刻引发了轩然大波,由于各方面证据确凿,又有省领导的指示,汪求真到底被收容审查,由于制假的数额巨大,至少要判两年。

汪卓然的妻子自然是到单位大闹了好几天,在他的办公室前哭得死去活來的,要他想办法救出儿子,汪卓然百般哄劝不管用,最后妻子绝食抗议,到底哭死过去,赶紧抬医院抢救,并安排人24小时轮流盯守,千万别让她再到市『政府』去闹。

再说,汪卓然的父母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子,从小含在嘴里养大的,连上大学都沒住集体宿舍,都是老两口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,一日三餐的伺候着,如今突然被关到监狱里,想到乖孙在里面吃不好喝不好,还不能经常见面,两位老人又气又急,很快病倒了一对,也都双双入院。

不仅家里『乱』作一团糟,汪卓然的事业也受到了严重影响,他被省委叫去了谈话,做出了深刻的检讨,搞得灰头灰脸,跟王宝玉的梁子算是彻底结大了。

事情既然发展到这种程度,王宝玉也索『性』听之任之了,不过此事也起到了有效的警示作用,很多官员开始注重自己对子女的教育方式,不再一味纵容,而是严格要求起來。

在王宝玉眼里,汪求真就是个公子哥,沒胆量沒魄力更沒大脑,他始终怀疑汪求真做这件事儿,背后一定有人出谋划策,毕竟以他的脑子,根本不可能把制假的事情做得如此周密。

可是,据公安部门传來的消息说,汪求真坚持这就是自己的主意,拒不交代幕后主使人。

王宝玉怀疑此事还是跟乔伟业有关系,毕竟乔伟业跟汪求真平时走得很近,当然有了老爹这层关系,汪求真沒必要怕乔伟业,更不会因为他自毁前途,之所以这么做,也许是有什么更大的把柄在乔伟业的手里。

对王宝玉恨得咬牙切齿的,不光是市委书记汪卓然,还有电信的老总裴近峰,他的媳『妇』闫菊,后來还是觉出了事情不对头,既然锁定了林玥,她干脆跟单位请了病假,从辛辛苦苦攒的存款里取出几千块钱,雇了辆出租车,对裴近峰日夜盯梢,到底还是认定了他跟林玥有私情,一时间,裴近峰的家里也闹得不可开交。

考虑到前途和名声问題,裴近峰忍痛割爱,到底跟林玥划清了关系,媳『妇』才停止了哭闹,不过小情人林玥却整天以泪洗面,本以为搭上几年的青春,就可以扶正,沒想到人老珠黄之际还是被人抛弃了。

裴近峰安抚妻子的同时,也套出了些重要信息,比如那个江湖术士,他是个唯物主义者,当然不信这套鬼把戏,更不信通过预测可以算出电话号码,稍微一动脑筋就会猜到,那个装神弄鬼套出电话号开户人姓名和住址的江湖术士,就是王宝玉无疑。

汪求真倒是交代了是如何办下那部所谓的防伪电话,是他找到了裴近峰,裴近峰直接给他写了个条子,让他找下面的人直接去办理。

在办理电话的时候,汪求真想到了裴近峰的情人林玥,觉得如果出了事,裴近峰第一反应就是会保护林玥的,自己趁着这个空档也可以争取撤退的时机,所以就用了这个名字,直接办理了电话。

事实证明,此事裴近峰确实不知情,否则,他也不会直接告诉王宝玉小马巷那个地址。

彻底得罪了裴近峰,带來的后果还是超出了王宝玉的想象,一个直接的表现就是,春哥集团的办公电话总是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題,不是打不通就是信号差,而裴近峰那边就以软件升级、线路割接、管道故障等各种借口应付,对集团的业务造成了一定的影响。

跟裴近峰纠缠不明白,春哥集团只能用手机,每人统一配备了手机和手机号,还真他娘的挺郁闷。

“汪书记,求真的事情都怪王宝玉那小子,他是记了你的仇,可怜求真少不经事,吃了大亏。”在市委书记汪卓然的办公室里,乔伟业又开始进谗言。

“说到底,还是那臭小子不争气,平时给他的钱也不少,非要去造假,自取其辱。”汪卓然恼羞的骂道。

“求真的事情本來可以摆平的,还不是因为王宝玉叫了媒体,又找了省委副书记,我看他这么做的目的,就是想让撼动您的位置。”乔伟业道。

汪卓然当然会这么想,他咬牙道:“伟业,你给我搜集王宝玉这小子不法经营的证据,平川市沒有春哥集团,照样可以发展。”

“嗯,一定完成任务。”乔业伟心里一阵得意,暗想,王宝玉太自不量力了,跟市委书记斗,绝不会有好下场。

假『药』的事情已经摆平,春哥集团又继续按照既定的轨迹向前飞速发展,还有一件事儿,也是王宝玉在惦记着的,那就关于姚黎霞的问題,是自己鼓捣走了由千科,可是由千科时至今日也沒有踪影,因为此事,姚黎霞找他可不止一回了。

要不说,结发之恩还是不容易撼动的,不管姚黎霞和由千科之间有怎样的恩怨,心里还是惦记着对方的。

王宝玉猜想由千科大概是去找『毛』梦琪了,可是他又不知道『毛』梦琪住在什么地方,便想到了一个人,就是『毛』梦琪的闺蜜,饶安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