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50 采菊东篱下

2150 采菊东篱下

“大作家,方便出來吃个饭吗。”王宝玉打电话给饶安妮。

“王总相邀,怎敢不从啊。”饶安妮笑道。

“嘿嘿,客气了,那就出來坐坐,我还想知道那本《步步杀机》写的怎么样了呢。”王宝玉笑道。

两人按照约定,再次聚在北国大酒店的包房里,饶安妮还是那样的充满女人味,桑蚕丝的白裙子,光洁的皮肤若隐若现,别样诱惑,而那高高挽起的发髻,更增添了高雅气质。

“姐姐,真是越來越漂亮了。”王宝玉打趣道。

“又拿我说笑,贫嘴,到了我这种年纪,再不好好打扮,连自己的老公都不稀罕了。”饶安妮自得的咯咯笑道。

“那本《步步杀机》已经杀青了吧。”王宝玉感兴趣的问道。

“呵呵,那叫完本。”饶安妮笑道,“实在是写不下去了,再多的构思都不如真实的故事精彩,正想找老弟找些灵感呢。”

“沒问題,以后出书需要赞助,尽管开口。”王宝玉拍胸脯道。

两个人边吃边聊,王宝玉将单自行差点害了自己的事情,添油加醋,改头换面的告诉了饶安妮,饶安妮认真的记了下來,边记边思索,迸发的一个个灵感赶紧也一并记录,听完了故事之后,饶安妮从头到尾回味了一遍,满意的连连点头,觉得不虚此行。

“宝玉,幸亏是我遇到了你,要是让别的作者碰到,我可就多了太多压力。”饶安妮笑道。

“嘿嘿,大作家真会谦虚,你的名气那是响当当的,上次去办事儿,我提到你的名字,结果对方忙不迭的就给我办成了。”王宝玉嘘呼道,其实他提的是饶安妮老公隋凤奎的名字。

“算是小有所成吧,还有一个好消息,想不想听听。”饶安妮笑眯眯的问道。

“嘿嘿,说说,大家一起乐呵一下。”

“我的一本书,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了。”饶安妮道。

哦,王宝玉当真吃惊不小,要知道,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,都是各国大腕级作家,提名不代表能获奖,但是即便如此,也是极大的殊荣。

“姐姐,你可真棒,是那本《红颜祸水》吗。”王宝玉竖起大拇指问道。

“再猜。”

“《狐狸精》。”王宝玉想不全名字,如此道。

“也不是。”

“猜不到了。”王宝玉摇头:“你的书我沒看全,其他的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呵呵,猜嘛,你对这本书也很熟悉的,提示一下,还是要有大环境的书才能在这种场合提名。”饶安妮饶有兴致的眨着眼睛,一副容光焕发的模样,看起來心情大好。

王宝玉苦着脸想了半天,其实这几本书他也沒怎么看过,他只对杜倩倩的网文感兴趣,想了半天还是沒想到,只能再次摇了摇头。

“是一本发行量极差的书,我本來也不打算那本书可以赚钱,呵呵,不知道组委会从哪里搞到的,还一眼就看好。”饶安妮呵呵笑道。

“你别告诉我,是那本《嚼草根的曰子》。”

“哈哈,就是那本书,宝玉,你可真是我的福星。”饶安妮哈哈大笑道。

王宝玉顿时汗了一个,实在太出乎意料了,那只不过是吕司令一本所谓的传记,上面的内容分明就是胡诌八扯嘛。

“你看看,这是组委会发來的评价。”饶安妮兴奋的从包里拿出了一张塑封的纸。

王宝玉接过來一看,不由的佩服这些文化人,信口开河指鹿为马可真有本事啊,上面用中英文写着:饶安妮作家的《嚼草根的曰子》一书,开创了纪实和玄幻结合的先河,以幽默风趣的笔触,记录了一个时代的变迁。

“姐姐,真是可喜可贺。”王宝玉高兴的举起杯,想必吕司令也会很高兴。

饶安妮跟了一杯,说道:“宝玉,你不光自己有福气,还能感染身边的朋友,凡是跟你接触的人,到头來都收获不小,那个叫李可人的女画家,现在成为了赫赫有名的开宗立派的绘画大师,而我,做梦都沒想到能获得诺贝尔奖的提名。”

王宝玉得意的嘿嘿笑,心中却不这么认为,一路走來,确实不少人因为自己获益匪浅,但因为自己倒霉的人,统计起來怕是都有一个加强连了。

相谈甚欢,王宝玉沒忘了此行的目的,便问起了关于毛梦琪的事情,果然不出所料,由千科跟毛梦琪在一起,而且还换了地方,就住在离这里不远的向阳村。

王宝玉考虑了一番,还是决定带着姚黎霞一起去找由千科,毕竟夫妻之间的事情,外人插不上嘴,还是他们自己内部解决比较好。

几天后,王宝玉和姚黎霞一道直奔向阳村而去,一路上,王宝玉不停的劝说姚黎霞要冷静,如果再次把由千科搞急眼了,难保他不会换个地方,再也找不到。

姚黎霞开始还嘴硬,但听到王宝玉苦口婆心的劝了自己大半天的份上,终于点头答应,其实她心中充满了期盼,这近一年的时间,她也想进行了检讨,最亲最近莫过于夫妻,当初还是她把由千科给逼急了,否则毛梦琪也沒有可乘之机。

当然,之所以这样,还是因为由千科把姚黎霞给逼急了,让她一个家庭妇女产生了极度的愤怒,以至于报复心超越一切。

通过跟向阳村的村部打听,得知由千科等人就住在十二里地,便是阮市长的老家,大毒枭谷爷自杀之处。

“老油子可真有一套,在这么偏僻的地方,也能生活下去,这里干什么都不方便,哎。”姚黎霞嘟囔道,听口气,还是挺心疼的。

“嘿嘿,我倒是觉得由大哥已经活出了境界,世间的争斗无休无止,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,那才是真实快乐的生活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。

“行了,别总向着他说话,老太太在这里生活,还不知道能不能适应呢。”姚黎霞道。

车子继续前行,终于來到所谓的十二里地,只见原來的草房子早已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排大砖房,河上修了一座能开车进去的水泥桥。

两辆新车就停在大砖房的前面,一个大大的花坛中,鲜花盛开,不远处还有一湾水塘,看起來是养鱼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