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2154 黛玉的哀愁

2154 黛玉的哀愁

“我才沒有胡说八道,程雪曼的博客里,写的全是关于你的东西。//”田英道。

这种网络新兴的玩意,王宝玉不太明白,但既然跟自己有关,不由说道:“把博客的网址给我,我看看她都写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”

田英拿笔写了一个网址给王宝玉,皱眉道:“让她赶紧删了吧,恶心人。”

王宝玉收好后,笑呵呵的举杯道:“英子,今天是祝贺你终于心愿得偿,成为了大歌星。”

“宝玉,也真的谢谢你,我就是一个农村丫头,能有今天全是你的功劳,我爸妈也都从心眼里感激你。”田英道,能听出來,这份情感是真诚的。

“咱们是老同学,又是从小玩到大的,算不了什么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可惜我们都长大了,不能从大再玩到老。”田英道。

“可是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,这一点到老也不会变的。”王宝玉知道田英话里的意思,他身边的女人中,这个一直被他戏谑称之为黑煤球的田英,无疑性格是最率真,最坦诚的。

“但愿如此吧,反正你不管娶谁,都不能娶程雪曼,否则,咱们的关系就此玩完。”田英道。

“嘿嘿,那我就娶你吧。”王宝玉打趣道。

“好啊,待会带我去买戒指。”田英答应的毫不含糊。

王宝玉嘿嘿直乐,说道:“咱俩就是纯洁的哥们关系,要是谈婚论嫁,那就破坏了美好的回忆。”

“去你的,你以为自己真是大情圣,想娶谁就娶谁啊,本姑娘才不会嫁给你呢。”田英白了王宝玉一眼,当然知道王宝玉是在开玩笑。

“这可别怪我,是你主动放弃的。”王宝玉故作叹息道。

“臭宝玉,不许调侃我。”田英又举起了筷子,瞪起了眼珠子。

“哈哈,黑煤球,黑天鹅,丑小鸭。”王宝玉哈哈大笑。

“大傻瓜,多情骗子,糟烂青年。”田英回骂道。

“……”

一阵吵闹之后,王宝玉和田英各回各家,躺在**,王宝玉拿过笔记本,输入了田英给的网址,想看看程雪曼到底写了什么。

网址打开了,居然需要回答问題才能进入,问題是:我是谁,这些太简单,王宝玉输入程雪曼的名字,很顺利的进入了博客。

博客的名字叫做:黛玉的哀愁,嘿嘿,程雪曼才不像黛玉,应该是薛宝钗和王熙凤的缺点综合体。

一路看下去,王宝玉才发现里面写得却不是红楼梦,而是现代的职场,从发布的日期看,正是从春哥药业的成立伊始。

带着一种好奇,王宝玉一篇篇的翻开下去,心中百感交集,往昔历历在目,差点就哭了。

博客中的主人公是林黛玉,当然,这是程雪曼给自己取的名字,而其中那个叫贾宝玉的,当然就是指王宝玉,几乎详尽记录了王宝玉每天的工作情况。

“我就站在贾宝玉的跟前,他却视而不见,难道说曾经的感情都已随风,难道说香魂只能飘荡在天际……”

“今天,我又被他说了一顿,我极力忍住委屈的泪水,还是撒娇的冲他撅撅嘴,以此证明自己的坚强,回家后,我却失眠了,难道在他的心中,我就是如此的不堪。”

“看见他今天的衣服很单薄,我想让他多穿一些,又怕他怪我故意讨好,只能暗自揣着担心。”

“我对他的爱,似乎与他无关,可是,爱一个人有错吗,远远的看着他,我虽然不能满足,但却从不后悔。”

……

“在山中地下的日子,虽然知道明天就要死去,可我终于能够挽着他的胳膊,只有这一刻,他才真正属于我,让我感到发自内心的幸福。”

“世外桃源小屋中的那张纸上,写着这样一句话,落花流水路曼曼,前世欠了今生还,他说里面的曼曼是错别字,可我却认为那说的就是我自己,前世我一定是欠他的,所以,今生即便是凄苦的葬花独吟也要跟着他。”

“双脚再次踏上了坚实的土地,可我的心却突然空落起來,看着被鲜花和掌声包围的他,我只能默默的为他加油。”

一直看到了深夜,王宝玉终于合上了笔记本,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,一直以为,程雪曼就是个势力自私追逐财富的小女人,沒想到她的心中,也有如此细腻多情的一面。

王宝玉忽然觉得,自己根本就不了解程雪曼,尽管她一次次的欺骗过自己,但自己何尝不是寻花问柳,也拥有情人无数呢。

心中的那份寒冰,渐渐的融化,王宝玉忽然觉得,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么多事儿,如果两个人就止步于某个小镇,王宝玉肯定会义无反顾的娶了程雪曼,说到底,还是因为不甘寂寞的追逐梦想,在改变了人生的同时,也改变彼此的那份情感。

第二天上班后,王宝玉对程雪曼明显温柔了很多,程雪曼一如既往的给他沏茶收拾屋子,又递上了当天的报纸。

“雪曼,平日闲暇的时候都有什么爱好啊。”王宝玉故意问道。

程雪曼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我在你们心里还不就是那样嘛,喝点红酒,打打台球,再就是买品牌服装,嘻嘻,小资女人。”

王宝玉暗自叹了口气,原來女人也都喜欢伪装自己的脆弱,于是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百万银行卡,递了过去:“雪曼,你在公司也很长时间了,这个给你,里面是一百万,自己看着买一辆差不多的车吧。”

程雪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她尖叫一声,欣喜的接了过去,捂在胸口说道:“宝玉你真好。”

看到程雪曼开心的笑容,王宝玉特有成就感,刚想再说点什么,程雪曼脸上的兴奋却渐渐的消失了,“宝玉,还是算了吧,石临东他们不会同意的。”

“跟他们有什么关系,这是我私人的钱。”王宝玉不以为然道。

“他们都是火眼金睛,用不了多久就会知道这是你给我的钱,肯定还得來和你吵,我沒依沒靠的,还得指着工资生活呢,其实打车上班也一样的,也省得给你添麻烦。”程雪曼诚恳的说道。